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带着宋芦走到了一个珠宝柜台前边,一旁等着的工作人员一看到欧卿祺就走上前来,热情的对着欧卿祺说:“欧总,您来了。”

  欧卿祺淡淡的点了点头,拉着宋芦走到一旁坐下,宋芦觉得自己好像从欧卿祺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紧张,好笑的挑眉,突然就很好奇欧卿祺到底要给自己看什么。

  欧卿祺跟着那个貌似是柜台经理的女人走了过去,宋芦趁机打量着这家珠宝店的内部陈设,发现好像多了不少东西,至少比上次自己跟林夕来买东西的时候,多了不少花,而且还都是玫瑰花。

  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给宋芦抬了一杯茶,笑眯眯的对着宋芦说:“欧太太真幸福,像欧先生这样的男人,如今可是不多见了。”

  闻言宋芦不可置否的挑眉,却无意搭话,那个女人也不尴尬,笑了笑就招呼别的客人去了,将空间留给了宋芦一个人。

  欧卿祺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精致的盒子,有些欢喜却还带着犹豫的朝着宋芦走了过来,宋芦转着的打量着对面那个看起来很像林夕的人影,没有注意到欧卿祺的靠近。

  “沁儿,看什么呢?”欧卿祺贴在宋芦的耳边低声呢喃,鼻子呼出的热气轻轻的打在宋芦的脸上,带起淡淡的红晕。

  伸手推了一把欧卿祺,宋芦转头看着欧卿祺挑眉,语气中带着淡淡的笑意:“传说中很好的欧先生,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

  听到宋芦打趣却不失调皮的话,欧卿祺舒展了自己的眉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宋芦更加的好奇欧卿祺手里拿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沁儿,这是我……”欧卿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惊喜的女声打断了,宋芦呀成功的因为听到别人的呼唤转过了自己盯着欧卿祺的脑袋,酝酿了很久的欧卿祺成功的被无视了。

  “宋芦,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林夕惊喜的走到宋芦的身边一把搂住了宋芦的身子,一边又蹦又跳的对着宋芦说。

  看到林夕宋芦也很高兴,自从上次工地的那件事发生了之后自己就没有见过林夕了,看起来林夕的气色确实不错,宋芦也替好友开心。

  跟在林夕身后的林哲走上前来,无奈的按住了兴奋的林夕,不赞同的对着林夕说:“夕夕,医生怎么说的?”

  听到医生这个字眼宋芦就完全的忽视了欧卿祺的存在,紧张的看着面色红润的林夕问:“你怎么了?怎么就去医院了?”

  林夕闻言微微红了脸,低着头嘟哝不清,宋芦听不清林夕说的是什么,心里就更着急了,林哲见状连忙对着宋芦说:“夕夕怀孕了,医生说前三个月不能动作太大,只不过夕夕的脾气你也知道,我也没招。”

  林夕怀孕了这件事让宋芦惊喜的张大了嘴,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夕平坦的腹部,难以掩饰兴奋的说:“有孩子了?那我不就要当干妈了吗?”

  ,…酷‘8匠u网j/唯一=正版,:K其他#F都Q7是盗{版

  林夕和宋芦兴奋的讨论着孩子的问题,欧卿祺从头到尾被无视在角落里,飕飕的放着冷气,捕捉到欧卿祺看着自己老婆凉幽幽的眼神,林哲心里咯噔一下,走到了欧卿祺的跟前对着欧卿祺伸出了手:“欧总,好久不见了。”

  终于有人注意到了自己的存在,欧卿祺的内心感动得那叫一个老泪纵横,可是面上还是维持着应有的礼貌和客气:“林总,上次见面还是麻烦你们了,还来不及跟你正式道谢呢,说起来这事也是我没做到位。”

  林哲闻言笑着摆手,眼神在欧卿祺手里拿着的盒子上稍微停留了一下,眼里划过一丝恍然大悟,被人看到了自己被无视的窘态,欧卿祺稍微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作为一个时常被无视的人,林哲很理解的对着欧卿祺抛了一个我懂的眼神,看了看聊得正开心的宋芦和林夕,有些无奈的对着欧卿祺说:“欧总,有空的话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着聊会儿吧,看样子这也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

  欧卿祺颇为认可的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间确实也还早,就跟着宋芦和林夕走进了商场一旁的咖啡店。

  这是欧卿祺第一次看到宋芦跟朋友相处的场景,比起平日工作上的一丝不苟雷厉风行,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的淡然,这个时候的宋芦多了一分真实,孩子气的真实,看得欧卿祺眸光微亮。

  林夕不喜欢欧卿祺,一直都不喜欢,一开始是因为欧卿祺的坏名声,后来是因为欧卿祺对宋芦不好,如今看到欧卿祺本人,林夕根本就没有好脸色,对着欧卿祺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怎么看都不顺眼。

  注意到林夕对自己嫌弃的目光,欧卿祺再次不由自己的感叹,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好不好……可是面上还是维持着淡然的微笑,真的是很无奈啊!

  林哲对着林夕微微摇头,看着欧卿祺的目光多了一分歉意:“欧总,不好意思,我太太被我惯坏了,让你见笑了。”

  欧卿祺笑着摆手,看着和宋芦聊得正开心的林夕说:“说起来有些事是我做的不对,对我有些看法,也是正常的,你不必放在心上。”

  对欧卿祺的坦然,林哲稍微有些惊讶,可是转念一想欧卿祺看着宋芦的目光中包含的柔情,又不由得低声一笑:“说得也是,只要认识到自己的心了,好好珍惜就是了,过去了的,算不得什么大事。”

  欧卿祺听着宋芦和林夕聊天,时不时乖巧的给宋芦添茶,就算偶尔插上两句话也是恰到好处。

  看着欧卿祺的对宋芦的悉心呵护,和宋芦对欧卿祺的举动的习以为常,林夕的目光微微凝滞,转而换上了不再那么冷淡的笑容,林哲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从咖啡厅出来,宋芦就不得不跟着欧卿祺去宋家了,哪怕再不情愿,宋菲回门这种事宋芦不出现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林夕不甘心的拉着宋芦叨咕了好大一会儿,才嘟嘴放开了宋芦的手,回头狠狠的瞪了欧卿祺一眼,被莫名迁怒了的欧卿祺无奈的摸了摸鼻子笑了,给宋芦搭上了一件外衣,转头对着林哲笑了笑。

  “林总有空就带着太太来家里坐坐吧,左右沁儿也不忙,陪着林太太养胎也不错。”欧卿祺突然对着林哲说,林夕不解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欧卿祺,不明白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宋芦微微挑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陪着林夕养胎,自己又没有怀孕……相反林哲眼神微微一闪,对着欧卿祺笑着说:“那敢情好,什么时候欧总有了孩子,两个孩子还可以做个玩伴呢。”

  听到林哲这样说,林夕的眼睛猛地就亮了,宋芦的脸色微微僵硬,低头看了看自己平坦的小腹,想着突起跟个大球一样的模样,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林夕上车之后打开车窗对着宋芦喊:“宋芦!我家儿子要跟你加闺女订娃娃亲!记住了哈!娃娃亲!”宋芦闻言脚步微微踉跄,对着林夕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相反欧卿祺愉悦的挑眉,心里暗自感叹,这个提议不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