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走了,宋芦也被欧卿祺带着上了车,看着貌似心情不错勾着嘴角哼着小调的欧卿祺,宋芦老是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眼神迟疑不定的看着欧卿祺的侧脸。

  “沁儿,我知道为夫好看,可是娘子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为夫还是会害羞的~”欧卿祺语气轻快的对着宋芦说,宋芦差点没被这个不正常的欧卿祺吓得撞到了车门上。

  眼神微微流转,宋芦还是想不起自己忘记了什么,看着笑吟吟的欧卿祺,宋芦无比严肃的对着欧卿祺正色说:“说,你到底是何方妖孽,附在欧卿祺身上到底意欲何为?”

  欧卿祺凉幽幽的对着宋芦甩了一个鄙视白小眼神,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哀怨无比的对着宋芦说:“娘子,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

  宋芦对着欧卿祺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扭过头去不再搭理脑袋抽风的欧卿祺,可是想着欧卿祺的话,嘴里勾起的弧度越发的大了。

  欧卿祺看着偷笑的宋芦,挑眉说:“沁儿,我想要个孩子了。”欧卿祺说话的时候车正好穿隧道,巨大的噪音淹没了欧卿祺的话,出了隧道宋芦奇怪的问:“刚才你说什么来着?”

  欧卿祺眉眼含笑,看着自己眼前一马平川的马路笑着说:“没什么,我说快要到了。”欧卿祺看着宋芦疑惑的表情愉快的伸手揉了揉宋芦的脑袋。

  同时在心里告诉自己,想要孩子什么的不用说出来的好吧,沁儿肯定会害羞的,直接做就好了啊!

  低头看了一眼宋芦平坦的小腹,欧卿祺暗自告诉自己,看样子自己晚上要努力了啊,情敌可都是有孩子了呢,自己怎么能落后呢?

  宋芦不知道欧卿祺心里的弯弯绕,低着头专心想着宋家的情况,不知不觉就到了宋家的大门口,看着这个熟悉的大门,宋芦往前的步子突然就停了下来。

  欧卿祺走到宋芦的身边伸手揉了揉宋芦的脑袋,淡淡的笑着说:“沁儿,到家了进去看看吧,爸爸肯定等着呢。”

  “欧卿祺,你说我这样做,对吗?”宋芦没头没脑的对着欧卿祺来了这么一句,亏得欧卿祺的脑洞不小,瞬间就联想到了宋家的一些不和谐的情况,对着宋芦说:“沁儿,你是为了宋家好,爸爸会理解的。”

  看{X正x^版}。章节#上b酷2》匠$网,k

  欧卿祺说完不给宋芦犹豫的机会,拉着宋芦的手就往里走,结果还没进门呢,就听到了宋菲鬼哭狼嚎的喊声,宋芦忍不住额角突突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欧卿祺听到这个并不算小的动静微微挑眉,走近了就听到宋菲嘶哑着嗓音对着江风咆哮:“江风!你别欺人太甚了!”

  江风的回答实在是冷淡得可以,就是欧卿祺这个旁观的都觉得这人实在是太冷情了好吧,可是也不能否决欧卿祺因为江风过得不如意而产生的美好心情。

  “你要是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那就把孩子打了离婚,不行就安生过日子,你要闹,我想宋伯父也不赞同吧。”江风的话淡淡的,可是说的也是真理,说的是事实。

  宋菲再不乐意,自己费尽心思终于嫁到了江家,做了江风的太太,可是如今发现江风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人,宋菲的内心就不平衡了。

  可是江风的冷淡也是刺激着宋菲的心,一种不甘心输给宋芦的偏激让宋菲根本就不可能会同意放弃江风,不为所谓的幸福,只是享受抢夺宋芦的东西的掠夺的快感,尽管宋芦早就不喜欢江风了,可是宋菲还不知道。

  宋菲几乎是快要被江风的冷淡给逼疯了,转眼看着一旁坐着一言不发的宋耿秋哭着说:“爸爸,你难道就要这样看着我被江家欺负吗?”

  被宋菲拉入战局的宋耿秋目光淡淡的在江风的身上扫过,微不可见的皱眉,白舒雅急忙瞪了一眼恼羞成怒的宋菲,低声斥责:“菲菲,怎么跟你爸爸说话的!赶紧跟你爸爸道歉!”

  宋菲真的是被江风气疯了,完全不顾自己平日里在宋耿秋面前装出的乖巧,赤红着双眼对着宋耿秋嚷嚷:“爸爸?这是宋芦的爸爸不是我的爸爸!爸爸心里从来都只有宋芦才是最好的!我什么都不是!”

  宋菲这话可算得上真的是一滴水滴到了热油锅里,噼里啪啦的一通乱响,白舒雅的脑袋里已经被宋菲的鬼哭狼嚎搅和成了一团浆糊,乱糟糟的一片。

  白舒雅一听到宋菲这话,脸色立马就变得难看至极,宋耿秋敲打着膝盖的手微微停顿,看着宋菲的目光多了一分深沉的探究和考量,这个继女自己自认为从来没有亏待,如今这话听起来,可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了。

  “什么时候你们在乎的都只有宋芦!我哪里比不上宋芦!凭什么你们要那么对我!凭什么!”宋菲也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可是既然已经说了出来,秉着破罐子破摔的基本原则,噼里啪啦的一通乱说。

  这回可不单单是白舒雅变了脸色了,就连门外站着的宋芦的脸色也不好看了,江风垂在膝盖上的手微微缩紧,低着头的眸子看不出情绪。

  宋菲仿佛觉得自己还没有把白舒雅吓死,喘了口气打算接着说:“还有,江风!你真以为我稀罕你是不是?如果不是你是宋芦的男朋友,我会去招惹你吗?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还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