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宋菲回门的日子,按道理宋芦是应该提前到场的,可是宋芦觉得白舒雅母女也许并不欢迎自己,索性就在家里磨蹭,想着时间差不多了再去。

  “沁儿,起床了,现在都几点了?”面对赖床的宋芦,欧卿祺没办法只能是再一次来到床边呼唤,可是宋芦充耳不闻,接着闭着眼睛养神。

  欧卿祺也不想让宋芦去,可是又觉得自己应该带上宋芦去江风面前好好炫耀炫耀,宣布一下自己的主权,这样难得的光明正大的炫耀的机会不好好把握就不是欧卿祺的风格好吗?

  无奈宋芦不乐意配合啊!这人吃完早饭就直接又回到了床上,欧卿祺只能是拿着宋芦要穿的衣服来到床边叫这个赖床的女人。

  欧卿祺的态度很坚定,其中用上了装可怜,很委屈等各种不为人知的技巧,所以在宋芦不情不愿的状况下,欧卿祺还是坚定的给宋芦换上了衣服,拉着嘟哝不清的宋芦出了门。

  “哎我说,我们非得去那么早吗?”宋芦无奈的揉着自己的额角低声问,欧卿祺闻言轻轻的挑起了眉角。

  欧卿祺伸手揉了揉宋芦的脑袋,看着宋芦脸上的不情愿,心里泛起一股甜蜜,心情颇好的说:“沁儿,不管怎么说,人家新婚燕尔,我们得送点礼物表达表达祝福吧,我们先去商场买东西,完之后再过去就差不多了。”

  宋芦抬了一下眼皮看着欧卿祺,嘴角轻轻的抽了抽,开玩笑,祝福?欧卿祺你确定你不是去隔应人的……

  无视欧卿祺的诡异,宋芦安静的闭上眼睛养神,欧卿祺自娱自乐的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朝着商场前进。

  宋菲回门的日子,在宋家也算得上是难得的大事,宋耿秋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索性就待在家里养病,白舒雅也一大早就忙活开了。

  宋菲嫁到江家这三天,白舒雅过得也不轻松,宋菲是什么脾气白舒雅比谁都清楚,在江风新婚夜喝醉了之后再也没有进过宋菲的房门开始,白舒雅就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做法到底对不对。

  终于熬到宋菲回门这天,白舒雅就忙活开了,看到江风和宋菲相伴而来,白舒雅猛地松了一口气,可是在看到宋菲眼底的憔悴和红肿的时候,白舒雅就觉得自己的心猛地揪疼。

  走到宋家门口的时候江风终于睁开了自己闭了一路的眼睛,看了一眼宋菲哭花了的妆容,嫌弃的丢给了宋菲一包纸巾,语气冷淡而漠然:“收拾干净了再进去,不然就回去。”

  宋菲不敢挑战江风说的话,不知道没什么,自从结婚了之后宋菲就对喜怒无常的江风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接过江风丢过来的纸巾擦着自己的脸,重新上妆。

  在宋菲收拾的这个空档,江风就看着宋家的大门发呆,门口没有别的车,也就是说宋芦还没有回来是吗?想起那个男人搂着宋芦的模样,江风的手不自觉的握紧,眼里划过一丝凌厉。

  宋菲像个受气的小媳妇跟在江风的身后跟着江风走进了宋家大门,看到白舒雅的时候眼里猛地蹿起一股酸涩,有种想要嚎啕大哭的冲动。

  可是转念想起了江风进门前跟自己说的话,如果自己敢闹出什么问题回去立马就离婚!宋菲就强行憋住了自己的泪水,扯着嘴角喊:“妈妈。”

  白舒雅看着女儿这副委屈的模样,有些发怒的深深地看了江风一眼,谁知道江风一进门就坐着发呆,根本就没有搭理白舒雅的意思,丈母娘的示威一点屁用都没有,因为江风根本就没看到。

  宋耿秋站在楼梯口看到了楼下三人的之间流转的气氛,微微皱眉,宋菲再不好,那也是宋家的女儿,江风这样的行为,怎么都说不过去了。

  “菲菲怎么了,脸色那么差?”宋耿秋目光淡淡的看着宋菲的脸说了一句,宋菲闻言微微瘪嘴,江风轻轻的弯了弯嘴角。

  宋菲很想说,我要跟江风离婚!这日子没法过了!可是宋菲心里又不甘心,江风不管对于哪个女人来说都是绝对的优质男。

  重点是江风是自己从宋芦那里抢过来的好吧,在宋菲多年形成的意识里,只要是从宋芦那里抢过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所以哪怕是过得不如意,宋菲也不愿意放弃。

  听到宋耿秋的话江风没有说什么,宋菲站起来对着宋耿秋说:“爸爸,我没事,没休息好罢了。”

  宋耿秋看了看面色如常的江风没有说什么,走到沙发上坐下一只手轻轻的摩挲着自己手上带着的扳指。

  眼看着就冷场了,白舒雅连忙说:“老宋,沁儿和卿祺什么时候到?说了吗?估计一下时间我好做饭呐。”

  I最、新章节上0#酷匠j网K

  听到宋芦的名字,宋耿秋和江风的表情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这样的变化看在宋菲和白舒雅眼里就显得格外的刺眼。

  “估计也快了,刚刚才给我打的电话。”听到宋耿秋的话,江风的眼神微微一闪,白舒雅咬牙切齿的笑了,心里恨不得把宋芦那个该死的女人千刀万剐,早就猜到了,肯定是宋芦坏事!

  正在欧卿祺的带领下在商场里转悠的宋芦猛地打了一个喷嚏,眨巴眨巴眼睛揉了揉鼻子,闷着声音不满的对着欧卿祺说:“我们到底是来商场干什么的啊!欧卿祺,你再神神叨叨的我就要走了哈!”

  欧卿祺笑得春风十里桃花开,迷惑了不少周围路过的纯情少女,宋芦看得暗暗咬牙,不动声色的掐了欧卿祺一把,欧卿祺吃痛委屈的对着宋芦眨巴眨巴眼,就差没有泪眼汪汪的了。

  看着欧卿祺的可怜样,宋芦不自觉的就松了掐着欧卿祺的手,对自己的没出息暗自叹息,美男撒娇什么的,真的是让人太没有抵抗力了好吧……

  美男计再次得逞,欧卿祺有些得意的搂着宋芦的腰肢,低声在宋芦的耳边说:“沁儿,我带你去看点好东西。”

  对欧卿祺的神神秘秘,宋芦不可置否的表达的了自己的高度鄙视,跟在欧卿祺的身边朝着那个神秘的地方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