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后发生了什么事,宋芦不知道,不过第二天宋芦看到杰瑞的时候就发现了杰瑞看自己的目光比较诡异,就像是原配看小三儿,透着浓浓的怨气。

  工地上发生的事是不可能瞒得住的,而且欧卿祺根本就没有打算隐瞒其中的曲折离奇,欧卿祺雷厉风行的第二天一早就针对这次的事件召开了公司高层会议,公司上下一片风声鹤唳。

  宋芦没兴趣去看欧凡和欧卿祺的撕逼大战,兴趣怏怏的拒绝了欧卿祺的邀请,赖床不起,毫无心理压力用自己昨天受到了惊吓的理由把工作丢给了杰瑞。

  宋芦自己眯眼看着窗外的明媚阳光,百无聊赖的把玩着自己的头发,思考自己应该怎么打发自己难得的闲暇时光。

  林夕觉得自己的感情遭到了宋芦那个无耻的骗子的欺骗,尽管在宋芦睡着了之后欧卿祺给林哲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

  可是林夕还是拧巴得一整夜不肯睡觉,被宋芦气得不轻,眼巴巴的等着天亮,一大早的就跑到了欧氏去找宋芦。

  林哲没办法,拧不过自己的亲亲老婆,只能是亲自把林夕送到了欧氏,陪着自己犯犟的媳妇儿。

  林夕运气很好,还没有被门口的保安大叔拦住,就看到了低着头看文件身后跟着一片乌泱泱的人的欧卿祺,林夕跟欧卿祺可不会有什么好客气的,直接开口就问:“欧卿祺,宋芦呢?”

  在欧卿祺还不认识林夕的时候,林夕就已经在心里给欧卿祺打上了一个人渣的标签,彻底的拉入了黑名单。

  欧卿祺不认识林夕,可是知道林哲,商场就那么大,太多的关系都是交叉混杂的,对于林夕的问话欧卿祺微微挑眉,沉声说:“你是?”

  “我问你宋芦呢?我找她有事。”林夕气鼓鼓的说,林哲急忙伸手拍了拍林夕的后背,充满歉意的对着欧卿祺说:“欧总,我太太和宋芦是好朋友,听说了昨天的事不放心宋芦特意过来看看,宋芦现在在吗?”

  林夕既然是宋芦的朋友,欧卿祺的脸色瞬间就缓和了不少,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了跟在自己身后的杰瑞。

  欧卿祺浅笑着说:“沁儿在家休息呢,今天不上班,我让人送你去家里吧,我这几天有点忙,有个人陪着沁儿,我放心些。”

  林夕对欧卿祺的话不可置否,这个男人的话可不可信,林夕微微撇嘴,林哲不好意思的对着欧卿祺笑了笑,轻说:“那就谢谢欧总了,给你添麻烦了。”

  欧卿祺笑着摆手,悄悄记住了林夕对自己的敌意和不屑,稍微想了想就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心里叫苦不迭,面上却笑得越发的和善。

  看着林夕在林哲的牵引下往外走,临走前还不忘甩自己一个恶狠狠的白眼,毫无阻碍的接收到林夕的厌恶的欧卿祺就无声的苦笑,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吗?

  宋芦在王叔的精心照顾下吃得饱饱的躺在沙发上挺尸,长长的叹息感慨自己的悠闲生活,如果每天都可以这样,不用忙得鸡飞狗跳的,那该有多好啊!

  林夕成为了那个破坏宋芦美好的生活的恶魔,林夕进门看到宋芦安然自在的躺在沙发上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就跟个五颜六色的调色盘一样的精彩。

  “宋芦!你是找死是不是!”听到如此不和谐的噪音,宋芦到底不起来了,瞬间就想起了昨天自己干的事,心里猛地升起一股寒意,惨了……

  在绝对的暴力和怒火面前,除了装死宋芦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有什么别措施,可是林夕是不会被宋芦的伪善欺骗的。

  林夕二话不说冲到了宋芦的跟前一把提起了宋芦的衣领,看着笑吟吟的宋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敞开了嗓子大吼:“宋芦!姑奶奶我要撕了你!”

  “夕夕,别闹,饿了吗?我去给你做点吃的,来来,快坐下。”宋芦毫无压力的献媚,努力安抚暴走的林夕,心里后悔不迭的哀嚎。

  林夕真的是有点饿了,吃着宋芦亲手做的当成早饭的午饭,一边含糊不清的数落宋芦,宋芦难得乖巧的连连点头,一幅我知道自己错了的表情,乖巧得就像老鼠见了猫。

  “我就跟你说,欧卿祺那个混账玩意儿不行,离了得了,牵扯不清的干什么啊!一天给你整点破事儿,你还不嫌自己累得慌,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有这种受虐体质呢?”林夕对着宋芦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磨牙说。

  宋芦无语的朝着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想起欧卿祺心里猛地一顿,淡淡的看着林夕说:“赶紧吃你的东西,话多。”

  “我去,合着你不会真的是爱上欧卿祺了吧?”林夕不可思议的看着宋芦,成功捕捉到宋芦眼里一闪而过的心虚,惊讶的睁大的眼睛。

  宋芦没好气的往林夕的嘴里塞了一块蘑菇,自己抬起水杯喝了一口气说:“不说这事儿行吗真是,难得在一起就不能说点别的?”

  对宋芦转移话题的牵强和蹩脚的功力,林夕不屑的撇嘴,看着宋芦的目光多了一丝深思,想了想还是咬牙说:“宋芦,欧卿祺那个人,不适合做爱人,心太花了点呐……”

  闻言宋芦喝水的动作微微一顿,目光闪烁着淡淡的幽光,心里冷叹:是呀,我还忘了,欧家的绯闻少爷,能不花吗……

  最h/新(章5~节c.上H酷。匠Si网=

  正在英明神武的在会议室里大显神威的欧卿祺猛地打了一个喷嚏,后背上蜿蜒升起一股寒意,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过后两天宋芦的生活真的是达到了人生巅峰,因为之前事,宋芦就直接不去欧氏上班了,专心致志的帮宋耿秋处理公司的事,空余下来的时间就和林夕扫荡各大商场肆意享受着败家的乐趣。

  宋芦的败家是有原因的,事情要追溯到那张在宋芦生日的时候欧卿祺送给宋芦的生日礼物,那张曾经被宋芦嫌弃的黑卡。

  林夕在宋芦的卧室里找衣服的时候好死不死的发现了那张积灰了的黑卡,用一种看外来奇葩生物的目光打量着一脸坦然的宋芦,深深地觉得宋芦辜负了天下女人的殷切希望。

  然后开启了洗脑模式,让宋芦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不花钱是一个多罪无可恕的错误,特别是不花一个花心萝卜的钱,直接就是罪该万死好吗?

  然后在林夕的虚心引导下,宋芦走上了一条坚定不移的败家之路,而且每次花钱的时候都会想起欧卿祺为别的女人一掷千金的场景,心口憋着一口闷气。

  所以宋芦越花钱,越生气,导致看到欧卿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好脸色,尽管忙得四脚朝天的欧卿祺也敏锐的感受到了来自宋芦的冷落和敌意,百思不得其解。

  某天欧卿祺终于闲了一会儿,看着自己手机上长长的账单,不解的皱眉:“沁儿怎么了,难道是钱不够花吗?怎么都不理我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