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从来没想到,自己还能在见着欧卿祺,或者说能够在自己住的小公寓门口碰上欧卿祺,可是这人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出现在自己的跟前,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肯饶人。

  “我没事……你怎么会在这儿?”宋芦沙哑着嗓音问,从欧卿祺低垂的眉眼中看到了自己脸上不正常的潮红,有些心虚的低下头不再说话,欧卿祺没好气的看着宋芦心虚的样子,只觉得这段时间一直空荡荡的胸口终于在抱着宋芦的这一瞬间被填满,再也没有了那种行尸走肉的感觉,终于能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我不在这儿,你就打算这样烧着去了是吧?江风就那么重要,病成这样还不忘去送祝福?”欧卿祺薄薄的唇上下合叠,吐出一句句讽刺无比的话来。

  宋芦闻言倒是不觉得生气,只是下意识的觉得欧卿祺在生气,很生气,不由得缩了缩自己的脑袋,把自己的脑袋乖巧的缩到了欧卿祺的胸口。

  欧卿祺抱着宋芦走到了宋芦住的地方,桀骜的抬了抬下巴,示意宋芦开门,宋芦还在沉浸在欧卿祺怎么知道自己住在哪里的惊讶中没有回过神来。

  欧卿祺没好气的把宋芦放了下来,自己走到宋芦的跟前从宋芦的兜里掏出了宋芦的钥匙,自顾自的打开了门,又回过头来把宋芦给抱了进去。

  把宋芦放到了床上,欧卿祺走到宋芦的卧室里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不由自己的皱眉扭头看着宋芦沉声问:“吃药了吗?”

  宋芦呆呆地看着欧卿祺,愣愣的摇头,感觉欧卿祺的气息明显不对之后急忙点头,忙不迭的说:“吃了吃了吃了!”

  (酷匠k网m永';久免|费看MN小说

  “什么时候吃的?沁儿,恩?”欧卿祺笑着在宋芦的床边坐下,伸手理了理宋芦有些凌乱的头发,轻声问,尾音微微上挑,带着说不出的魅惑韵味,勾得宋芦心尖发痒。

  宋芦不敢撒谎,直觉告诉宋芦,撒谎的后果很严重,迟疑了一会儿低声嘟哝“昨天晚上吃的……不对……下午吃的……”

  欧卿祺真的是快要被宋芦给气乐了,一把把不安分想要动弹的宋芦按住,欧卿祺有些咬牙切齿的说:“好好给我待在这儿,敢作妖我回来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宋芦被欧卿祺唬住了不敢动弹,欧卿祺转身拿上了宋芦的钥匙走出了门不知所踪,宋芦好半天才低低的嘀咕:“这是,不生气了吗?”

  欧卿祺一边按照自己刚才来的记忆去找药店,一边给宋耿秋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跟宋芦要晚点过去,听到欧卿祺和宋芦在一起,宋耿秋猛地松了一口气,对欧卿祺的话自然是满口答应。

  买好了药欧卿祺在回去的路上隔着一条马路看到了对面服装店里的一套情侣装,红黑的色调热烈的碰撞,刺激着人的视网膜,中性款的设计看起来帅气,而不失优雅。

  欧卿祺眼里立即浮现出宋芦白皙的皮肤在这样的色彩中呈现出来的魅惑诱人,微微暗沉了眼神。

  宋芦很乖,也很听话,尽管宋芦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听欧卿祺的话,趁着欧卿祺没有回来的这个空挡,宋芦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和欧卿祺在一起的经历,可怜巴巴的发现自己总是受伤,完之后还生病。

  想到了最后宋芦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有受虐倾向,不然怎么会这样的情况还能有精力不可思议的爱上欧卿祺?人的潜力,当真是无可比拟呐。

  欧卿祺回来的时候看到宋芦乖巧的躺在床上没有挪地方,满意的勾了勾嘴角,走过去一把把宋芦捞起来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自己的两只手绕过宋芦的腰肢,给宋芦剥药。

  看着宋芦苦着脸把药吃了下去,欧卿祺才把另外一个袋子递到了宋芦的面前:“身上的衣服湿答答的,去换上这个。”

  顺着欧卿祺嫌弃的目光,宋芦看了看自己刚换不久的衣服,无力的撇嘴,狗屁,这个衣服哪里湿答答的了,眼瞎吧你!

  可是没有骨气的宋芦还是很淡定的接过了欧卿祺手里的袋子,用目光谴责欧卿祺,直到这人走出去了,才恍然发现,欧卿祺好像换了身衣服。

  看到穿好了衣服的宋芦,欧卿祺表示自己很满意,并且决定以后要多给宋芦买一些黑色的衣服,这样明显的黑白碰撞,让宋芦看起来就像个白白胖胖的小包子,无时无刻不在引诱着欧卿祺去咬上两口。

  宋芦也发现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和欧卿祺的貌似同款,情侣装三个字诡异的出现在宋芦的脑海里,看着貌似很满意的欧卿祺,宋芦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宋芦眼睁睁的看着欧卿祺动作极其自然的从自己的备用钥匙上拿了一把钥匙塞到了自己兜里,面对宋芦打量的目光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还极为嚣张的对着宋芦挑眉,怎么,有意见啊?

  无语至极的宋芦乖乖的跟在明显不大正常的欧卿祺的身后出了门,看着四平八稳的开着车的欧卿祺,宋芦终于忍不住了:“你也要去吗?”

  欧卿祺闻言一本正经的点头,眼神无比的严肃:“你要去,我怎么不能去了?”宋芦满头黑线,你去不去是一回事儿,重点是您老人家不能去砸场子好吗?别把我爸爸吓着了……

  “去呗那就……真是……”宋芦低着头低声嘀咕,欧卿祺听得扬起了眉毛,看着宋芦沉声说:“沁儿,我们不闹了好不好,我们不闹了,好好的吧。”

  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穿着一样的衣服的男人,捕捉到了男人眼里一闪而过的紧张,看着欧卿祺眼底的黑青和疲惫的血丝,宋芦撇嘴:“谁跟你闹了……”

  欧卿祺看着宋芦哈哈大笑,忙里抽闲的伸手揉了揉宋芦的头顶,一股暖意从脚底弥漫至心口。

  看着自己眼前一马平川的马路,无声的呢喃:江风你算什么玩意儿!给你那么长时间沁儿都是我的,过都过去了,少给老子作妖,沁儿是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