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菲和江风不是一起进门的,因为宋菲觉得到了自己家的地盘,根本就没必要给江风面子,就想一股脑的把自己受到的委屈讨回来,没有考虑到,有谁会愿意给自己讨公道。

  江风也不介意宋菲的举动,慢悠悠的跟在宋菲的后边进门,成功接收到了来自白舒雅的眼刀子,而且宋耿秋明显就没有要多说什么的意思。

  对宋菲在宋家的地位,江风觉得自己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貌似并没有宋菲想象中的那样受宠的好吧,可怜的是宋菲还没有自知之明。

  “菲菲,你们回来了?”白舒雅一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顾不得跟宋耿秋呕气,巴巴的冲了上去,然后就成为了第一个看清宋菲眼睛红肿的人。

  白舒雅看到宋菲眼底的憔悴和明显哭过的样子,心猛地抽痛,却含笑摸着宋菲的头顶说:“菲菲,以后要好好过日子,不能耍大小姐脾气,不过作为宋家的小姐也是不比谁差的,也不能平白让人欺负了,知道吗?”

  宋菲本来是想一进门就告状的,结果冲上来的白舒雅掐了宋菲一把,抢先开口,宋菲再傻也看懂了母亲眼里的不赞成,微微点头,轻声说是。

  江风没有看到白舒雅的小动作,宋菲没有兴风作浪让江风有点意外,不过江风还是比较尊重宋耿秋的,看着面色还是有些苍白的宋耿秋说:“伯父,我父母让我问候您,身体好些了吗?”

  从江风进门,宋耿秋就在暗中观察江风的表现,说实话,江风是个优秀的男人,同时也是一个不会喜欢宋菲的男人,之前江风和宋芦在一起的时候宋耿秋从江风眼里捕捉到的就不会是这样的冷淡平静。

  然而宋菲和白舒雅并不清楚,宋菲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来的,确实也有待考证了。

  宋耿秋对着江风微微点头,看着自己眼前这个眉目清秀的温润如玉的男子,不自觉的把江风和欧卿祺做对比,目光微微暗沉。

  白舒雅拉着宋菲说话,江风陪着宋耿秋说话,一个优秀的男人,一个商场的老手,话题自然不会少,至少宋芦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情况还是比较和谐的。

  可以说,江风和宋芦都是今天被蒙在鼓里的人,江风不知道宋芦在家,宋芦不知道江风会来,特别是和宋菲一起来。

  眼神微微在坐着的人中流转,看清了宋菲红彤彤的眸子里的炫耀,宋芦好笑的说:“家里这是要有喜事了吗?”

  白舒雅生怕宋菲坏事,拉住宋菲想要站起来的手,对着笑吟吟的宋芦说:“可不,菲菲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小了,江家商量着就想把婚事给办了,到时候还要沁儿给菲菲送嫁呢。”

  宋芦的目光在宋菲的肚子上停留了片刻,不明白未婚先孕宋菲有什么好骄傲的,特别是孩子的父亲明显还不喜欢自己的时候,谁给宋菲的勇气在自己跟前摆出这种耀武扬威的模样的。

  “那可感情好。”宋芦笑得眉眼弯弯的,看不出一点愤怒的情绪,一直坐着的江风眸光一暗,悄悄松开了自己紧紧握着的拳头。

  “沁儿是遇上什么好事了,笑得那么开心,不如说来我听听,也让我开心开心。”欧卿祺的声音不同于江风的温润,带着自己特有的沙哑暗沉,不过无形间让人感受到了来自这个男人的魄力,为之折服。

  宋芦好笑的看着披星戴月走进来的欧卿祺,没好气的皱眉轻骂:“哪都有你!不是说了我出来接你的吗?怎么自己进来了?”

  宋芦的低吼在旁人的耳朵里听起来更像是撒娇,变相的秀恩爱,欧卿祺享受着宋芦的温情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江风,那个宋芦的前男友,据说是自己的劲敌。

  欧卿祺的目光轻轻的在江风的身上扫了一眼就移开了,却让人感受到了来自其中的压力,如无其事的伸手揉了揉宋芦脑袋,语气好不委屈的说:“好半天不见沁儿去接我,想着你是不是不要我了,等不下去了,就自己爬墙进来了。”

  欧卿祺的眸光潋滟,闪烁着浓浓的柔情,宋芦因为欧卿祺的话轻轻的发笑,没好气的伸手在欧卿祺的胸口垂了一下,撇嘴说:“来都来了,待会儿再给我爬出去,你陪着爸爸聊天,我去厨房看着我熬的汤。”

  欧卿祺闻言目光一亮,对着宋芦跟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就像大型犬一样贴着宋芦的耳朵摩挲了一下,就看到宋芦面红耳赤的朝着厨房小跑过去,欧卿祺脸上无害的温柔也逐渐收敛,换上了公式化的笑意。

  “爸爸,您的身体好些了吗?这是我一个朋友从欧洲那边带的预防心脑血管疾病的保健品,您吃了试试。”欧卿祺挑了一个不远不近的地方将桌上的礼物往宋耿秋的方向推了推。

  宋耿秋满意的看了欧卿祺一眼,比起江风送的什么昂贵的补品,欧卿祺的这份礼物是真的用了心的。

  “工作上的事还顺利吗?”宋耿秋目光沉沉的看着欧卿祺,笑容乖巧无害,可是却有着让人正视的锐利之气,眸光幽深情绪懂得收敛,是个有心思的,重点是,是个真心对宋芦好的,那种温柔宠溺,做不出假。

  面对宋耿秋的的问话,欧卿祺当真是知无不言,尽管宋耿秋问的不是什么简单的问题,还是没有迟疑的说:“目前有点问题,不过可以解决,影响不大,爸爸不用担心。”

  知进退,懂得看清自己的实力和地位,就这简单两句话,宋耿秋对欧卿祺的看法就又提升了一个高度,不得不承认,欧卿祺确实是比江风那个一直顺遂的公子哥强。

  看w正版Gc章节F上酷(匠NC网;

  不是说江风不好,而是太过锋芒毕露,而欧卿祺就像是沉浸了多年的老酒,作为丈夫,欧卿祺明显比江风更合适,这样的人不爱就是不爱,爱了就是一辈子。

  看到了宋芦和欧卿祺的甜蜜,宋耿秋心里一直耿耿于怀的愧疚终于稍微松了一些,看着欧卿祺的目光微微和蔼,沉声说:“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就直接给我打电话,我虽然是老了,不过某些时候还是能搭得上一把手的。”

  欧卿祺有些意外宋耿秋的承诺,却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欧卿祺明白,这是宋耿秋对宋芦的保护,同时也心存感激,因为宋耿秋对自己的信任。

  江风闻言脸色微微一变,看着欧卿祺目光多了一分探究,没有因为之前那个荒唐事遭受到宋家的遗弃,相反还得到了宋耿秋的如此承诺,江风也不得不正视欧卿祺和宋家的关系到底是到了哪一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