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菲,今天晚上记得带上江风来家里,宋芦可能会带上欧卿祺回来,你知道怎么做吗?”宋菲听到宋芦要回家直接就从餐桌上叫了一声,成功换来了江母厌恶的目光,急忙捂着嘴跑到了外边接电话。

  “冒冒失失的,没一点大家气质,倒像是小家小户出来的上不得台面的货色,真不知道宋家是怎么教导的女儿,没一个像话的。”江母阴沉着脸色,语气阴寒的说,江风吃饭的动作微微一顿。

  江母好像意识到自己的儿子神情不对,化着精致妆容的眸子里飘过一丝幽深的暗芒,看了看门外的宋菲没有进来的意思,对着埋头吃饭的江风说:“小风,知道今天去宋家应该怎么做吗?”

  江风闻言微微点头,也不搭话,江母好像习惯了江风一提起宋家就这样沉闷的神情,自顾自的说:“记得别失了礼数,江家的孩子,可不比那些乱七八糟的私生子,小风你明白吗?”

  江母这话一出口,江风就知道说的是谁,欧卿祺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在某些有心人的推动下,在上流社会可谓是人尽皆知,江风的眼里划过一丝嘲讽,对着江母说:“行,我知道怎么做的妈妈,你放心吧。”

  宋菲听到宋芦要带着欧卿祺回宋家的时候真的是有点被吓着了,事后缓过神来就是满满的兴奋,因为宋菲觉得自己终于拥有了让宋芦仰望自己的理由,欧卿祺又怎么可能比得上江风?

  想起白舒雅的叮嘱,宋菲开心的扬起了眉毛,丝毫没有注意到江母看着自己时眼里闪过的寒意,和江风对自己的嫌弃,满心欢喜的想着待会儿要怎么打宋芦的脸,毁宋芦的面子,让江风看清,到底谁才是更好的。

  杰瑞没有夸大其词,欧卿祺这次碰上的事情的确是急事,欧卿祺负责审批的建筑工地出了质量问题,这种事情不管是在什么时期,都会是足以动摇人心的大事。

  欧卿祺在赶去工地的路上一目十行的浏览着自己手里收集的资料,俊秀的眉毛深深地皱起,松开了自己的手,揉了揉自己突突往外跳的太阳穴,声音低沉发闷:“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动手了吗?”

  前边开车的杰瑞动作微微一顿,镜片下的眸子闪过一丝暗芒:“终于还是按耐不住了,欧卿祺,你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他容不下你的。”

  被一个外人说出了最真实的境况,欧卿祺的心里泛起一股可笑的迷茫,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轻声说:“容不下我,他又什么时候容得下过呢?”

  杰瑞从后视镜里看到了欧卿祺脸上的失落,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豪门家族哪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光鲜亮丽,其中的腐朽滋味,恐怕真的只有身临其境了,才能领略到其中的百般无奈吧。

  因为今天是宋耿秋出院的日子,宋芦特意提前下班了一个多小时,想着回去亲手给宋耿秋做点吃的,表达一下自己这个做女儿的心意。

  走到一半,宋芦想起自己的包没拿,回头拿的时候正好撞上了从办公室出来的欧凡,两个立场不同的人碰到一起,宋芦不觉得有什么好说的,宋芦甚至觉得自己连眼神都不屑施舍给这个不择手段的男人。

  “弟妹,二弟还好吗?”欧凡笑容依旧灿烂,无害得就跟纯牛奶一样的洁白,可是宋芦愣是看到了其中的淫秽,那些让人不耻的不堪。

  欧凡提起了欧卿祺,宋芦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欧卿祺在知道自己是如何被陷害的时候强装镇定的神色,那深深陷入掌心的指甲,充血通红的眸子,心里猛地揪疼。

  “卿祺怎么样,不都是拜大哥所赐?我以为,最清楚的会是大哥呢,毕竟这一切都是大哥掌控在手心里的,不对吗?”宋芦也不着急走了,双手抱胸笑吟吟的看着欧凡,出言讽刺。

  欧凡也不生气,笑呵呵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乐得就跟宋芦刚才说了什么夸奖他的话一样,不过眉眼里飘过一丝寒意,让宋芦嘲讽的挑起了眉毛。

  “宋家倾力帮二弟,只怕是要亏了吧,这样的动作,到底是值不值呢?”欧凡看着宋芦悠悠的说,好像笃定了宋芦会说不值得一样的胜券在握。

  宋芦闻言微微挑眉,若有所思好不干脆的说:“呀,跟杨家比起来宋家是亏了,可是跟自己丈夫做生意谈条件,这样的事在宋家不存在,跟杨家获得的利益相比,宋家确实是亏了不少。”

  ,酷F匠。A网唯)%一$正t版H,$;其p他wL都6是盗6版@u

  欧凡一听宋芦提起那个贪得无厌的杨家,想起自己被人捏着的把柄,眼里闪烁着淡淡的阴狠,口吻还是一如既往的和谐:“弟妹说笑了,只要我还在,杨家就亏不了,宋家就赢不了,你说对吗?”

  宋芦无心再和欧凡这个神经病纠缠下去,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那么,我就提前预祝大哥不会出现尾大不掉的困境了,杨雨成那个人,真的是,啧啧……”

  宋芦说话是别人哪里不疼,不戳哪里,你哪里疼,我就死命戳哪里,杨家在欧凡这次的夺权中出了多少力,欧凡就要付出多大甚至更多的代价。

  之前欧凡还没有掌控大权要仰仗杨家,自然不会对杨家的要求说什么,可是如今欧凡成功上任欧家的总裁,自然是不乐意有人掌控自己的行为,对杨家的不满也会上升到一个点。

  宋芦相信,只要假以时日,不需要自己和欧卿祺做什么,以欧凡那个小肚鸡肠的个性,欧凡自己就得自毁长城。

  宋芦边走边嘀咕:’“开玩笑,想要挑拨我跟欧卿祺的关系,咋不先想想自己能不能甩脱杨雨成的拖累再跟我说这些吧,就你那智商,也好意思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