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和宋耿秋谈了一会儿,宋耿秋大病初愈有些疲惫提前上楼休息了,宋菲也被白舒雅带走了,整个客厅里就剩下了欧卿祺和江风两个人,空荡得有些可怕。

  欧卿祺没有和江风说话的意思,毕竟面对自己老婆的前男友,因为欧卿祺觉得自己能够做到心平气和的不捞起袖子干仗,就算对得起祖国的了。

  同时欧卿祺心里也有点小郁闷,心里把杰瑞那个不靠谱的货骂了无数遍,坑杀了数回都觉得不能解自己的心头之恨,如果早些知道江风在这里,自己怎么都得好好收拾收拾吧,怎么可以就这样随随便便的就来见情敌了呢?

  如果不是杰瑞婆妈,那么自己就可以提前收拾了好吧,所以说,无辜的正在吃泡面的杰瑞后背冒起一股凉意,心里嘀咕:妈蛋,哪个混账龟儿子又打老子的主意……

  YQ酷匠g网唯#一=正:;版-,其他R》都o#是盗6r版◎

  欧卿祺觉得自己不说帅得惊天动地,最起码也得出类拔萃不是,欧卿祺用余光瞟了一眼端坐着的江风,默默吐槽:丫的,坐再正也没有小爷帅,有什么屁用!

  可是江风不这样想,从欧卿祺进来,江风的目光就没有从欧卿祺的身上移开过,在欧卿祺吐槽的时候江风也在心里权衡,自己和欧卿祺的差距到底是在哪里,为什么自己会失去宋芦。

  事实证明,江风的忍功和欧卿祺这个时常和欧老爷子玩忍忍忍游戏的欧卿祺还是稍微差了点,沉闷了好半天,江风还是忍不住开口:“宋芦过得,还好吗?”

  江风理所应当的问了一句,欧卿祺如果不是顾及自己这个优雅的女婿的形象,真能立马从沙发上蹦哒起来给江风来一个左勾拳,右勾拳,让这个自以为是的货明白自己到底问了一个什么错误的问题。

  “我老婆,自然是过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不过话说回来,也用不着你担心不是?江总?”欧卿祺微微挑眉,语气悠悠然的说。

  江风大概是没想到欧卿祺如此直接,习惯了打太极的江风还没有反应过来欧卿祺的意思,欧卿祺就干脆利落的站起身朝着端着盘子从厨房走出来的宋芦跑了过去,没有一点架子和偶像包袱,就像一个兴奋的孩子。

  “沁儿,好香,我可不可以先尝尝?”欧卿祺耍赖的功夫从欧老爷子过世后与日聚增,宋芦心疼欧卿祺的情况基本上也是有求必应。

  欧卿祺可怜巴巴的贴在宋芦的耳边嘟哝自己肚子饿,宋芦闻言心都化了,眸光一闪,坏心眼的用筷子夹起一大块肉塞到了欧卿祺的嘴里。

  看着欧卿祺腮帮子猛地变得鼓鼓的样子,好笑的弯了弯眉毛,伸手戳了戳欧卿祺鼓起的腮帮子,换来了欧卿祺不满的怒目而视,宋芦笑得更开心了。

  宋芦打发了耍赖的欧卿祺,转身又走进了厨房,欧卿祺双手抱胸看在餐桌上,遥遥的看着江风,轻轻的挑起了眉毛,无声的说着:“沁儿是我的,你不配。”

  “欧卿祺,你再不把你屁股从餐桌上移开,你信不信我把你拖到厨房炸了!”宋芦的怒吼从身后传来,欧卿祺被迫停止了极其幼稚但是感觉实在是很爽的单方面的挑衅。

  欧卿祺好心情的从餐桌上跳起来,长手搂过宋芦,趁着宋芦不注意吧唧亲了一口,坏心眼的勾唇傻笑。

  “德行,来,先吃点这个垫着,吃饭还有一会儿。”宋芦没有因为欧卿祺的亲吻而生气,转身把手里一个精致的小碗塞到了欧卿祺的手里。

  欧卿祺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惊喜,不依不饶的跟在宋芦的身后进了厨房,江风坐在客厅里时不时都可以听到厨房里传来的点点笑声,一下一下重重的击打在江风的心口。

  到了开饭的时候,江风再次因为欧卿祺和宋芦的秀恩爱受到了超过两万点的伤害,宋菲直接就是咬牙切齿的瞪着被幸福笼罩的宋芦,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口牙齿都给磨碎了,把这个碍眼的宋芦给嚼了。

  “沁儿,你对菲菲和小风的婚礼怎么看?”白舒雅不是个好东西,这一点宋芦一直都知道,可是这句话还是让宋芦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对白舒雅的了解还在不够透彻。

  宋芦刚想说什么,欧卿祺就轻轻在宋芦的手背上拍了拍,把一个剥好的龙虾放在了宋芦的碗里轻声说:“这个问题就不该是沁儿操心的了,毕竟沁儿管着公司的事,这些事还是阿姨和宋菲自己看着办吧,爸爸你说对吗?”

  白舒雅的一口修补过的牙齿真的是快要磨碎了,眼睁睁的看着宋耿秋认同的点了点头,还对着白舒雅甩了一个多事的眼神。

  “宋芦,你敢说难道你不是因为江风是你前男友你心怀怨恨怂恿爸爸不让我回公司上班的吗?!”

  宋菲突然从椅子上蹦起来,指着宋芦吼,然后一桌子的人成功的都黑了脸,以欧卿祺和江风为主。

  江风刚想说什么,欧卿祺用一张纸巾慢条斯理的擦着宋芦指尖沾染到的油渍,声音凉幽幽的带着无形的压力,目光仿佛带着无数的倒刺撕扯着宋菲的底气,让宋菲无比后悔自己刚才一时冲动说出的话。

  “宋菲宋小姐,沁儿是我妻子,过去我不在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货色我不在乎,可是如今,沁儿是我的,还请宋小姐注意自己说的话。”欧卿祺抬头看着站着的宋菲,愣生生有种坐着的欧卿祺比宋菲高了一大截的感觉。

  宋芦轻轻的扯了扯欧卿祺的衣袖,欧卿祺脸上瞬间春风十里桃花开,笑意盈盈的对着宋芦说:“沁儿,我再给你剥个虾吧。”

  江风看着被欧卿祺护着的宋芦,真正明白了自己跟欧卿祺的差距,自己永远不会在这样的场合跟别人争论起来,不管那个女人是自己多爱的,欧卿祺为宋芦做的一切。自己都做不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