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耿秋看到这副场景,会心一笑,伸手拍了拍欧卿祺的肩膀对着欧卿祺说:“你好好照顾沁儿,我过去招呼客人,记得不舒服别强撑着。”

  “行,我知道的爸爸,您放心吧。”欧卿祺笑着说是,目送着宋耿秋离开,低头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宋芦,眼里划过一丝暗芒,真的是很倔强呢,如果自己不伸手,这人估计就能一直紧绷着身子,也不肯主动靠近自己的。

  宾客众多,欧卿祺本来想着带着宋芦挑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随便坐一会儿就走,结果苦逼的发现这个位置是提前安排好了的,看到宋芦的位置和自己的距离十万八千里,欧卿祺就忍不住在心里低声咒骂。

  “沁儿,我们过去那边坐好不好?”欧卿祺低声在宋芦耳边说,宋芦看了一眼脸色不怎么好看的欧卿祺点头,疑惑这人怎么了,就算是大姨妈来了,变脸也没有那么快的。

  欧卿祺在宋芦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很淡定的把那个写着别人的名字的牌子按倒,然后极其自然的坐在了那个原本应该属于别人的位置上。

  “哎我说,你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宋芦有些好笑的看着一脸正经的欧卿祺问,挑起的眉角含笑带情,看得欧卿祺心神一晃。

  欧卿祺真的是淡定,对着宋芦微微挑眉,语气无奈的说:“没办法,我这不是离不开我老婆了嘛,相信这人也会理解的,沁儿说对吗?”

  对欧卿祺几乎耍赖的说法,宋芦不可置否的撇嘴,这样的强盗理论,真的不要强行说是我的原因好吗?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有祸国殃民的潜质……

  不再搭理欧卿祺的神经质,宋芦扭头看着台上正在进行的婚礼,嘴角的笑容逐渐凝滞。

  江风和欧卿祺属于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江风温润儒雅,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都是平易近人的温和,就像是山间的清泉,动静不大,却让人如春风如沐。

  欧卿祺就不一样了,欧卿祺爱笑,可是也许整个人的气质不一样,如果说江风的笑是春风十里,欧卿祺的笑容就是地狱火莲,明知死路一条,却还是心甘情愿的前仆后继。

  欧卿祺就像是最热烈的酒,灼烧着人的心神,却能让人最轻易的分辨出来他的真心实意,因为他只会对那一个人那么好,用自己全部的温柔去将那个人缓缓包围。

  如果是江风是中央空调,那么欧卿祺就是一个人唯一的小火炉,于别人来说就是致命的毁灭,这样明艳而灼热的爱,让人向往,又让人恐惧。

  宋芦看着台上明显笑得僵硬的江风,发现自己的心里并没有那种看到自己曾经心爱的人和别人结婚的痛苦,有的只是云烟过后的淡淡的无奈。

  欧卿祺看到宋芦盯着江风不转眼,心里的醋意直接把那个叫做理智的东西全然淹没,眼睛因为太过愤怒而变得红彤彤的,侧脸也紧紧的绷着,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

  也许是欧卿祺身上的冷气外放太过明显,宋芦回头看到了欧卿祺的不自然,低头看清了欧卿祺掌心的斑斑血迹,瞳孔微微一缩。

  一只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搭在了欧卿祺的手背上,用一种轻柔却坚定的力气拉开了欧卿祺紧紧蜷缩在一起的手指,用纸巾一点点的擦拭着掌心的点点血迹。

  “小狗都不会自己伤着自己,你呀……”宋芦悠悠的叹气,欧卿祺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跟小狗有什么必然的联系,眼神一闪,划过一丝幽光。

  “你是说我连小狗都比不上是吗?”欧卿祺冷冷的问,宋芦闻言眼皮上下跳了跳,可是还是坚定的忽略了心里的对危机的预感,低低的说:“有些话说明了,就没那个味道了,还伤感情,何必呢?”

  欧卿祺闻言直接被宋芦气得乐了,没好气的伸手揉了揉宋芦的脑袋,看到宋芦抱怨的小眼神,微微挑眉:“小沁儿说得真好,待会儿有奖励呦!”

  看到突然化身狼外婆的欧卿祺,宋芦的后背上蹿起一股寒意,心里狠狠地打了一个寒战,专心低着头给欧卿祺清理伤口,不再说话,没有看到欧卿祺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

  江风正好扭头看到宋芦抱着欧卿祺的手不知道做什么的场景,眼神猛地一缩,欧卿祺挑衅的对着江风扬眉一笑,几乎是慢动作的在宋芦的脸上亲了一口,成功看到江风黑了脸色。

  “你不配,宋芦是我的。”欧卿祺用口型对着江风说,江风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没有听到牧师的问话,直到宋菲忍不住拉了一下江风,江风才瞬间回神对着满脸不开心的宋菲说:“我愿意。”

  直到交换戒指,江风的脸色一直都处于一种极度铁青的状态,哪怕是宋耿秋这样好的脾气,也忍不住黑了脸色,更别说白舒雅和宋菲了。

  在场估计唯一心情不错的就是欧卿祺和宋芦了,看着宋芦小心翼翼的给自己处理手上那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伤,欧卿祺高高的挑起了眉毛。

  随后的敬酒环节,江风首先就朝着欧卿祺这一桌来了,其实宋菲在台上看到江风盯着宋芦的方向变脸,甚至走神没有听到牧师的话的时候,宋菲心里就大叫不好,哪里还有向宋芦炫耀的心思,巴不得宋芦走得越远越好。

  酷4匠'网●Z唯…O一Y正t:版W,5其他J都+h是n盗@版

  可是江风执意要过去,宋菲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是跟在江风的身后朝着宋芦那一桌走去,看到宋芦的时候恶狠狠的甩了两个眼刀子深刻的表达了自己内心的高度不满。

  莫名躺枪的宋芦表示自己很无辜,却也因为没有看到欧卿祺先前的挑衅不明白江风这样的举措到底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抓紧了欧卿祺的手。

  欧卿祺开心的对着宋芦说:“沁儿别怕,我保护你。”宋芦抖落了一地的黑线,丫蛋,我是怕,不过是怕你跟江风打起来好吧!还保护我,丫的你以为你是美少女战士啊!

  无视掉欧卿祺的不定时抽风,宋芦转头看着明显来者不善的江风皱眉:“丫的,真以为姑奶奶不敢砸场子是吧……”

  听到宋芦的嘀咕,欧卿祺好笑的挑眉,看着江风的眸子里带上了刻骨的凉意,薄薄的唇一勾,该死的混账玩意儿,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跟沁儿有那么多的问题,今天不好好收拾你,我都感觉对不起党中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