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和杰瑞此时处境真的也是不怎么美好,可以说,欧卿祺从回到欧家之后就再也没有碰上过比这还要苦逼的情况,真的是把一辈子的倒霉运气都花光了,才能有这样可爱的遭遇好不好……

  事情是这样的,欧卿祺本来是和杰瑞去工地上看看情况的,结果高速路堵车了,为了能够在说好的时间内赶到,欧卿祺和杰瑞决定走小路,也就是从郊外绕一圈,再去工地上。

  然后事情就悲剧了,不知道是加班太久智商不够还是运气贮存不足一样,两人的车子坏在了一个前不挨村后不贴城的地方,放眼望去,方圆几里之内荒无人烟。

  重点是,杰瑞的手机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坏了,欧卿祺根本就没带手机,然后就造就了两个男人靠在车上看云的情景。

  如果能忽视点欧卿祺额角暴起的青筋,和杰瑞无力吐槽一幅我命由天不由我的苦逼模样,那么看起来青天白日青山白云的,貌似也没有那么差劲。

  欧卿祺瞪着杰瑞,恨不得把这个不靠谱的货撕了然后曝尸荒野,用来排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那个,现在怎么办?”杰瑞自知理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没有注意到一点黑漆漆的机油抹到了鼻子上,镜片下的小眼神闪烁不明,生怕欧卿祺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把自己给灭在这荒郊野外。

  “怎么办?你也好意思问我呐,要让你车检的时候你去哪儿了!”欧卿祺是真的觉得脑子嗡嗡的响,血压真的是瞬间飙升,连眼底都充斥着骇人的血红。

  杰瑞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脑袋,飞快的蹲在了地上,死命的喊:“我错了!别打脸!”

  欧卿祺没好气的朝着远处的白云朵朵翻了一个极其不雅观的白眼,自己朝着破旧破旧的小路边走去,心里边琢磨,下一辆车过来,大概还要多久才能到呀……

  宋芦在杰瑞的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桌上找到了一个被杰瑞放在杯子底下当桌垫的一个文件夹,看清了上边写的东西,宋芦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

  “小白,你知道杰瑞去哪了吗?”宋芦抓住了小白问,毫不知情的小白被宋芦脸上的郑重吓得白了脸色。

  “不是说去工地了吗?”小白不解的说,不明白宋芦到底是在紧张什么,杰瑞平时也经常去工地视察情况的,所以宋芦的紧张在小白看来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宋芦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睁大了眼睛,猛地抓起车钥匙就跑了出去,留下小白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这都什么情况啊……

  宋芦把车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担心欧卿祺的突然失去消息的状况会出现什么不测,工地出现的问题可大可小,如果工人的情绪控制不好。就是让欧卿祺血渐当场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宋芦那里提心吊胆的往工地跑,欧卿祺和杰瑞专心致志的站在路上搔首弄姿的拦车,没办法,经过了长时间的实践,杰瑞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根本就没有修车的那个天赋。

  然后在欧卿祺的赤裸裸的威逼的眼神下苦着一张脸站到了路中央,开始了自己在荒无人烟的小路上拦车的苦逼生涯。

  经历的各种各样的诡异目光的注视,杰瑞终于在天黑之前碰上了一辆车,并且表示愿意带上这两个苦逼兮兮的男人,闻言杰瑞差点没感动得痛哭流涕,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好不好……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杰瑞真的很想抱着那个大叔的大腿大喊:苍天有眼啊!好人一生平安好吧!

  欧卿祺和杰瑞踏上了一辆摇摇摆摆的车,顺带用好心司机的手机给拖车公司打了个电话,然后风尘仆仆的朝着那个祸害人不浅的工地赶去。

  宋芦的情况就更糟糕些,因为宋芦历经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堵车,前前后后花费了差不多四个小时才心力交瘁的赶到了工地上,完之后就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欧卿祺没有来过。

  如果在这里找到了欧卿祺,哪怕是一个被打了头破血流的欧卿祺,宋芦也觉得自己的心可以放了下来。

  可是看着自己眼前灰蒙蒙的天色,空荡荡的地方,找遍整个工地问了无数的人都没有看到过欧卿祺的踪迹,宋芦的心真的是乱了。

  “林夕,你帮我到公司去看一下,欧卿祺有没有在欧氏,快点,你去帮我看看……”宋芦不知道欧卿祺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失去消息,这样的无措让宋芦彻底的失去了自己的镇定,彻底的乱了手脚。

  电话那头接到宋芦的电话听到宋芦慌乱的话林夕直接变成了铁板上的耗子,顾不上自己跟前的林哲一下子跳起来,朝着门外跑,林哲稍微蒙了下果断跟着林夕跟了过去。

  “宋芦你怎么了?你仔细跟我说啊!欧卿祺怎么了?你别着急啊你!”林夕手忙脚乱的抓心车钥匙,一边冲着话筒喊,林哲见状拿过林夕手里的钥匙,抓过了林夕手里的手机。

  酷{G匠}网唯T一us正5版,%p其b%他I都是fM盗&G版7

  “喂,宋芦吗?我是林哲,出什么事了,你仔细跟我说。”林哲一边把林夕塞到了车里,一边对着话筒说,林哲的安稳也让宋芦稍微冷静了一些,跟林哲三言两语说清了怎么回事。

  林哲闻言微微皱眉,轻声说:“行,宋芦你先别担心,说不定是在路上耽搁了,不一定会出事,电话保持联系,我现在就去欧氏看看。”

  林哲挂断了电话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林夕不知道怎么回事抓着林哲不撒手,急急的。问:“宋芦怎么了?欧卿祺又怎么了?”

  “工地上出事了,欧卿祺去看然后失踪联系不上,宋芦很着急,我们马上去欧氏看看。”林哲发动了车子沉声说,神情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林夕也是经商世家出生,自然明白工地出事会是什么情况,欧卿祺的失联大家第一想到的都是出事了,那些失去理智的工人和谈不拢的事情,没有一个不在威胁欧卿祺的安全。

  “欧卿祺不会有事吧……”林夕没有底气的嘀咕,林哲的手微微一顿,眸光暗沉:“欧卿祺那人我见过,不是那种不能扛事的人,我们都该相信他,不会有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