宋菲的话被突如其来的一个巴掌打断,白舒雅铁青着脸色站在失去了理智的宋菲跟前,一双保养得当的眼睛里迸发出来的怒火恨不得把宋菲给烧死。

  “宋菲!立马给你爸爸道歉!”白舒雅声色俱厉的对着宋菲吼,终于被宋菲气得抛弃了自己的贵妇优雅,颤抖着手对着宋菲吼。

  白舒雅那一巴掌绝对是下了狠手的,几乎就是一瞬间,宋菲因为怀孕而消瘦下去的小脸就浮现出了一个红肿的巴掌印。

  宋菲也因为白舒雅的突然出手而愣神,呆呆地看着从来没有打过自己的白舒雅被自己气得通红的眸子,垂在身侧微微颤抖的手。

  “我道歉?我凭什么道歉!本来就不是我的错!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如果换作平时,宋菲一定会听白舒雅的话的,也会意识到自己今天做的这些事到底是有多蠢。

  可是宋菲好不容易逼着江风娶了自己,结果发现王子和公主的故事都是骗人的,特别是在那个王子还不喜欢那个公主的时候,什么美好的生活都是扯犊子好吧……

  宋菲被美好的想象和绝望的现实狠狠地打了一个巴掌,再加上自己提出的要求遭到了宋耿秋的拒绝,完全丧失了理智,看着白舒雅打了自己,宋菲就更疯了。

  “妈你打我?你为什么打我!如果不是你我会有今天这样的情况吗?!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让我逼着江风娶我,我根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着一切都是你害的!你凭什么……”

  “宋菲!闭嘴!”沉默了太久的宋耿秋终于还是听不下去了,沉声对着宋菲吼,宋菲成功禁声,不甘心跺脚,宋耿秋转头看着白舒雅的目光多了一分锐利,看得白舒雅不自觉的心虚。

  白舒雅被宋菲的突然倒戈相向打得乱了手脚,听到宋耿秋的低吼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宋菲到底说了什么,身子一晃脸色不可抑制的变得刷白。

  江风终于抬起了头看着几乎就是一个疯子一样的宋菲,眼神微微一闪,看着宋菲的目光多了一分深沉,果然是这样吗?一切都是这个女人算计好了的吗?

  站在门外听了半天家庭伦理剧的欧卿祺眉角微微一挑,似笑非笑的低头看着沉思的宋芦感叹的说:“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说着还对宋芦眨巴眼,明显就是心情不错。

  宋芦没好气的抬头瞪了欧卿祺一眼,无声的叹气,就算早就知道是这样的,可是当真的听到了的时候还是真的是会有点失落的好吧,被自己一个家里的人设计了,怎么想感觉都不会很爽的样子呐。

  好像是感受到了宋芦眼里淡淡的失落,欧卿祺伸手搂住了宋芦的肩膀,重重的在宋芦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低声细语:“沁儿,我在这里,陪你。”

  “哎呦,这是怎么了?我跟沁儿不过是晚来了一会儿,怎么这么热闹?”欧卿祺笑着出声,打断了客厅里沉闷的气氛,宋芦没好气的瞪了笑得春风满面的欧卿祺一眼,跟在欧卿祺的身后走进了众人的视线里。

  宋芦担心的看了一眼坐着的宋耿秋,宋耿秋对着宋芦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宋芦才缓过神来看着这个紧张的阵营,不由得头疼的挑眉。

  如果说之前宋菲是一个没有目标的疯狗,那么现在看到了宋芦的出现,宋菲瞬间就变身为一个自带定位系统的不要命的疯狗,专门就是咬宋芦来的。

  宋菲的敌意实在是太实质性了,屋子里的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就聚集到了宋芦的身上,宋芦有些尴尬的抖了抖嘴角,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宋菲。

  “宋芦!你来干什么!你是来看我笑话的是吗?宋芦你出去!”宋菲突然就又激动了,看着宋芦的目光给欧卿祺的感觉就像是看见了肉骨头的恶狗,垂涎欲滴又痛恨至极。

  事后宋芦高度的表达了自己对欧卿祺这个不雅观的比喻的鄙视,可是现在正式承受着宋菲这样诡异的目光,就算是宋芦也不得不承认,欧卿祺真的是比喻得很恰当!

  宋芦闻言懒懒的抬了一下一下眼皮,淡淡的走到欧卿祺的身边坐下低声说:“这是我家,我怎么就不可以回来了?”

  欧卿祺仿佛还觉得不够乱,似笑非笑的加了一句:“怎么,有什么笑话是可以给我们看的吗?”

  宋芦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欧卿祺这个不捣乱会死星人的货,淡淡的对着欧卿祺甩了一个你给我安生待着的眼神,欧卿祺微微耸肩,笑着不说话,意味深长的目光在宋菲的身上来回流转,加快了宋菲爆发的速度。

  白舒雅今天是差点没被宋菲的突然发疯给吓死,趁着宋菲喘气的这个空档急忙对着宋芦说:“沁儿,菲菲怀孕了情绪不稳定,你们别跟她计较,我带她上楼休息会儿就好了。”

  对白舒雅不怎么高明的谎言宋芦没兴趣揭穿,对着白舒雅无所谓的摆手,白舒雅急忙上前去拉处于狂躁状态的宋菲,想要赶紧把宋菲带离这个是非之地。

  可惜就是宋菲不能明白白舒雅的心思,一把挥开了白舒雅拉自己的手,不依不饶的冲着宋芦吼:“宋芦!看到我这样你开心了是吧!你就是故意把江风让给我的对不对!宋芦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宋菲这话一说出口如果不是场合实在是太诡异了,宋芦真的是很想仰天大笑,你丫的到底是什么构造的啊!有病吧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