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儿在哪!如果宋芦出事,欧卿祺我就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要跟你拼命!”宋耿秋一向风度翩翩的儒雅的脸涨红得变成了猪肝色,冲着话筒大吼。

  吓得专心幸灾乐祸的宋菲手一滑,就用自己削苹果的刀在自己的手上留了一个长长的伤口,失声尖叫了一声,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宋菲的悲惨世界。

  导致宋菲苦逼兮兮的耷拉着一张脸自己去找医生给自己包扎,对宋芦的怨恨瞬间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莫名被用性命威胁的欧卿祺表示自己也很蒙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吧,可是骂人的这个是宋耿秋好吗,宋芦的亲亲老爸,欧卿祺再蒙逼,也只能提起笑脸回话。

  “爸爸,沁儿没事,她就在我旁边呢。”欧卿祺奇怪的看了一眼还在低声啜泣的宋芦一眼,忙里抽闲的摸了摸宋芦毛茸茸的脑袋,又被宋耿秋吼得一愣愣的。

  欧卿祺这话中带着明显的遮掩成分,宋耿秋怒气冲天的大吼:“欧卿祺,我女儿到底怎么了!”

  宋芦不知道宋耿秋跟欧卿祺说了什么,可是欧卿祺的面部表情实在太丰富了,宋芦渐渐停住了哭泣,红着眼睛不解的看着欧卿祺。

  “那个,爸爸……”

  “你立马让宋芦接电话!不然我立马就过来!”宋耿秋中气十足的冲着话筒吼,丝毫看不出是一个大病初最愈的人。

  欧卿祺无奈于宋耿秋的坚持,同时也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个老丈人丝毫没有看起来那么儒雅好吧,这种暴走的状态,就是和过世了的欧老爷子比,绝对也不会输的好吗……

  “欧卿祺!老子告诉你……”宋芦懵懵的揉了揉鼻子,沙哑着嗓音喊了一声爸爸,然后世界都安静了。

  宋芦拿着手机背对着欧卿祺跟宋耿秋不知道说什么,欧卿祺无奈看着那个在门口徘徊了好久的工地负责人,抬步走出了房间。

  宋耿秋挂断了电话的时候表情绝对称不上太美好,一旁始终在观察情况的林夕如果不是林哲拦着,估计在宋耿秋吼第一声的时候就要找称手的武器,跟着宋耿秋闯大营拯救宋芦那个小虾米于欧卿祺那个万年大坑中,宋耿秋看到林夕和林哲眼里的焦急,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有些郁闷的说:“误会……都是误会……”瞬间一个天雷滚滚,打得林夕林哲外焦里嫩。

  林夕僵硬着一张来不及收回愤怒的脸喃喃的嘀咕:“误会……”宋耿秋尴尬的红了一张老脸,心里把欧卿祺那个罪魁祸首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最后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处理的宋芦不知道,因为挂断了电话之后宋芦好久都等不到欧卿祺回来,吃了欧卿祺让人给送来的饭,一整天神经的高度紧绷让宋芦累到了极致,趴在桌子上等欧卿祺的时候就睡着了。

  a9更新T最`快上%《酷》匠$$网

  因为欧卿祺的突然出现和强势态度,原本很占优势的工人的气势瞬间就矮了一大截,本来就是在某些有心人的鼓动下才有的暴乱,经过欧卿祺的一敲二罚三调解,场面瞬间就和平了。

  小白同学叫的警察也在欧卿祺处理事情的时候赶到,秉着千万不能得罪欧家二少爷的态度,把那个企图伤宋芦的男人给五花大绑的带走了,欧卿祺雷厉风行和说一不二的手段,又让一批人老实了。

  欧卿祺的办事效率很高,可是也折腾到了深夜,当小白实在是忍不住想要知道杰瑞怎么了的时候,就看到在不远处的前方,有一个跛脚的人影一步三跳的朝着自己这边的方向走过来。

  看起来真的是很滑稽,很搞笑,还带着那么一丢丢淡淡的吓人,不过小白不是胆小的人,定睛一看,就发现那个模糊的人影有点眼熟。

  再仔细一看,随着那人一步一顿的前进,小白终于看清了那个人是谁,被欧卿祺遗忘了太久的杰瑞,终于在欧卿祺的抛弃下独自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并且在被野狼给解决了之前,从那个荒郊野岭重新回归到文明社会,看到了目瞪口呆的小白。

  奔波了好久好久,终于看到了除了自己一个人之外可以叫做人的生物,杰瑞的内心真的是不要太激动了。

  当即忘记了自己一瘸一拐的腿,想要朝着小白飞奔而去,然后华丽丽的摔倒在地上,和大地母亲来了一个深情的拥抱。

  吃着并不热乎的冷饭冷菜,杰瑞的心里的悲伤直接就是逆流成河,话说欧卿祺不顾情义抛弃了杰瑞独自奔赴远方之后,杰瑞暗中估计了一下下欧卿祺的脚程。

  然后安心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等欧卿祺踩着五彩祥云回去拯救自己脱离于无边的黑暗中。

  心里算计着自己到底要吃些什么好吃的弥补一下自己饱受摧残的肚子,想着太多美好的食物,杰瑞终于顶不住睡着了。

  杰瑞从来都不肯承认自己的方向感很差,可是当一个人的时候杰瑞也是可以流着泪承认,原来自己是真的路痴啊……

  不过是睡了一小觉,杰瑞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往哪边走了,或者说,欧卿祺到底是往哪边走的,在只有两条小路的时候,杰瑞很神奇的迷路了。

  因为分不清方向,杰瑞到底坐在原地等了多久杰瑞自己都不清楚了,只知道自己的肚子饿得叫了一回又一回,然后自己还是没有能看到那个说好了要来拯救自己的男人……

  终于在杰瑞再也忍不住自己主动开始找路,并且在走错一条路并且是走到尽头才发现错了的时候,终于找到了对的路。

  然后在摸黑赶路的过程中因为一条不知道是狗还是狼的物种惊吓,成功的丢了自己的眼镜,用一个摘了眼镜就等于半个瞎子的实力一路摸爬滚打,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中途还把自己的脚给崴了。

  欧卿祺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杰瑞埋头吃饭,小白眼里闪烁着浓浓的诡异的光芒的场景,欧卿祺看着杰瑞,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猛地眼睛一亮,脚步微微踉跄。

  “欧卿祺!你他妈给我站住!”杰瑞发现了想要趁着自己不注意逃跑的欧卿祺。

  惊天怒吼从一个暗黑的小房子里响起,声音大到都惊扰了睡梦中的宋芦,不安分的伸手揉了揉鼻子。

  “呵呵,你回来了啊……”欧卿祺努力维持着自己脸上的淡定,可是心里的心虚怎么也遮掩不住。

  杰瑞用自己半报废的身子拖到了欧卿祺的跟前,一把抓住了欧卿祺的衣领,咬牙切齿的吼:“欧卿祺!你个臭不要脸的混账玩意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