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走到了欧卿祺和宋芦的跟前的时候不管是白舒雅还是江母,心里都捏了一把汗,谁知道江风会不会临时抽风把宋菲丢了提出要和宋芦双宿双飞啊!

  可是当看到江风端起一杯酒郑重其事的朝着欧卿祺介绍宋菲的时候,两人都猛地松了一口气,宋菲也松开了自己紧紧捏着衣服的手,笑着看着宋芦。

  “江太太,祝你新婚快乐!”欧卿祺适时的站了起来端着一杯酒对着宋菲说,眼神有意无意的在宋菲的肚子上晃了一眼,转而对着宋芦说:“沁儿,我们可得努力了,江总这估计没多长时间就要添新人了啊!”

  听到欧卿祺貌似很替自己开心的话,江风只觉得胃疼,看着面色如常的宋芦,江风的眼神微微凝滞。

  “怎么,如今我们结婚,连杯酒都不肯跟我喝了?”江风看着宋芦被欧卿祺抱着宋芦的那只手就觉得心里来气,恨不得把欧卿祺那只碍眼的爪子给剁了,说出的话语气也不好,听得宋芦微微皱眉。

  欧卿祺紧了紧抱着宋芦的手,又抬起一杯酒对着江风说:“我们夫妻准备要个孩子,沁儿不能喝酒,江总既然和沁儿是旧识,那也就没那么多讲究,我替我老婆喝怎么样?”

  说着欧卿祺仰头喝下了手中的酒,江风的瞳孔微微一缩,笑着对欧卿祺说:“行呐,欧总既然有这个意思,我当然是奉陪到底了。”

  好好的敬酒,在江风的肆意和欧卿祺的有意引导下,成功变成了一场拼酒大赛,不管是欧卿祺还是江风,酒量都不差,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个高下。

  原本还好奇的人也收回了打量的目光,只有宋菲和宋芦一直盯着喝酒的两人,不过宋菲看的是江风,宋芦看的是欧卿祺的而已。

  看着桌上的酒瓶子越来越多,宋菲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了,这个时候江风和欧卿祺的差距也能够明显看出来了,江风比不上欧卿祺,至少目前看来是喝不过。

  不过两人都没有停手的意思,宋芦稳然不动,宋菲却是忍不住了,走到宋芦的身边拉了拉宋芦的袖子,用一种责备的语气说:“你快让欧卿祺停下!江风不能再喝了!”

  宋芦闻言直接乐了,似笑非笑的眼神打量着宋菲理所当然的脸,突然有一种凿开这人的脑门研究研究里边的构造的冲动,这都哪门子的奇葩呐……

  “你怎么不去喊江风停下?卿祺还喝不下了呢。”宋芦悠悠然的说,根本就没有去喊两人住手的意思。

  宋菲两眼瞪得圆圆的,看着宋芦的淡然处之的脸狠狠地磨牙,想了想还是走到了江风的身边伸手拽了拽江风的手,低声说:“江风,不能再喝了,快停下!”

  酷*匠,网M“永;{久#/免O_费r看、a小X8说Y'

  江风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人,至少在江风眼里宋菲不属于那个应该被怜香惜玉的人,之前没有喝酒意识清醒还能控制住自己对宋菲的厌恶,此时酒精完全腐蚀大脑,一听到这个让自己恶心的声音就有点发毛了。

  “你滚开!别管我!”江风一把挥开了宋菲的手,接着往杯子里倒酒,宋芦抽空看了一眼欧卿祺的,正好这人也在抬头看宋芦,宋芦微微皱眉,欧卿祺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江风倒满了的酒杯。

  “欧卿祺我告诉你,你不配!你配不上宋芦!”江风醉眼迷蒙的对着欧卿祺低吼,欧卿祺含笑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寒意。

  说完江风就撑不住了,直接就在桌子上吐了,宋芦眼明手快的一把抓住了欧卿祺的胳膊,把欧卿祺带离了那个波及范围之内,然后看着苦着脸扶着江风离开的宋菲,眼神微微暗沉。

  宋芦轻轻的拉着欧卿祺的手,发现了欧卿祺的不自然的僵硬,本来就发烧的脑子显得更加的混沌,一时脑筋没转过弯来,垫脚就亲了欧卿祺的嘴唇一下。

  这是宋芦第一次主动亲欧卿祺,而且亲的是嘴唇,欧卿祺觉得自己好像被一道天雷砸中,完全看不清自己眼前的情景,只知道宋芦居然主动亲了自己,满目的惊喜。

  “沁儿,沁儿!”欧卿祺惊喜的叫着宋芦的名字,引来周围不少人的注视,宋芦脸红耳赤的捂住了欧卿祺的嘴,在欧卿祺的耳边威胁道:“闭嘴!不然我揍你了哈!”

  欧卿祺嘴巴被捂住,闻言对着故作凶狠的眨巴眨巴眼,示意自己知道了,宋芦才松开了欧卿祺嘴,结果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就跌入了欧卿祺充满了泠泠香味的怀抱里,以吻封缄。

  良久欧卿祺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宋芦,因为周围有人围观好吧,对那些扫兴的人欧卿祺真的恨得牙痒痒,可是抵不过自己怀里的小沁儿害羞,只能被宋芦连拖带拽的拉着走出了婚礼会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