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敲侧击的收集了无数手的二手三手资料,经过自己的专业分析杰瑞认为这次的情况很不妙,欧卿祺和宋芦不是没有闹过矛盾,可是从来没有过这样大规模的冷战。

  特别是宋芦已经从欧家搬出去了的情况,怎么看都透着一股诡异,怎么想,都像是要离婚的节奏。

  终于某一天杰瑞忍不住了,酝酿好久才试探着问:“那个,宋芦怎么不回来了啊?”

  欧卿祺的神情并没有因为杰瑞提起宋芦有什么丝毫的变化,那副淡然的模样看得杰瑞牙疼,这到底是谁夫妻生活不协调啊!皇帝不急太监急。

  “回宋家了。”欧卿祺的回答很简短,杰瑞无力的朝着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有些咬牙的说:“我是说,不回来了吗?”

  欧卿祺的动作微微一顿,对着杰瑞点了点头,然后又低头看文件,杰瑞是真的忍不了了,老婆都没了,看什么狗屁的文件啊!一把按住了欧卿祺的手,沉声问:“你跟宋芦怎么了,妈的怎么搞得跟要离婚一样?”

  “离婚,听起来也不错,不过我是不会那么容易就放她自由的,我是不会放手的。”欧卿祺低着头低声呢喃,杰瑞见鬼一样的看着欧卿祺,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好。

  把自己的手从欧卿祺的手上抽了回来,杰瑞收起了嬉笑的神情,正色看着欧卿祺说:“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宋芦挺好的,有什么问题好好解决,能碰上一个真心实意对自己好的女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酷X2匠F网唯f!一f正7版Y,i其他g-都h是盗版

  欧卿祺闻言不为所动,杰瑞无奈的走出了欧卿祺的办公室,长长的叹气:“这都什么事儿啊!吃饱了没事就矫情,扔你到非洲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待着,看你还敢不敢作妖!”

  宋芦的身体本来就不怎么好,属于那种一生病就缠绵病榻,很久很久都没办法痊愈的体质,平日不生病,一病就是太久。

  那天的凉水澡和心理上的打击都太大,宋芦不可避免的病倒了,尽管这病来得比较温和,没有用一种雷霆万钧的姿态横扫宋芦的平静生活,却一天更比一天严重。

  吃了两颗并没有什么卵用的药,宋芦无力的倒在床上发呆,人一生病就特别容易胡思乱想,特别是在一个人的时候,想得东西就显得更加的无厘头些。

  宋芦忍不住想,如果自己没有和江风分手,没有阴差阳错和欧卿祺结婚,那么自己如今的生活肯定不会是这样,至少不会如此凄惨好吧,真的是凄惨。

  无力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宋芦好笑的摇了摇头,把自己脑海里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驱赶出去,低声发笑:“其实,跟你结婚我不后悔,欧卿祺,试图爱你,我没有后悔。”

  起身随便收拾了一下,宋芦就准备去宋耿秋那里报道,不用去欧氏上班之后宋芦的日子就轻松了不少,也终于腾出手来折腾宋菲和白舒雅。

  这段时间憋着一口气的宋芦成功的把白舒雅逼到了退居二线,宋菲失去了回公司上班的机会,可是宋芦觉得这些远远不够,宋芦要的是白舒雅母女把吃下去的东西全部给吐出来,所以手上收拾这两人的残余党羽的力度逐渐加大。

  估计是承受不住了吧,白舒雅教唆着宋菲天天挺着个肚子去照顾宋耿秋,借以博取宋耿秋的原谅,想要回到公司上班。

  宋芦不是不知道这对母女的把戏,可是如今宋耿秋还在病着,宋芦不想让宋耿秋太过操心,有些事情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不想太过计较。

  头一天宋耿秋给宋芦打电话问宋芦什么时候抽空去看自己,宋芦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因为怕宋耿秋发现自己生病了,有一段时间没有去看宋耿秋了,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愧疚。

  尽管身体还是没有好,不过宋芦还是不忍心辜负宋耿秋的希望,精心收拾了一下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憔悴,带上了自己亲手做得汤朝着宋耿秋住的病房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宋芦就听到了宋菲嗲声嗲气的说:“爸爸,我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您就跟公司里的人说一声,让我回去上班吧!”

  “菲菲,现在公司的事情我没有过问,这事儿还是得沁儿处理,你自己去问沁儿吧。”宋耿秋知道宋菲做的事,面对宋菲的要求没有一如既往的有求必应,淡淡的拒绝了宋菲的提议。

  宋菲的眼里闪过一丝黯然,白舒雅见状急忙上前说:“老宋,沁儿在公司忙不过来你这个做爸爸的说一句怎么了,菲菲年纪小,犯点错也无可厚非,咱俩就这么两个女儿,谁不好,我这心都跟刀割一样的疼。”

  白舒雅比宋菲聪明的地方在于懂得怎么利用宋耿秋心里的柔情,看到宋耿秋眼里一闪而过的犹豫,宋菲也明白了曲线救国的好处,急忙对着宋耿秋说:“爸爸,我想帮宋芦的忙,我们就两个姐妹,得相互扶持您说对不对?”

  宋芦站在门外直接听得乐了,给我帮忙,丫的你俩不给我添乱就算对得起我的了吧!这面子功夫可真是没的说。

  宋芦不得不承认,白舒雅这对母女的双簧可是唱得越来越好了,看样子宋菲在江家必然也是吃了不少苦头的,连宋菲这样冲动的人都知道动脑子曲线救国了,宋芦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太疯狂了。

  宋芦觉得如果再让这对母女说下去,估计灭了自己估计都能变成为了世界和平做贡献,收敛了自己眼里的不屑和嘲讽,笑吟吟的走进了病房。

  “爸爸,今天感觉好些了吗?”宋芦的突然出现让白舒雅和宋菲猛地变了脸色,白舒雅走到宋芦的身边,准备接过宋芦手里的饭盒对着宋芦说:“公司不忙吗?怎么抽空来了,这里有我跟菲菲看着呢,你要忙就不用过来了,没事。”

  “白阿姨这话说得,再忙也不能不来看我爸爸呀,再说了,公司也没什么大事,忙不到哪里去。”宋芦不咸不淡的避开了白舒雅的手,亲自把饭盒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放到小碗里,笑着放到了宋耿秋的手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