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宋芦就是发烧迷糊着的,被欧卿祺不由分说的一阵乱吻,现在还多了一分意乱情迷,说出的话也软绵绵的,一下一下的挑逗着欧卿祺的心尖。

  “欧卿祺,你他妈混蛋!你跟他拼什么酒啊!现在谁开车,我们怎么回去?”清楚自己的状态不能开车的宋芦看到明显醉意上心头的欧卿祺低吼。

  可是软绵绵娇滴滴的语调还带着淡淡的喘息,怎么听都不像是怒吼,倒像是撒娇卖萌。

  欧卿祺悠然自在的挑眉,走到宋芦的身边搂住了宋芦的腰肢,口气淡淡的却带着无数的欢愉:“不着急,要不我们就不回去了,那是男人的尊严,小沁儿你不懂,我必须喝死他,喝到他没法洞房!”

  后半句话欧卿祺说得咬牙切齿的,还带着孩子气的得意,听得宋芦不由得好笑的捂嘴,其实宋芦很想告诉欧卿祺,你就是不和江风拼酒,他也没办法洞房,宋菲怀着孩子好吧……而且江风也不愿意好吗……

  “我们怎么回去现在?”宋芦也放弃了从欧卿祺的怀抱中挣扎出来,放松了自己的身子靠在欧卿祺的胸口。

  发烧迷糊的大脑经过冷风一吹,宋芦就猛地觉得有点冷了,不自觉的往欧卿祺的怀里钻了钻,欧卿祺理所应当的享受着宋芦的主动亲近,原本醉意弥漫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

  “小沁儿,我背你回去好不好?”欧卿祺献宝一样的贴在宋芦的耳边说,宋芦还没有回过神来,就看到欧卿祺蹲在了自己的跟前,低下了自己高傲了太久的头颅,呈现出一种让人心颤的虔诚。

  宋芦突然就有些不知所措,这样的欧卿祺是宋芦从来没有见过的,可是却也是让宋芦心动的,看着欧卿祺宽厚的脊背,宋芦的眼眶突然就热了,带着难以抑制的酸涩。

  半天不见宋芦有动作,欧卿祺有些好笑的扭头看了宋芦一眼,看到了宋芦眼中弥漫着的水光,心头微微一颤:“怎么,不敢上来?”

  宋芦挑眉,三下五除二的就爬上了欧卿祺的背,两只手绕到欧卿祺的胸前,将自己的脑袋埋到欧卿祺的肩膀里。

  欧卿祺背着宋芦一步一步往前走,夜色已经降临,路边亮起了昏黄的灯光,宋芦在欧卿祺平稳的步伐中逐渐昏睡,发出规律而清浅的呼吸声,一下一下的安抚着欧卿祺躁动的心。

  欧卿祺的身后一直跟着一辆车,杰瑞在车里看着那个背着宋芦一步步往前走坚定的背影,心里好像猛地蹿起了什么异样的从来没有过的触动,杰瑞觉得,那个也许是爱情。

  从江风举办婚礼的地方到宋芦住的地方,欧卿祺背着宋芦走了三个小时,其中因为担心宋芦会被风吹得病情严重了,停下来让杰瑞给宋芦搭上了一条毛毯,然后接着走。

  杰瑞一直保持着把名牌跑车开出自行车的效果跟在欧卿祺的身后,尽管欧卿祺说了不用跟着,可是杰瑞就想看着欧卿祺怎么走完这一截路程的。

  事后杰瑞跟欧卿祺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表示很费解,为什么欧卿祺坚持要背着宋芦走完那一段并不短的路程,明明可以有更加简单的方法,为什的弃之不用。

  欧卿祺用一种赤裸裸的鄙视的小眼神看着杰瑞,撇嘴:“你这种智商,不懂。”很久以后杰瑞在追求小白的时候遇到了万千艰难险阻的时候,杰瑞才明白,不是没有别的简单的方法,而是除了最好的,别的都不愿意给她。

  宋芦安稳的睡着,被欧卿祺一路背到了家,摸了摸宋芦的体温并没有发生什么明显的变化后欧卿祺才松了一口气,想要去倒水喝的时候才惊觉自己居然拿不住杯子,手臂不自然的颤抖。

  双手因为长时间的保持同一个姿势而变得僵硬,可是想起自己背上那个全心依赖着的小人儿,心口就暖暖的,看着双手颤抖的弧度,仿佛都感觉美好了不少。

  担心宋芦的体温会发生变化,欧卿祺的洗了个澡就躺在了宋芦的身边,双手轻轻的描绘着宋芦的脸,将这个女人的模样深深地,一下一下的刻画在自己的骨子里。

  眼神扫到宋芦平坦的小腹的时候,欧卿祺突然觉得,也许有个孩子,真的不错,只要一想到有个跟宋芦长得很像的小丫头围在自己的身边甜甜的软软的叫爸爸,欧卿祺就觉得自己的心都酥了。

  酷}.匠8网正版'首}发

  欧卿祺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宋芦已经不在身边了,看到自己身侧空荡荡的床,欧卿祺的心里咯噔一下,顾不上穿上鞋子光着脚就跑了出来。

  正在厨房里围着围裙做早饭的宋芦奇怪的回头看着欧卿祺,在看到欧卿祺光着的脚丫子的时候秀气的眉毛皱成了一座小山,欧卿祺也顺着宋芦的目光看到了自己光着的脚,脸上微微有些尴尬。

  “你再不去把鞋子穿上,我就把你的臭脚丫子剁了喂狗!”宋芦恶狠狠的对着欧卿祺挥了挥手里的锅铲,欧卿祺闻言低低发笑,却还是顺从的回到卧室,穿上了会威胁到自己唯一的脚丫子的鞋。

  卧室里的床头柜上摆着一套新的洗漱用品,欧卿祺看到的时候嘴角浮现出淡淡的微笑,特别是看到宋芦那套明显跟自己的一样的时候,嘴角咧开的弧度更大了。

  宋芦正在厨房忙活的时候欧卿祺的手机响了,宋芦擦了擦手捏着欧卿祺的手机看到是杰瑞的电话,朝着卧室喊了一声:“欧卿祺,杰瑞的电话!”

  “你帮我接一下。”欧卿祺忙着欣赏宋芦给自己准备的洗漱用品,尽管看起来有点像酒店通用的一次性的那种,不过心里的开心还是让欧卿祺很自然的忽视了那一丢丢不妥协的地方。

  “我说你手没事了吧,就说让你别逞强,上车多好!愣是背着走了三个多小时,就你那胳膊没拉伤就算你牛逼的了!记得擦药,我给你放到了车厢里。”杰瑞想了一整夜,也不明白欧卿祺的坚持意义何在。

  电话一通也不管对面接电话的是谁,噼里啪啦的就对着话筒一通埋汰,宋芦听到杰瑞的话微微一顿,眼里划过一丝惊诧。

  “我知道了,你还有事儿吗?”宋芦努力保持着语气中的淡定,听到接电话的是宋芦,杰瑞愣了三秒,觉得把欧卿祺这样的一面让宋芦看到不好吧?特别是因为背宋芦手伤着了的事,有点丢脸好吧……

  “呵呵,没事了……没事儿……”杰瑞苦笑着挂断了电话,仿佛看到了欧卿祺因为自己的多嘴把自己撕了的壮烈场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沁儿,怎么了?”欧卿祺神清气爽的从卧室出来看到的就是宋芦捏着手里发呆的场景,疑惑的问。

  宋芦回头看着欧卿祺脸上的笑,发现欧卿祺的两只手确实有些不自然的垂在身子两侧,注意到宋芦的目光,欧卿祺不自觉的把手往身后缩到了身后。

  “没什么,我去给你做早饭,你等会儿就好。”宋芦头也不回的对着欧卿祺说,转身走进了厨房,欧卿祺看着宋芦有些慌乱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自己躺在沙发上的手机,电话另外一头的杰瑞再次被记上了一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