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同时也收到了来自宋耿秋的信息,不过内容截然相反,说的是宋芦和欧卿祺吵架了希望江风用一个朋友的身份去安慰安慰宋芦,也发了一个酒店的地址。

  江风就没有宋芦想的那么多,收到了信息之后就直接冲了出去,宋芦需要自己,这比什么都让江风感到开心,忘了思考宋芦那样的个性,又如何会再多看一眼自己过去式呢……

  宋芦到达酒店的时候心里猛地咯噔一下,感觉有点淡淡的不安,可是对于宋耿秋的盲目信任还是让宋芦放弃了自己一直以来都很准确的直觉。

  再次确认了房间号后宋芦就直接朝着电梯走过去,没有注意到一个人朝着自己的方向直直的冲了过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宋芦下意识的往旁边让开,没想到正好就撞到了一旁装着换洗的床单被套的车子上边,狠狠地倒在地上摔了一跤。

  如果不是发出的声响太大,宋芦直接觉得自己都能听到咔嚓的一声,脚都快扭断了,眼里瞬间就冒出了晶莹的泪花。

  ,更J新z最快M上…酷~匠C网}

  江风风尘仆仆的从酒店门口冲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宋芦扶着墙泪汪汪的造型,心里咯噔一下,猛地抽痛,三步并做两步跑到宋芦的跟前清晰的看到了宋芦眼底的泪花,心不自觉的颤抖。

  那个撞倒了宋芦的人趁着江风拉着宋芦不由分说的检查的时候趁乱溜走了,等到宋芦从江风突然出现的惊讶中回神的时候早就没有人影了,宋芦不由得没好气的瞪了江风一眼。

  宋芦泪汪汪的,一看就是受了委屈的模样,瞬间江风就对自己收到的那条短信深信不疑,看了看宋芦肿了起来的脚脖子,不问三不问四的上前一把抱起了宋芦朝着电梯走去。

  宋芦诧异江风突如其来的举动,急忙想要从江风的怀里挣扎出来,又怕引起太多的人的目光低声吼:“江风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宋芦因为脚脖子太疼,发出的声音也是闷闷的,带着淡淡的委屈,听得江风的心一抽一抽的闷疼,更不可能会把宋芦给放下来。

  “江风你干什么啊!你快放我下来!”江风不言不语的抱着宋芦往电梯里走,宋芦忙着从江风的怀里挣扎着想要出来,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有一个人在暗处拍下了两人的照片,眼里透出浓浓的阴狠。

  欧卿祺正在看着冒着热气的康师傅发呆,泡面什么的真的是太没有意思了好吧,没有自己的亲亲老婆陪着,吃什么都不香好吗?

  欧卿祺郁闷的敲打着康师傅通红的盒子,无奈的叹气:“真的是,如果沁儿在,那该有多好呐!就是吃泡面也不差呐……”

  欧卿祺眼里的笑意凝固在看到手机的短信的一瞬间,几乎就是刹那,欧卿祺挥手打落了桌上还冒着热气的泡面,拿上自己的车钥匙冲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宋菲把自己刚刚拍到的江风抱着宋芦的照片挑了两张角度暧昧的给欧卿祺发了过去,任由自己长长的指甲陷入自己的掌心,漫天的恨意吞噬着仅存的理智。

  “菲菲,事情都办好了吗?”白舒雅不放心宋菲,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宋菲的电话,生怕今天的计划出现了什么问题,急匆匆的问。

  宋菲听到白舒雅语气中的不确定,有些好笑,这样显而易见的结果有什么好忐忑的,江风怎么可能不顾宋芦的安危呢?他只是不在乎自己,只是不在乎自己而已。

  “不是早就猜到了结果的吗?有什么好紧张的。”宋菲的声音淡淡的,可是却无法忽视其中的寒意,白舒雅微微一顿,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白舒雅看了看病房里睡着了的宋耿秋,悄悄的删掉了自己用宋耿秋手机给宋芦和江风发的信息,无声的叹气:“菲菲,以后江风知道了你的好就好了,会好起来的。”

  宋菲不回答白舒雅的话,直接挂断了电话,合上的眼皮遮掩了眼底的滔天恨意:“宋芦,我会让你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白舒雅回到病房的时候发现睡着了的宋耿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不由得心中一惊,生怕自己刚才的举动被宋耿秋发现了,心里捏了一口气。

  宋耿秋看了看脸色不怎么好看白舒雅,若有所思的说:“这段时间你照顾我辛苦了,不行就找个护工吧,你回去好好休息。”

  宋耿秋的话里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白舒雅不由得舒了一口气,走到宋耿秋的身边轻轻的趴在宋耿秋的胸口叹息:“怎么,嫌弃我老了,伺候不动你了?”

  白舒雅说话的时候顺势把宋耿秋的手机塞到了宋耿秋的枕头底下,故作失落的低声说,宋耿秋闻言微微一愣。

  “这不是看你脸色不好看,生怕你累着了嘛?一把年纪了,还一天胡思乱想。”宋耿秋低声说了两句,白舒雅贴着宋耿秋胸口说:“只要你好好的,我怎么都行。”

  宋耿秋不再说话,看着空荡荡的病房想起了宋芦的情况,欧卿祺和宋芦的感情好,宋耿秋的心里松了一口气,对白舒雅的看法也少了不少,任由白舒雅趴在自己的心口低声呢喃。

  江风准确的走到那个宋芦也要去的那个房间的门口,并且按照宋耿秋说的法子打开了房门的时候,宋芦是真的淡定不起来了,一种怪异的不安逐渐笼罩在宋芦的心头,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一样。

  宋芦觉得今天这事儿有些蹊跷,不管怎么说,自己和江风都不应该会碰上的,如果江风也是来安慰宋菲的,那么自己来干什么?而且宋芦觉得,江风也不会来看宋菲好不好……

  宋芦想起了从头到尾那个被自己忽视了的很重要的人,宋芦觉得自己应该给宋耿秋打个电话确定一下到底是怎么了,这件事从开始到现在都给宋芦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江风的心里没有宋芦的疑问,看到宋芦闪烁的目光和疑惑的神情,江风的眼里划过一丝苦涩,二话不说伸手就要抱宋芦进去,结果宋芦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江风的手,江风的表情也微微凝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