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肚子里窝了一肚子的气,欧卿祺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宋芦看见自己死活就是没有好脸色,每天苦巴巴的皱着一张脸毫无压力的摧残无辜的众人。

  没办法,在一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小虾的时代,承受来自上司的怒火真的是必修课好吧。

  又一天,宋芦对着百忙之中抽出空跑来跟自己献殷勤的欧卿祺翻了一个赤裸裸的不加掩饰的大白眼,拉上了一旁笑吟吟的林夕扭头就走,欧卿祺看着自己媳妇儿离开的潇洒背影,心里那叫北风那个吹……

  欧卿祺觉得这件事情的重点在林夕的身上,就是这个女人出现了之后宋芦才对自己越来越冷淡的好吧。

  而且欧卿祺还机智的发现了自从这个叫做林夕的有夫之妇出现了之后,宋芦就不跟自己玩了,每天的空闲时间都是跟林夕在一起的。

  更g新^s最j+快,\上*酷》匠网…

  从前欧卿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情敌居然会是一个女人,一个有夫之妇居然成为了跟自己抢媳妇儿的人物,欧卿祺直接就是想哭死在马路边。

  面对林夕临走前回头的挑衅一笑,欧卿祺深刻的接收到了来自林夕的嘲笑,叔叔可忍,婶婶也忍不了了,所以欧卿祺当机立断的给林哲发了一条简讯,然后挂着阴森森的笑容坐在咖啡馆里等着。

  当两个女人之间的感情到达了一定的境界,是可以做到完全的忽视自己的丈夫的就像林夕和宋芦。

  所以林夕和宋芦玩得很开心好多天都不回家之后,也粗心到没有发现自己老公一张明显欲求不满的脸和哀怨的小眼神。

  林夕这个缺心眼的货还开心得不行,因为自己成功隔应到了欧卿祺,然后用一种极其英勇的姿态拿上了自己的东西,跑到了欧家陪住。

  陪着宋芦住,也为了更加隔应欧卿祺,然后林哲这个正牌老公遭到了绝对的无视,欧卿祺受到了超过一万点的伤害。

  收到了欧卿祺的信息林哲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朝着欧卿祺说的那个地方开跑,开玩笑,终于有人跟自己一样忍不住了好吧,这种独守空房的罪真的不要太可怕了。

  看到了欧卿祺眼里通红的血丝的时候林哲明显愣了一下,看清林哲眼底的黑青时欧卿祺也懵了三秒钟,然后就是两个同病相怜的男人的相视而笑,绝对的苦笑。

  “欧总,你看这事儿……”林哲坐在欧卿祺的对面开门见山的说,这种事早点解决早点好,这样拖着,林哲觉得自己真的会因为欲求不满而爆体身亡。

  欧卿祺也喜欢林哲的态度,天知道欧卿祺现在有多想把林夕那个女人从自己家里扔出去,最好是林哲自己领回家好吧,这样和平的方式真的是不要太美好了。

  “我觉得,再让她们两个这样相处下去不利于夫妻间的感情发展,林总觉得呢?”欧卿祺笑得像一只老狐狸,嘴角都勾着阴险的味道。

  林哲感同身受深以为然的点头,看着欧卿祺的目光多了一分探究,欧卿祺抬头对视一笑,两人的目光在空中隔空厮杀。

  林哲:如果不是你媳妇儿,我老婆能不回家让我一个人独守空房?

  欧卿祺:如果不是你媳妇儿,我老婆能把我赶出卧室睡书房还没一个吻?

  “那欧总看应该怎么处理呢?”林哲笑得老谋深算,开玩笑,林夕正在兴头上,林哲可不敢去惹,生气了怎么哄,这种坏事得让欧卿祺自己来,反正这个人在林夕心里就是个反面人物。

  欧卿祺也知道林哲的顾虑,想让马儿跑的快,还是得给马儿吃草呐,所以欧卿祺毫不犹豫的放大招:“听说夫人喜欢奥帕斯的音乐会,恰好我有两张在法国会场的门票,林总只要邀请太太一起去就好了。”

  林哲闻言微微瘪嘴,骗鬼啊恰好,只怕这两张票没让欧卿祺少花心思,瞬间林哲的心情就愉快了不少。

  “如果夕夕执意带着宋芦去呢?”林哲皱眉说,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结果欧卿祺胸有成竹的说:“只要你把林夕带走就行了,剩下的,我自然有法子让宋芦跟着走不了。”

  人来人往的机场,林夕拉着一个行李箱不满的冲着话筒嘟哝:“你怎么突然来不了啊!那我怎么办?”

  电话另外一头的宋芦一边快速的收拾东西一边充满了歉意的说:“夕夕,对不起,公司临时有事,我必须过去,我给林哲打电话了,林哲陪你去哈!”

  林夕这时候才想起了自己还有个便宜老公,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可是还是对着话筒嘟哝不清的抱怨,欧卿祺怎么那么没用啊!林哲就从来不让自己操心公司的事好吧!

  “夕夕,我们走吧。”林哲穿越人海款款而来,伸手揉了揉林夕的头顶,看着属于自己一个人的老婆,林哲心里第一次觉得欧卿祺也不是那么的不靠谱。

  可是林夕看着林哲身后的行李箱疑惑的皱眉:“你怎么那么快……”林哲微微一顿,放大了脸上的笑容说:“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哈,不是想去很久了的吗?这次我陪你在外边多玩一段时间再回来,夕夕说好不好?”

  听到林哲要陪自己玩很长一段时间,林夕瞬间就发挥了大傻子的完美功力,把刚才的疑问给抛弃在人海里,满脑子的计划着要去哪里玩才可以。

  拉着林夕软绵绵的手,林哲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林夕没有接着追问,林哲怎么可以告诉林夕,自己今天太激动了,一大早就跑来机场等着的呢……

  欧卿祺收到林哲发来的登机短信,阴森森的勾起了唇角,想起那个让自己头疼的小东西,幽深的眸子里飘过一丝寒意:“小兔子,不乖可是会被惩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