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距离欧卿祺最近,深刻的感受到了来自欧卿祺的强大压力,也因为猛地松了一口气才后知后觉的为刚才的事情感到害怕,额头上冒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小脸也猛地变得煞白。

  欧卿祺如刀似箭一样的目光从沉默的人群中扫过,留下一片浓浓的杀气,感受到怀中人儿的颤抖紧了紧自己抱着宋芦的手,轻声在宋芦的耳边安慰:“沁儿,没事了,有我在,没事儿了。”

  听到欧卿祺沉沉的嗓音,宋芦就像走失的孩子终于见到了自己最依赖的人一样的情绪失控。

  直接面对生死的可怕让宋芦几乎是绷不住自己的神经,趴在欧卿祺的胸口发出闷闷的哭声,一下一下的把欧卿祺的心都给哭碎了。

  “负责人出来,我欧卿祺就在这里有什么话跟我说,要耍刀还是弄枪冲我来!”欧卿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怒气,也许是欧卿祺的煞气太凶狠,刚刚还在理直气壮的人都瞬间不作声,深深地埋着脑袋。

  “二少爷,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一个长相猥琐得实在是让宋芦看了第一眼不想再看第二眼的男人站到了人群之前,有些畏畏缩缩的对着欧卿祺说。

  宋芦抽空从欧卿祺的怀里抬起了脑袋看了一眼,看到这个人后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垂在身子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感到莫名的心寒,为了除掉欧卿祺,欧凡当真是不择手段呐……

  “卿祺,我累了,待会儿说好吗?”宋芦软绵绵的趴在欧卿祺的胸口闷闷的说,打断了欧卿祺想要对那个男人说的话。

  欧卿祺低头看到了宋芦苍白得几乎透明的小脸,心里猛地升起一股后怕,欧卿祺不敢想,如果自己没有及时把那个站在自己旁边的人的手机给扔了出去。

  砸到拿刀的那个人的手,宋芦如果真的因为自己的原因受了伤,那么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

  对于宋芦的请求,欧卿祺完全没有抵抗力,于是光明正大的扔下了一群等着做主的民工,俯身抱着宋芦就走了,。

  同时也忘记了还在荒郊野外苦苦等待自己的救援的杰瑞,以至于事后宋芦被某人说了好长时间的红颜祸水。

  林哲到了医院,看到的就是宋菲在给宋耿秋削苹果的场景,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林夕的影响太深,反正林哲看宋菲也是怎么看都不顺眼。

  而林夕的不爽则是表达得更加的明显,对着宋菲哼了一声就走到了宋耿秋的身边拽住了宋耿秋的胳膊撒娇:“宋叔叔,您好些了吗?我的婚礼您都没有去呢,抽空可得把给我的红包给我补上。”

  宋菲莫名其妙的被林夕白了一眼,咬牙切齿的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赤红着双眼瞪着抓着宋耿秋撒娇的林夕,恨不得把林夕当做自己嘴里的苹果,嘎嘣嘎嘣给嚼碎了才觉得解恨。

  对于宋芦的这个好朋友,宋耿秋一向也是很宽松的,哈哈一笑摸了摸林夕的脑袋若有所思的说:“小夕想要多大的红包,叔叔给你发,一转眼都嫁人了,真是女大不中留了啊!”

  林哲走到宋耿秋的身边对着宋耿秋微微弯腰,轻声说:“宋叔叔好,我是林哲。”

  宋耿秋看了一眼俊秀的林哲,微微点头,林哲稍微顿了顿,对着宋耿秋说:“叔叔,今天过来是因为宋芦交待有点事想要请您帮忙,欧卿祺公司了点问题,也许需要您的帮忙。”

  随着林哲的述说,宋耿秋闻言神色逐渐变得凝重,听到宋芦去了工地立马就打通了宋芦的电话,整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同时也因为宋耿秋的动作,整个房间里的气氛也变得紧张了不少,林夕屏住呼吸听着手机的嘟嘟声。

  1=更:J新$o最"快上酷匠_、网j

  欧卿祺看着在自己怀里哭得都打嗝了的宋芦,脸色阴沉得可怕,手紧紧的搂着宋芦的腰肢,一下一下的在宋芦的脸上额头上印下一个个重重的吻。

  “沁儿,我在这儿呢,别怕,沁儿,我在,沁儿……”宋芦这个时候才觉得害怕,哭得不歇气儿,当然其中也不排除宋芦发现了欧卿祺的怒气,借哭来表达自己的可怜,让欧卿祺不忍心骂自己。

  越哭宋芦就越伤心,一声声喊得欧卿祺的心都碎了,眼里的心疼都快溢出来,将宋芦整个人都沉浸在其中。

  “欧卿祺……呜呜……呜呜……”欧卿祺紧紧的抱着宋芦,在宋芦布满泪水的脸上啃了一口,沉声说:“好了,沁儿不哭了,再哭我打你屁股了哈!”

  闻言宋芦就更委屈了,红彤彤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抽抽嗒嗒的吸气,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电话就响了,欧卿祺无奈的拿过手机:“喂,怎么了?”

  宋芦的手机是欧卿祺接的,按道理说这是很正常的,毕竟人家是夫妻不是,可是如今一个失踪了的人接着一个本应该存在的人的手机,宋耿秋有点不淡定了。

  “沁儿呢?”宋耿秋急急的问,欧卿祺不解的挑眉,用口型问宋芦要不要接电话,宋芦抽嗒着鼻子摇头,差点没把自己的小鼻涕扔到了欧卿祺的衣服上。

  “爸爸,沁儿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有什么事跟我说也一样,待会儿我让她给您回电话您看行吗?”

  欧卿祺斟酌着词汇小心翼翼的跟宋耿秋说,这样惊心动魄的事就完全没必要让长辈知道好吧。

  然而欧卿祺的小心翼翼彻底的扯断了宋耿秋心里紧绷着的那根神经,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欧卿祺就遭受了来自老丈人的第一次怒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