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知道你是二少奶奶,二少爷今天骗了我们没来,你又是什么意思?”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中响起,打破了刚刚恢复的平静,宋芦顺着声音抬头看着那个说话的男人,眼里划过一丝寒意。

  “我丈夫临时有事所以失约了,我代表他给大家道歉了,有什么事跟我说也是一样的效果,有什么区别吗?”宋芦语调不变,笑容依旧的轻问,一字一句间却带着无法忽视的威严。

  酷Ga匠…R网:k正he版"首发

  那个看不清脸的男人似乎很不屑宋芦的话,嘲讽的呸了一声,仿佛带着无数的怒火和恨意的对着宋芦怒吼。

  “笑话!跟你说了你和给我们解决吗?今天差点死人了你知不知道!你们赚材料的差价,就是在用工人的生命开玩笑!解决?你怎么给我们解决?!”

  宋芦的眸光微微变暗,看着那个男人的目光充满了意味深长的感觉,一个普通的民工表现得如此有正义感,宋芦觉得自己到底是应该说点什么才好呢?真的是社会奔赴小康,人民素质提高了吗?

  “这位先生,还希望你慎言,今天发生的事是一个意外,至于材料差价这件事当真就是子虚乌有的,公司还在调查中的问题,你这样明目张胆的大放厥词,我想,也许我可以起诉你诬陷。”

  那个男人还不死心,在周围都安静了下来的时候充满了挑衅意味的说:“调查?公司是你家的,你要怎么查不都是你的事儿?”

  宋芦越发的觉得,这人不会是一个普通的民工,现代的民工都那么有同情心了吗?宋可不会傻乎乎的这样认为。

  这样有恃无恐的挑衅自己,明显就是有所依仗,而背后怂恿这人出来捣乱的到底是谁,就真的值得好好思考了。

  “这位先生,公司是欧凡做主,这种事我说了也不算,如果非要讨论的话,估计还要要找到欧凡才行,你说是吗?”

  那个男人听到欧凡的名字的时候眼神微微凝滞,飘过一抹慌乱,宋芦的心头一凉,随即升起一股凉意。

  欧凡当真是如此容不下欧卿祺吗?这种事情只要真的查实了,那么欧卿祺可以说就是毁了一大半的事业,欧凡的心,不可谓不毒啊!

  在那个男人的怂恿下,原本平静下来的人群又开始了明显的骚动,宋芦刚要开口说什么,就看到一个人朝着自己的方向冲了过来,重点是面目狰狞的拿着一把小刀。

  联系一下自己听说过的民工闹事的场景,宋芦瞬间就明白了,自己丫的碰上硬钉子了,而且还是那种目的很明确,针对自己的硬钉子。

  从来没有一个时候,宋芦觉得人多真的很烦,而且是在人多得自己根本就没法逃的时候,宋芦真的是很痛恨开放的二胎政策,要那么多人干什么啊!

  周围开始了莫名的骚动,吵得宋芦头疼,宋芦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冲到了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挪不动步子的宋芦苦笑不得的勾起了嘴角,心里无力的吐槽:真的要让英明神武的我牺牲在这里吗?这样真的好吗……

  欧卿祺看到那个男人手里闪烁着寒光的时候整个人的心跳都停了,瞬间都忘记了怎么呼吸,恨不得自己的背上长了一双翅膀。自己可以立即飞到宋芦的跟前为宋芦挡下所有的危险。

  “沁儿小心!”宋芦百乱之中听到了欧卿祺的喊声,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了形象悲惨的欧卿祺,看清了那双始终波澜不惊的眸子里几乎快要喷薄而出的焦急痛心。

  宋芦几乎是在刀子快要到达自己跟前的时候就愣住了,作为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好青年,宋芦是真的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碰上这样诡异的事情,会有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刺到了自己心口。

  宋芦实在是太清楚自己的实力了,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躲开的机会,宋芦认命的苦笑着闭上了眼睛,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从心口传来,转眼间跌入了一个充满了风尘气息的怀抱。

  宋芦突然就觉得很庆幸,自己不是被人用小刀刺死的,是被欧卿祺勒死的……

  发生了类似凶杀这样的恶性事件,哪怕是那些跟着发起混乱的人也蒙了,之前还在乱哄哄的场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其实在场的人不管是真的有事情,还是浑水摸鱼的,都没想过以命相搏。

  就是宋芦来之前最坏的打算也就是挨打而已,仅此而已……现在几乎就是要发生了凶杀案,尽管没有成功,可是在场的一些还有理智的人反应过来了都手忙脚乱的把那个想要伤宋芦的男人给抓了起来,场面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欧卿祺变成了一个散发着冷气的大冰窖,这个问题的存在让宋芦感到很悲伤,但是宋芦觉得自己吊在半空中心终于落地了,安心的任由欧卿祺紧紧的勒着自己,任由两人呼吸彼此交织混合。

  “杰瑞,报警,然后让医生过来,顺便通知律师,这里的人一个个的都给老子抓了!说不清今天是谁要伤我老婆,都给我进去蹲着!”

  安静了好半天,欧卿祺突然就爆发了,冷冷的话语中夹杂着浓浓的怒气,让人丝毫不敢怀疑欧卿祺的话的真实性。

  耳边没有杰瑞的回答,欧卿祺不悦的皱眉,把宋芦按到自己的怀里,抬头看着自己的身后杰瑞习惯站着的位置,结果发现那人不在,猛然间想起了那人被自己丢在路上了貌似,额头抽空滑过无数黑线……

  一向跟欧卿祺不对盘并且不怎么愿意搭理欧卿祺的小白目睹了事情的全部过程,听到欧卿祺的话气冲冲的铁青着脸打通了警察局的电话。

  其他的选择了自动的系统性忽视,因为小白不知道医生和律师的电话,而且小白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问欧卿祺,那种神鬼近身一律绞杀的杀气实在是太可怕了,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小白选择了沉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