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很不想参加今天的婚礼,这样的事情在江风看来直接无异于是一场可笑的闹剧,宋菲那个女人怎么可以成为自己的老婆,难道就因为肚子里的那坨肉?江风根本就接受不了宋菲的存在。

  可是一向宠溺江风的江母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坚持要举办这样一场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的婚礼,江风拗不过父母,只能是阴沉着脸,换上了新郎的礼服。

  婚礼的时间逼近,江母不放心江风的状况,走到后台的时候果然看到江风阴沉着脸抽烟,那副表情不知情的人只怕是以为今天举行的不是婚礼,而是葬礼。

  江母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轻声走到江风的跟前,伸手理了理这个比自己高了不少的儿子的领结,柔声说:“我的小风也是大人了,今天就要娶媳妇儿了,以后要好好过日子明白吗?”

  看到江母眼里的希冀,江风真的想不通为什么和自己结婚的这个人一定要是宋菲,为什么一定是那个让自己厌恶的女人,宋芦就比宋菲好很多不是吗?

  “妈妈,为什么我一定要娶宋菲,您知道的,我不喜欢她,我心里的人不是她!”江风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疑惑,眼神挣扎的问出来,江母闻言神情微微恍惚,随而换上一抹坚定。

  “孩子,男人应该负起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不能一味地随心所欲,你是江家的唯一继承人,取舍之道,你要明白,知道吗?”江母语重心长的对着江风说,放下了自己保养得当的手。

  江风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对着江母敷衍的嗯了一声,江母仿佛没有看到江风的敷衍,接着说:“婚礼就快要开始了,我去宋菲那边看看,你好好待着,嗯?”

  江母微微挑起的尾音让江风感到莫名的心虚,转过头去不再看江母,也不搭话,江母眼神微微一暗转身走出了休息室。

  白舒雅今天全程陪着宋菲,自然也是看到了江母礼貌中的疏离,看着宋菲突出的肚子,白舒雅的眼神微微恍惚,不明白自己当初让宋菲去搭上江风到底对不对。

  宋菲很满意自己的妆容,尽管江风不喜欢宋菲,可是作为江家唯一的儿媳妇,宋菲的还是受到了不同凡响的待遇,最起码江家出手的阔绰,也间接坚定了宋菲要死死地拽着江风不撒手的决心。

  “妈,你说宋芦今天到底会不会来啊?”宋菲高兴的摆弄着自己脖子上的分量很足的项链,一边对着白舒雅有意无意的说。

  白舒雅给宋菲收拾头发的动作微微一顿,皱眉对着宋菲说:“好好的,提她干什么,记住我跟你说的,好好跟江风过日子,以前的那些狐朋狗友就别再来往了,免得你婆婆对你有意见,知道吗?”

  对白舒雅的劝告,宋菲表现出了明显的不以为然,撇嘴不说话,专心致志的低头玩弄着自己身上金光闪闪的首饰,见状白舒雅的目光微微暗沉,不自觉的叹息。

  宋芦和欧卿祺赶到的时候时间真的已经是不早了,大多数人都到了,所以欧卿祺拉着宋芦走进去的时候很轻易的就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欧卿祺身材高挑,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标准身材,一身黑色夹杂血红的衬衣,搭配上剪裁合体的黑色长裤,无声的透出一股致命的优雅,眼角流转间形成无形的威慑魅惑,就像是午夜的魔鬼,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宋芦身量娇小,站在欧卿祺的身旁丝毫没有被夺走光彩的模样,和欧卿祺的同款衣服被宋芦穿出了不一样的效果,却更加的吸引人。

  =酷s匠u《网正:…版首发…q

  黑色和红色的经典碰撞,沉稳中的极致妖娆,宋芦的皮肤白皙,在黑色的衬衣的映衬下显得像个雪瓷娃娃,精致中透着空灵。

  衣服上的些许血红让宋芦看起来像是遗落人间的精灵,沾染着凡尘的气息,妖娆,纯洁,该死的矛盾,却又极致的融合,。

  宋芦乖巧的站在欧卿祺的身旁,任由这个男人用自己宽大的手掌拉着自己,一步步走进了人们的视线。

  并没有因为欧卿祺的耀眼而丧失自己的光芒,相反和欧卿祺组成了一幅矛盾中透着和谐的气氛,宋耿秋远远的看到朝着自己走过来的两人,心里只有一句话,佳偶天成。

  面对众人惊讶的目光,欧卿祺的心里有些得意,也有些生气,宋芦是自己的,怎么可以让这些人这样肆无忌惮的看着?一股莫名的浓浓的酸气瞬间直冲大脑。

  欧卿祺轻轻的贴在宋芦的耳边说:“沁儿,以后不准在外边穿黑色的衣服。”宋芦闻言被烧得有些迷糊的脑子没反应过来,没有听出来欧卿祺语气中酸意,愣愣的反问:“为什么?”

  欧卿祺有些咬牙切齿的在宋芦的白白嫩嫩的脸上快速的啃了一口,宋芦瞪大了自己圆溜溜的眼睛,原本就因为发烧带着些许红润的脸瞬间变得通红。

  欧卿祺厚脸皮的拉着宋芦若无其事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嘀咕:“这样的模样,只可以让我看!不准让别人看!”

  宋芦闻言满头的黑线,直接甩开了欧卿祺的爪子朝着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宋耿秋走了过去,想到刚才欧卿祺亲自己的动作可能被宋耿秋看到了,宋芦的脸上就感觉不自在。

  “爸爸,对不起,我们来晚了。”欧卿祺走上前坚持不懈的把宋芦挣扎的小手握到了自己宽大的手心里,抢先对着宋耿秋说。

  宋耿秋闻言笑了笑,对着欧卿祺摆手,转而看着面色潮红的宋芦皱眉说:“沁儿还没好吗?怎么不说一声,实在不行就别来了,如果身体不舒服,待会儿就提前回去,知道吗?”

  其实宋耿秋也不是很想宋芦来参加这场婚礼,只不过不是怕宋芦会砸场,而且担心宋芦看到江风娶了自己的姐妹心里会难受,如今看到宋芦被欧卿祺护着来的,宋耿秋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经过这几次的短暂接触,说实话,宋耿秋对欧卿祺的印象明显比对江风的好很多,宋芦有了欧卿祺的照顾,宋耿秋也觉得放心了。

  宋芦闻言对着宋耿秋微微摇头,低声说:“没事,爸爸不用担心的。”欧卿祺笑着附和,手却轻轻的搂住了宋芦的腰。

  感觉到腰上传来的不属于自己的热度,宋芦的眼神微微凝滞,放松了自己紧绷着的身子,自然而然的靠在了欧卿祺的怀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