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换作从前,有人告诉宋菲江风是一个习惯了夜不归宿而且还冷心冷情的男人,宋菲一定会觉得那别人嫉妒自己。

  可是如今就连宋菲自己都忍不住怀疑,江风到底是不是自己心目中想要的那个男人,如今骑虎难下,宋菲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宋菲从小就习惯了在白舒雅的安排下活着,接连遭受打击,宋菲的心里也有些承受不住。

  不知道是多少天江风没有回家之后,宋菲终于在江母的冷眼相待中爆发了自己堆积了太久的小姐脾气,发怒从江家跑了出来。

  白舒雅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宋菲,女儿眼里的憔悴和身形的消瘦狠狠的抽痛着白舒雅的心,说出的话也带上了丝丝冷意。

  “你怎么回事儿,发生什么了?”白舒雅看着宋菲沉声问,宋菲闻言身子不自觉的一僵,有些咬牙的说:“江风根本就不在乎我!你让我去勾引他直接就是毁了我一辈子的幸福!”

  白舒雅讶异于宋菲语气中显而易见的怨恨和愤怒,心里蹿起一股浓浓的失望:“你是说妈妈害你了是吗?你是我们亲生女儿我能害你是吗?当时你自己也是喜欢江风的不对吗?”

  宋菲不是很聪明,可是也不笨,自然知道白舒雅是自己唯一的依仗,可是如今怀着孩子还受气,宋菲实在是忍不了了,噼里啪啦的对着白舒雅说。

  “是,都是为了我好!江风天天在外边不回家,对我也是冷冰冰的,就怕跟我多说一句话就侮辱了他的嘴巴!这就是你的为我好!”

  宋菲说的内容超乎了白舒雅的想象,白舒雅以为最多就是江风不跟宋菲亲热,没想到江家对宋菲的态度也不甚亲热,沉声说:“你怀着江家的孩子,江家怎么可能不把你当宝?怎么回事儿,告诉妈妈。”

  白舒雅的语气软了下来,宋菲的鼻子一酸胀,含糊不清的说:“如果不是我被宋芦赶出公司了,江家敢这样对我吗?不就是捧高踩低的德行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来说去,最终的问题还是出在宋芦这里,白舒雅又何尝不知道宋菲被赶出公司的危害性。

  可是如今宋芦不松口,那些证据尽管说被自己压着没爆出来,可是宋菲的身份还是太过尴尬,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让宋菲光明正大的回到公司。

  “菲菲,江风对你是什么态度?”白舒雅觉得这事儿的重点还是得从江风这里下手,只要江风真心接受了宋菲,那么江家的人自然不会在为难宋菲了。

  一提起这事儿宋菲就恨得咬牙:“什么态度?江风一天心心念念的就是宋芦!哪里有空惦记我?”

  白舒雅闻言微微一愣,没想到江风还惦记着宋芦,轻轻嘬了一口茶,眸光暗沉:“那么,也许我们就应该从宋芦这里下手了。”

  尽管宋芦对欧卿祺曾经有过的那些花历史还是很不满,可是因为欧卿祺的强烈攻势,宋芦还是很不小心的缴械投降了,跟欧卿祺的关系又恢复到了那种可以插科打诨,还可以温柔调情的时候。

  杰瑞看着在自己面前肆意秀恩爱的欧卿祺和宋芦,不由得捏碎了手里的橘子,恨恨的说:“一群禽兽!臭不要脸的!凭什么你们吃饭我加班啊!有没有天理啊!”

  正在专心致志的喂食的欧卿祺抬头冷冷的撇了杰瑞一眼,接着把一块肉塞到宋芦的嘴里,不咸不淡的说:“那你说,这班你是加还是不加呢?”

  杰瑞很想说,我加你大爷!可是面对欧卿祺似笑非笑的目光,杰瑞自认为很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生命,咽了咽口水认命的低下了头,目光哀怨。

  宋芦好像终于感受到了杰瑞的的哀怨,轻轻发笑,对着理所当然的欧卿祺眨巴眨巴眼:“我吃饱了,别闹了,待会儿引起暴乱了哈!”

  欧卿祺对宋芦调笑的话不可置否的看了看杰瑞一眼,放下了自己喂食的筷子:“喏,吃不掉了,给你吃点。”

  吃着自己的那份便当,杰瑞心满意足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着低头说话的宋芦和欧卿祺身上的那种温情氛围,含糊不清的问:“话说,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呐?”

  欧卿祺的动作微微一顿,宋芦的眼里闪过一丝奇异的亮光,淡淡的说:“怎么,你看上谁了?”

  杰瑞好像听到了什么很搞笑的话一样对着宋芦哈哈大笑,满脸不屑的说:“怎么可能,我看得上的人还没出生呢!”

  “那小白呢?你怎么想的?”宋芦晃眼看到门后的那抹身影不死心的追问,杰瑞的笑声戛然而止,不可思议的看着宋芦说:“那就是我兄弟好吧,别闹。”

  “我喜欢的女人肯定是那种前边波涛汹涌,后边挺翘成峰的那种极致美人好吧,就张小白那样没胸没屁股的,绝对是单纯的兄弟关系好吗?别闹……”说要杰瑞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换来了欧卿祺的一个白眼。

  宋芦突然就不知道,自己刚刚问的那个问题对不对了,看着门后那个僵硬的身影,宋芦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着杰瑞呵呵一笑。

  “真的,宋芦你认识那种身材特别好的,女人味特别足的女人吗?如果是能玩一夜情的最好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才是人生的极致追求好吧!还有……什么声音?”杰瑞的话被门外的一声闷响打断,奇怪的回头看着门后边。

  宋芦收回了自己从听到那句万花丛中过就掐在欧卿祺的腰上的手,皮笑肉不笑的说:“有耗子,没什么。”

  酷*☆匠网A正版tq首G发W

  “耗子?公司会有耗子吗?”对宋芦蹩脚的借口杰瑞表示无力接受,低声吐槽,顺便鄙视了一把宋芦撒谎都不动脑子的行为。

  无辜承受了自己媳妇儿的怒火的欧卿祺没好气的瞪了还在不明所以的杰瑞,颇有些报复性的说:“话说,刚才小白在外边,不知道对你的演讲有什么独特的看法,如果不是突然走了的话,估计可以来个深刻的交流。”

  什么叫做心碎的声音,杰瑞觉得自己一瞬间就领略到了心碎的真谛,啪嗒一声,杰瑞难以置信的看着满脸笑意的欧卿祺,艰难的吞了一下口水,用目光咨询:你丫的开玩笑的对不对?

  欧卿祺不屑的甩了一个眼刀子,撇嘴:老子需要开这样没技术的玩笑?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好不好!

  杰瑞从座位上蹦起来二话不说冲出了大门,看到门口洒落的咖啡和飘荡着的那股熟悉的味道,杰瑞直接觉得生无可恋,恨不得仰天长啸:天要亡我好不好……我真的只是开玩笑的啊!

  看着杰瑞慌忙追走的身影,宋芦好笑的挑眉:“他真的是万花丛中过的?”欧卿祺又不傻,自己刚刚才被掐了一下,连连摇头,语气不屑的说:“狗屁!他连恋爱都没谈过,有个鬼的万花丛!”

  宋芦似笑非笑的在欧卿祺的脸上捏了一下,对着欧卿祺露出了自己整齐的小米牙,笑吟吟的说:“对呵,是你万花丛中过才对,我要回家了,你忙着哈!”

  看着宋芦潇洒的背影,再低头看自己面前的高高的文件堆,欧卿祺真的很想把杰瑞拽过来鞭尸好吧,真的是鞭尸,被你害死了好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