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梳理着今天发生的事,捕捉着其中的蛛丝马迹,可是脑海中满满的围绕的都是那个男子的身影,根本就没办法思考,不由得一阵心烦意燥。

  “二少奶奶,您要找的人来了。”因为担心工地的情况失控,宋芦也没有直接到工地上去,只是暗中找了如今正在焦头烂额的包工头。

  宋芦看着那个双眼赤红满脸的疲惫的男人走进来的时候眸光微微一暗,走到简陋的椅子上坐下,一言不发。

  工地一样的地方,平日里都是百八十年不会来一个上边的人的,因为没有谁不嫌弃工地埋汰,可是这段时间因为材料上出现的问题,连带着已经完工的楼盘的质量都遭到了质疑。

  重点就是今天早上居然出现了搭建好了的架子坍塌的事故,尽管没有出现伤亡,可是还是造成了严重的人心惶惶。

  而且顺着这次曝光出来的材料质量问题的时候还抓出了一个私吞民工工资的主管,因为各种突然爆出来的事情,民工对公司上层的不满达到了顶点。

  这些事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管有没有蹊跷的地方,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外界的竞争对手也在趁机打压欧氏,而这次的负责人就是欧卿祺。

  各种压力和来自各方面的打压报复,宋芦不知道欧卿祺到底是内心有多强大才能在昨天还若无其事的回家陪自己吃饭,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预兆。

  宋芦觉得,如果不是自己突然知道了,估计欧卿祺根本就不打算告诉自己,被人小心翼翼的保护的感觉很奇怪,却让宋芦的心头酸酸的,眼眶微热。

  能够在商场上立住脚并且踩着别人往上爬,欧卿祺的仇人必定不会少,就是同样姓欧的,只怕也是睁大了眼睛等着抓欧卿祺的错处呢,所以欧卿祺的突然失联,宋芦才会如此紧张。

  “这次的事是怎么处理的?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宋芦一只手放在桌上轻轻的敲打着桌面,眼里划过一丝幽光。

  站了好半天的工地负责人听到了宋芦冷冰冰的声音,有点愣愣的说:“伤了两个,不严重,就是那些要钱的压不住,说是再不给钱就要去上访,要打官司。”

  看着额头冒汗的负责人,宋芦微微皱眉:“这些事二少爷怎么说的?之前是怎么安排的?只有你一个负责人吗?”

  “二少爷说好了今天早上过来的,结果没来,那些等着二少爷给说法的工人耐不住了,现在外边有点乱,另外两个负责的在外边负责调停呢。”

  这种事情把爆出来,根本就没有善终的可能,宋芦在脑海里思索着怎么处理这次的临时危机,扭头对着随后跟了过来小白说:“你在这里待着,我去一趟工地,你带路,我过去看看。”

  汗如雨下的负责人听到宋芦这句话差点就给宋芦跪了,颤抖着沙哑的声线喊:“哎呦,二少奶奶这个可不信,工地上现在都乱成一锅粥了,您去可怎么行!不安全啊!”

  宋芦闻言轻轻挑眉,看着自己跟前这个不似作假的负责人目光微微凝滞,顿了顿才说:“不去怎么行,我丈夫不在,我得给大家一个交待,走吧,你带路。”

  I`更%新*`最V8快g上v酷f…匠网}

  小白看了半天,再联想到自己平日在新闻上看到的暴走农工殴打负责人等等的暴力事件,加上负责人那句不安全,立马就急眼了。

  “二少奶奶,您不能去,这要是真出点什么事,那可怎么办啊!那些民工急眼了不能跟您讲理,这事儿不行!”小白一把拽着要往外走的宋芦,急得眼睛都红了。

  宋芦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可是如今欧卿祺音讯全无,宋芦再不出现,那么就相当于赤裸裸的给了欧凡作妖的机会。

  这次的事情到底和欧凡有没有关系宋芦不知道,可是如果真的是自己心里想的那样,欧凡就真的是疯了。

  “小白,我必须去,你明白吗?在这里等我,这里绝对是安全的,相信我,没事,走吧。”宋芦说完把自己的手从小白的手里拖出来,对着神色僵硬的主管使了个眼色,就抬脚往外走。

  欧卿祺,希望你安然无事,我必然竭尽全力,只为守护这一方安静,只要你平安归来,别的什么,好像都不重要了。

  欧卿祺和杰瑞在一辆破旧得杰瑞从头到尾都嫌弃到不行的小破车的颠簸下终于抵达了临近工地的地方,但是据说,步行过去还是需要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的路程。

  夜色临近,杰瑞揉着眼睛无力的看着自己眼前的长夜漫漫苦逼路,直接连哭的冲动都没有了,还不如死了来得痛快好吧……

  杰瑞跟在欧卿祺的身后深一脚浅一脚的摸黑前进,两人的心里都有着浓浓的不安,今天为什么要去工地,欧卿祺和杰瑞都清楚。

  民工的工资不能拖,所以查清了之后欧卿祺就想着尽快解决,结果今天早上还好死不死的架子塌了,尽管没有伤亡,可是也足够让欧卿祺意识到欧凡想要毁灭自己的决心,心里的凉薄。

  可是欧卿祺和杰瑞在路上耽搁了太久,在某些时候时间就是金钱,也可以是生命,可是在这样的时候,时间就是催化工人内心的怨恨的催化剂。

  欧卿祺很清楚,当自己赶到了的时候,情况绝对会比之前的要严峻很多,再加上架子塌了引起的恐慌,恐怕就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解决的了。

  “欧卿祺,对不起啊,这事儿是我没准备好……不过你说这次我们的车怎么好死不死的就坏了呢?之前明明都是好的,难道是路况太差?”杰瑞的声音闷闷的,带着不可言说的郁闷,。

  欧卿祺闻言微微一顿,语气带着淡淡的凉薄在无边的黑夜中盛开,薄唇上下开合:“路况好坏,今天我们都不能准时到达,跟你没关系。”

  “不至于……那么疯吧……”杰瑞张大了嘴愣愣的嘟哝,眼里的诧异毫不掩饰,可是语气里的不确定重重的打击在杰瑞的心口。

  欧卿祺淡淡的勾唇一笑,加快了前进的脚步:“我心里不踏实,快点吧我们,联系不上宋芦,我老是感觉有事要发生。”

  杰瑞赞同点头的动作还没有完成,就被欧卿祺的后半句话吓得卡在的半道上,撇嘴嘀咕:“有异性没人性……不过,我有点想小白了,那个大傻子到底在干什么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