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菲还想说什么,一张因为休息不好而显得浮肿的脸上充满了狰狞的恨意,江风站起来按住了激动的宋菲,语调悠然的说:“既然菲菲要出嫁,作为姐妹,宋芦帮忙准备婚礼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欧总说对吗?”

  欧卿祺很想说不对,可是江风这话说得确实没有什么错处,捕捉到江风眼里挑衅的光芒,欧卿祺剥虾的手指微微一顿,嘴角勾起欧弧度越发的柔和,却带着淡淡的凉意。

  “江总奉子成婚,当然不懂我们夫妻的难处,我也想要抓紧时间要个孩子呢,沁儿需要好好调理身体,恐怕是没空了。”

  欧卿祺笑吟吟的擦掉宋芦嘴角的油渍,轻飘飘的说,吓得宋芦差点没被那颗虾仁给卡死,嗔怪的瞪着欧卿祺。

  欧卿祺甩暗刀子的能力和江风比起来确实突出,一句轻飘飘的话正打反打,满屋子都是打脸的啪啪声,宋芦顺着欧卿祺的目光看了看宋菲的肚子,发现那个微小的弧度,眼里闪过一丝好奇的亮光。

  酷t匠BF网永q久O免√费5Q看小,x说*

  “沁儿怎么了,以后我们也会有宝宝的,不着急哈。”欧卿祺怜爱给宋芦打了一碗热汤,轻声在宋芦的耳边说。

  宋耿秋自然也看到了宋芦的目光,笑着说:“卿祺说得对,这种事情急不来,好好调理身体,菲菲婚礼的事你白阿姨准备就行。”

  作为一个当事人,宋芦从头被忽略到尾,不管是谁在讨论孩子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没有问过宋芦的想法,自顾自的讨论着这种没有当事人根本就没办法进行的事情。

  其实宋芦真的很想说,我只是单纯的想看看而已,真的是你们想太多了好吧……我真的只是想要单纯的看看……

  宋菲不肯跟江风回去,执意要在宋家住一晚上,江风象征性的说了两声,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看着江风潇洒走的背影,宋芦的眸子里飘过一丝凉意,看了看还在得意洋洋的宋菲,有种遗憾的嘲讽。

  宋芦和欧卿祺成家了,自然是不会在宋家住的,吃完饭陪着宋耿秋聊了一会儿,宋耿秋看了看外边的天色对着欧卿祺说:“时间不早了,再晚了开车不安全,卿祺带着沁儿回去吧。”

  宋芦很想再多陪陪宋耿秋,这次宋耿秋的突然病倒和欧老爷子的突然离世,让宋芦意识到了亲人之间的相处真的是稍纵即逝,对亲情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白舒雅巴不得欧卿祺和宋芦这两个瘟神早点走,自己好拉着宋菲交待事情,顺便让宋菲跟宋耿秋说说,让宋菲回公司上班。

  白舒雅笑吟吟的对着宋芦的说:“是呀,晚了路不好走,这样你爸爸一准得担心,到家了记得来个电话。”看着白舒雅一幅迫不及待的神情,宋芦无力的翻了一个不雅观的白眼。

  欧卿祺往宋芦的身上搭了一件衣服,直接无视了白舒雅的存在,对着宋耿秋说:“爸爸,那我们改天再来看您,我记得您是后天回医院是吗?到时候我们来接您吧,您看行吗?”

  宋耿秋对着欧卿祺点头,看了一眼低着头不说话的宋芦,沉声说:“沁儿,爸爸没事了,不用担心,跟卿祺好好过日子,这样爸爸就放心了知道吗?”

  宋芦躲在暗处的手在欧卿祺的腰上狠狠地拧了一把,脸上笑意盈盈的乖巧的点头说是。

  宋耿秋看到宋芦欧卿祺的小动作,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看着欧卿祺和宋芦并肩走出去,沧桑的眸子里充满了淡淡的温和,只要女儿过得好,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呢?

  宋芦走出门立马就松开了欧卿祺的手,恶狠狠的瞪了欧卿祺一眼,有些气冲冲的朝着前边走,被迁怒了的欧卿祺无辜的摸了摸鼻子,亦步亦趋的跟在宋芦的身后。

  “沁儿,你怎么了?沁儿,沁儿……”欧卿祺悠扬着低沉的嗓音叫唤,在无边的夜色中弥漫,一下一下的击打在宋芦的心口,散发着淡淡的欢喜。

  宋芦没好气的在欧卿祺的腰上掐了一下,咬牙切齿的说:“谁要跟你生孩子了?你说!”欧卿祺好笑的怪叫,乌拉乌拉的的呼喊声在夜色中激荡。

  “沁儿是害羞了吗?小沁儿,你是害羞了吗?”欧卿祺故意在宋芦的耳边大惊小怪的喊,宋芦漆黑漆黑的眼珠子哧溜哧溜的转动,喷薄的怒火恨不得把欧卿祺这货给撕了,毁尸灭迹。

  “我害羞你妹啊!欧卿祺你咋不去死呢!”欧卿祺觉得,如果宋芦的脸不那么红的话,这句话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可信度的,不过宋芦现在的神情真的取悦了欧卿祺,真的是太可爱的好吧……

  透过车厢里有些昏暗的亮光,欧卿祺清楚的看到了宋芦脸上细小的绒毛,看清了宋芦的脸上的红晕。

  只要一想到有个和宋芦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丫头围绕在自己身边喊爸爸,欧卿祺就觉得自己连骨头都软了,从骨头缝里都冒出一股酥软,咆哮着一股快意。

  “沁儿,也许我们有个孩子,也不错呐……”欧卿祺低低的呢喃,宋芦没听清,回头疑惑的瞪了欧卿祺一眼,扭头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心里划过淡淡的笑意,这样的生活,也很满足了。

  白舒雅终于把相当于一个炸药包的宋菲安抚好了的时候早就已经是深夜了,看到床上睡着了的宋菲的憔悴,想起那些哭诉,白舒雅就觉得跟有人拿刀子割自己的肉一样的疼。

  自己疼了多少年的女儿,捧在手里的长大的,结果怀着孩子在江家遇到的都是什么待遇?原因就是因为宋芦,一个让白舒雅觉得可笑的原因。

  白舒雅是真的想不通,为什么谁都喜欢宋芦,不管是从外貌还是别的,白舒雅都觉得宋菲不比宋芦差,可是为什么原本应该把宋芦当成草的欧卿祺宝贝得不行,就连宋菲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也对宋芦念念不忘。

  而且想到了宋耿秋这段时间对自己态度的冷淡和对欧卿祺做出的承诺,白舒雅就不得不想,宋耿秋是不是已经打算好了要把公司交给宋芦,这样的设想让白舒雅感到恐慌,要失去自己想要了太久的东西的时候的恐慌。

  “不行,我不能让宋芦得逞,宋家的一切都是我和菲菲的,宋耿秋,你不能这么做!”白舒雅狰狞着神情看着睡得不安稳的宋菲沉声嘀咕,眼里划过一丝寒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