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宋芦,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主动走到了厨房帮忙,尽管宋芦觉得其中捣乱的程度比较严重。

  “欧卿祺!你给我把你的爪子放下!再偷吃我剁了你的爪子你信不信!”厨房里再一次响起了宋芦的咆哮,欧卿祺撇嘴收回了自己的被称为爪子的手。

  宋芦狠狠地瞪了欧卿祺一眼,没好气的开始又一次赶人:“欧卿祺,你先出去好不好?你在这里我根本没办法做好吧,你到底要不要吃饭了?”

  欧卿祺对宋芦的驱赶不以为然,挑眉看着满脸嫌弃自己的宋芦,委屈的嘟哝:“沁儿,我只是想要帮忙而已……真的只是想要帮忙……”

  一个大男人冲着自己撒娇,以前宋芦只要一想到这样诡异的场景就觉得一身的鸡皮疙瘩,觉得恶心。

  可是真的当这个自己甘心宠着的男人对着自己撒娇的时候,宋芦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软了,无奈只能扭过头不再搭理欧卿祺,专心准备自己的早饭。

  欧卿祺如愿以偿的留在了厨房里,看着宋芦低着头认真的忙碌,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逐渐在欧卿祺的心口弥漫,悄悄的走上前搂住了宋芦的腰肢,把自己的脑袋放在宋芦的肩膀上轻轻的磨蹭。

  “沁儿,沁儿……我的小沁儿……”欧卿祺声声在宋芦的耳边呼唤,叫得宋芦心尖发痒,回头瞪了欧卿祺一眼,没好气的说:“怎么了?饿傻了?”

  欧卿祺朝着天花板翻了一个不雅观的大白眼,低声说:“沁儿,有你真好,一直都陪着我好不好?这辈子,都不要离开我了,小沁儿,我爱你。”

  欧卿祺以前一直都觉得,自己第一次正式的表白按道理应该是很高大上的,可是在这样狭小的厨房里,火炉上还放着冒起热气的小锅,宋芦粉黛未施,可是脸上的红晕却让欧卿祺如痴如醉。

  就这样平淡的一个场景,好像无数个早上都是这样度过,可是欧卿祺就是这样自然而珍重的平淡表述,阐述自己的爱,自己的依赖。

  宋芦的目光因为欧卿祺突如其来的表白微微凝滞,可是转而目光流转,低低发笑:“相信我好吗?那些都不是真的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从来都没有。”

  欧卿祺闻言微微一顿,眼里划过一丝不出所料却又惊喜异常的光亮,一把按住了宋芦的身子,以吻封缄,我爱你,从来没有过背弃,我很庆幸,以后的日子都可以有你。

  欧卿祺和宋芦这几天过得那叫一个蜜里调油,宋菲的情况就不怎么美好了,可以说是过得比较悲催。

  宋菲如愿以偿的嫁给了江风,却发现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这句话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尽管江风和宋菲之间根本就没有爱情。

  江风在婚礼上喝醉了,用一种极其壮烈却又让白舒雅和江母安心的方式退场,宋菲没办法只能挺着肚子照顾醉酒的江风,用一种完全违背自己的梦想中的婚礼的方式度过了自己洞房花烛。

  之后江风真的是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对宋菲的不满,让宋菲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坚持要嫁给江风的错误性,然后神经兮兮的把自己的悲惨遭遇嫁接到了宋芦的身上,在宋芦完全不知道的时候又给宋芦记上了一笔烂账。

  不管矛盾怎么大,新婚夫妇三天回门这个规矩还是不能省,这天江母特意把江风留在了家里,无视了宋菲红肿的眼眶和憔悴的神情,拉着江风走进了书房交待事情。

  不知道江母跟江风说了什么,不过看起来效果貌似不错,至少原本死活不愿意跟宋菲回门的江风收拾得衣冠楚楚的跟着宋菲出了门。

  可是看到江风对陪着自己回门突然变得如此积极,宋菲的心里又不乐意了,为什么呢?

  酷匠网永久i免X费(d看O小说。V

  因为宋菲突然想起了今天自己回门,宋芦也在好吧,在宋菲心里瞬间就觉得江风根本就是冲着宋芦去的,心里猛地蹿起了一股浓浓的怒气。

  在车上江风秉着能不说话就不浪费口水的原则,彻彻底底的忽视了宋菲的怒气,一路上冷淡得就像是一座冰雕,气得宋菲肝疼,却又无可奈何。

  “江风!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宋菲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在等红灯的空挡冲着江风嚷嚷,前边开车的司机猛地松了一口气,终于吵起来了,爆发出来了就好啊!不要憋着放冷气好不好。

  江风连眼神都不愿意施舍给宋菲,懒懒的抬了一下眼皮,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宋菲真的是急眼了,当一个人完全忽视了你的存在的时候,真的就证明心里从来没有你的存在,宋菲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这句自己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话,心口憋着一口闷气。

  “江风!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逼你!你犯得上这样对我吗?我怀着你的孩子,你当真要真的狠心对我是吗!”宋菲一生气就拿孩子做筏子,但是江风最烦的就是宋菲肚子里的那坨肉,又一次被威胁了江风终于呢忍不住了。

  “要么就消停的去你家!要么现在就去打胎离婚!自己选!”江风绝对说的是真的,宋菲突然就不敢吱声了,怏怏的靠在椅背上瞪着江风生闷气。

  江风再次无视了宋菲的存在,眼前浮现出欧卿祺和宋芦的亲密无间,心头猛地蹿起一股怒气:宋芦,你当真是爱上欧卿祺了吗?你当真是,不要我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