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终于太阳晒屁股的时候了,如果不是欧卿祺不放心宋芦睡过头了饿肚子给宋芦打电话,估计宋芦还能睡一会儿。

  睁开了迷蒙的眼睛,宋芦无力的揉着自己酸痛的腰肢,咬牙切齿的嘀咕:“禽兽!真的是禽兽好不好!!!”

  咕咕的奇怪的声响将宋芦从悲惨的回忆中拉扯出来,宋芦无奈的盯着自己的肚子,感叹的揉了揉自己瘪下去的肚子,慢吞吞的从床上挣扎着起来。

  一边挥动着自己酸痛的胳膊穿衣服,一边轻声嘟哝:“唉,不是娘亲我虐待你呐,实在是遇人不淑好吧……真的是遇人不淑啊……不对,是遇禽兽不淑……”

  宋芦发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不管什么时候,坚守在欧家的人一定是王叔,这个可爱的老头好像一直都在,无处不在。

  “二少奶奶,您醒啦啊!想要吃点什么,我去给您做去!”王叔眯着眼睛看着宋芦脖子上的红痕呵呵一笑,殷勤的问。

  宋芦闻言微微挑眉,很给面子的说:“有什么吃什么,不过快点,我饿了……”

  看着狼吞虎咽的宋芦,王叔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警告警告欧卿祺那个混蛋小子,怎么可以不给媳妇儿吃东西呢?你看看宋芦都饿成什么样了……

  宋芦不知道王叔心里的弯弯绕,抬头看了看屋子里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王叔,欧卿祺什么时候走的?”

  a酷匠O网*永Z久r}免V费¤9看“'小qU说$

  “二少爷早上七点不到就走了的,好像今天公司有事,急匆匆的。”王叔努力回想着欧卿祺临走前的模样,仔细的跟宋芦描绘着。

  宋芦吃东西的动作微微凝滞,低垂的眸子里飘过一丝暗芒,欧氏出什么事儿了,宋芦目前并不清楚,毕竟自从欧卿祺回来了,属于欧卿祺的工作宋芦为了避嫌就是不插手的。

  可是听王叔这样一说,宋芦的心里猛地升起一股不安,嘴里含着的东西也失去了原本的味道,只觉得食不知味。

  “唉,二少奶奶您不吃了啊!”王叔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宋芦往外冲的背影,看着自己手里的鸡汤不甘心的喊了一声,宋芦头也不回的摆手,惹得王叔挑起的眉头半天没放下来。

  “你是说,二少爷不在?去哪儿了?”宋芦走到欧卿祺的办公室里发现这人根本就不在,而且公司里明显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宋芦郁闷的从欧卿祺的办公室走出来,朝着自己的办公区走去。

  “唉你们听说了吗?二少爷好像摊上大事了。”

  “切,你不知道吧,二少爷负责的工地出了问题,现在一堆人盯着二少爷的动静呢,如果整不好,那可是要坐牢的!”

  “真的啊!这么严重!”

  “大少爷不会这样做的吧,毕竟是亲兄弟不是,再说了,欧老爷子刚刚过世,这样闹也不好看啊!”

  “大户人家,哪里讲究这些人情冷暖?”宋芦觉得这些话就像最残忍的利刃,一下一下的切割宋芦表面的平静,轻而易举的在宋芦的心里激起了惊涛骇浪。

  看到宋芦突然出现,刚才还说得兴高采烈的几个女人立马禁声,心虚的看着面色不善的宋芦,不知道宋芦到底听到了多少。

  宋芦努力压制自己想要立马冲到欧卿祺跟前的冲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声线听起来不那么颤抖:“你们刚刚说的话,再给我重复一遍。”

  宋芦冷冰冰的话无疑是吓着这些八卦的女人了,其中一个苍白着脸色怯生生的嘟哝:“二少奶奶我们说着玩的,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只要把你们知道说出来,还是立马去财务部结账走人,自己选。”一向和善的宋芦突然就变成了冷血上司,冷冰冰的吐出几个决定了员工来去的字眼,吓得一个胆小的双腿颤抖,愣愣的看着宋芦不敢说话。

  “弟妹又何必为难这些,有什么想要知道的,直接来问我不就行了,大哥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欧凡笑眯眯的从宋芦的身后冒出来,对着那几个被宋芦吓傻了的员工挥了挥手,走到了宋芦的身边。

  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宋芦微微勾起了唇角,刚才还如冰似霜的表情立马回春,十里桃花不比美人笑颜美艳,差距之大,吓得路过的人都停住了悄悄溜走的脚步,竖起耳朵听着上层的风浪。

  “大哥说笑了,我这不是听到员工私自讨论上司,按照公司规定处理罢了,大哥既然都为她们说话了,那么自然是得给大哥这个面子,大哥怜香惜玉,宋芦佩服。”

  宋芦凉幽幽的对着欧凡说,避开了欧凡的话,悄悄的给了欧凡一顶高帽子,到底是风流成性,还是怜香惜玉,那就是全靠人们自己遐想了。

  “弟妹倒是和二弟学得越发的厉害了,这张嘴,还真的不饶人啊!”宋芦闻言差点没吐出来,捂着自己的心口对着欧凡撇嘴:“呵呵,没事我就先走了,大哥和这群美人聊聊人生谈谈理想什么的,我就不打扰了。”

  “弟妹就不想知道,二弟怎么了吗?”欧凡像是笃定宋芦一定会站住一样,在宋芦背后胜券在握的说,可是宋芦注定了要让欧凡失望,因为宋芦头也不回的朝前走,连个屁都没留下。

  欧凡阴沉着脸色站在原地,看着宋芦远去的潇洒背影,咬牙切齿的说:“真的不想知道吗?等到你想要知道了,可就来不及了。”

  有过走廊拐角,宋芦故作的淡定就维持不住了,挑了一条人少的路呼啦呼啦的发挥了自己一双小短腿的实力,朝着杰瑞的办公室跑去,一边走一边给杰瑞打电话,可是欧卿祺的手机没人接,杰瑞的电话不通。

  宋芦的心彻彻底底的被吊到了半空中,心里的不安被放到了最大化,宋芦捏着手机的手在不断的颤抖,心里不断的祈祷:希望杰瑞那里能有什么线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