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如今再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欧卿祺丝毫不觉得宋芦可恶,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可笑,真的很可笑。

  “呦呵,这还不开心了,怎么我来得不是时候,还差点什么没做完的?要说我满足不了你沁儿你就该直说的,这样江总多委屈啊,江总你说是吗?”欧卿祺笑吟吟的说,一字一句的重重的击打在宋芦的心口。

  欧卿祺不想这样说的,可是欧卿祺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怒气,只能放纵着自己说出了那些伤人的话,看到宋芦脸上的黯然,欧卿祺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丢到了绞肉机里撕扯一样的疼。

  宋芦难以置信的看着欧卿祺满脸含笑的说出这样的话,可是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只能任由眼里的泪水顺着脸流下,冰凉彻骨。

  欧卿祺很想宋芦大骂自己无耻,吼自己禽兽,然后哪怕就是打自己,可是只要宋芦可以告诉自己,事情不是这样的,只要宋芦有这样一句话,欧卿祺觉得自己就能继续心安理得的欺骗自己。

  可是宋芦没有,宋芦只是淡淡的看着欧卿祺,任由脸上的泪水席卷了脸上的血色,苍白得几乎透明的小脸上挂着绝望的微笑,看得欧卿祺的心揪疼,可是面上还是不为所动。

  江风闻言直接就涨红了脸色,欧卿祺讽刺自己跟宋芦偷情,尽管江风心里有借着这次的事让欧卿祺和宋芦离婚的想法,可是不代表欧卿祺可以这样放着自己的面肆无忌惮的侮辱宋芦。

  “欧总,麻烦你说话还是不要太难听了!宋芦是个女孩子!”江风站起来看着欧卿祺冷冷的说,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头。

  只有在和欧卿祺正面对上的时候,江风才能感受到来自欧卿祺的压力,那种从心底里泛起的凉意,一下一下的击退着江风的底气,让江风的目光不由自主的闪烁。

  酷匠#a网M%永=久免d费f}看小y+说T

  “我有说错什么吗?江总,这是我跟我太太之间的私事,哪怕你跟我太太有什么不一样的私交,这事儿你插手只怕也不好吧。”欧卿祺的语气很平稳,丝毫感觉不到其中的怒气,可是江风却感觉到了其中的刻骨凉意。

  “宋芦是我朋友!我不会让你这样侮辱她的!”江风的怒吼在欧卿祺的眼里就跟小孩子的哭闹一样的不可理喻,听到江风的话,欧卿祺突然就笑了。

  欧卿祺笑着走到宋芦的跟前,一步一步走得那么的用心,那么的艰难,感觉就像是走完这一段路程,就是一生的诀别一样的果敢,一样的绝望而心碎。

  欧卿祺伸手摩挲着宋芦的下巴,慢慢的加大了捏着宋芦的脸的力气,声音一如既往的魅惑暗哑:“沁儿,你说我说得对吗?”

  “欧卿祺!你快点放开宋芦!”江风看到宋芦被欧卿祺的手捏得变形了的脸,心疼的冲了上来朝着欧卿祺的侧脸就是一拳,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可是欧卿祺依旧不为所动,那种淡然的感觉就像是刚才的那一拳头不是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一样的淡定,依旧捏着宋芦的脸低声问:“沁儿,你说,我说得对吗?我亲爱的欧太太?”

  宋芦看着欧卿祺眼里的自己,被欧卿捏着下巴流泪的自己显得那么的狼狈,那么的不堪,在这双闪耀过耀眼的星光的眸子里,宋芦看到了欧卿祺对自己的不屑,对自己的鄙夷。

  “欧卿祺,我们真的要这样吗?”宋芦终于沙哑着嗓子说了这么一句话,惹得欧卿祺低低发笑:“沁儿,都是你逼我的,是逼我的,沁儿,你不该这样的。”

  江风觉得欧卿祺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危险的气息,按耐下心里的恐惧走到欧卿祺的跟前一把打开了欧卿祺捏着宋芦的手,这次江风的动作很顺利,几乎是没废什么力气欧卿祺就松开了自己的手。

  大概是没想到欧卿祺的配合,江风微微一愣,欧卿祺回头的瞬间江风就看到了欧卿祺脸上的痕迹,那个自己的拳头留下的痕迹,心里猛地一惊。

  欧卿祺的攻击丝毫不会显得花哨,简单粗暴,但是很高效,江风在欧卿祺的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不单单是宋芦觉得这样,江风的心里也明白,刚才的那一拳头,只怕是这人无心跟自己动手,不然江风根本就没有几乎碰到欧卿祺的身子。

  “好了欧卿祺你住手!我跟你回去,你住手!”宋芦突然就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喊声,简单几句话说完好像耗尽了自己全部力气,趴在自己的膝盖上无声的哭泣。

  欧卿祺闻言听话的停住了自己的拳头,连江风打过来的一拳也不回避,任由江风的拳头砸到了自己的脸上,笑容依旧。

  “沁儿都说了,那就不打了,走,我带你回家。”欧卿祺就像一个疯子,笑吟吟的看着泣不成声的宋芦低声说,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江风甚至觉得这种语调就应该是情人之间的呓语。

  江风觉得现在的欧卿祺很危险,本能的觉得宋芦跟欧卿祺回去肯定会出事儿,立马走到了宋芦的跟前拉住了宋芦急急的说:“宋芦,你不能跟他走!他疯了你知道吗?欧卿祺他是个疯子!”

  欧卿祺对江风对自己的评价不可置否的点头,笑容的温柔仿佛是洞房花烛夜一样的动人,眼底却带着疯狂的暗潮和毁灭一切的绝望,那样的歇斯底里。

  宋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手从江风的手里抽了出来,努力忽视自己脚上的伤,让自己的步子看起来不那么奇怪,跟在欧卿祺的身后,走出了房门。

  欧卿祺当然看到了宋芦步态不正常的模样,可是欧卿祺笑着忽视了宋芦的疼痛,看着跟在自己身后一瘸一拐的宋芦。

  欧卿祺的眼里浮现出报复性的冷笑:沁儿,脚再疼,会有我的心疼吗?沁儿,我心疼,你就陪我一起疼好不好?说好的,你要陪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