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回来了,几家欢喜几家愁,因为董事会上欧卿祺曝光出来的那些不雅照片,大多数人看欧卿祺的目光都显得比较诡异。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一向脾气火爆的欧卿祺的好像根本就没有感觉到那些来自别人的目光打量,笑呵呵的拿着盒饭往宋芦的办公室里走,离婚谣言不攻自破。

  宋芦嘴里塞着美味佳肴,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仓鼠,欧卿祺在一旁看得笑眯眯的,纤长的睫毛弯弯的,像一弯新月,勾动了宋芦的心神。

  “怎么了?不喜欢这个吗?”欧卿祺有些紧张的看着发呆的宋芦,声音有些紧绷绷的问,惹来宋芦的一个大白眼,嘟哝着说:“你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换你你吃得下不?”

  欧卿祺闻言微微挑眉,眉眼含笑低声呢喃:“如果是沁儿看着我,我肯定能吃更多~”

  宋芦大概是没想到欧卿祺如此直接就承认了自己的心思,眼神波光流转,殷红的唇角轻轻上扬:“喏,给你吃。”

  自讨苦吃的欧卿祺刚刚还春风十里满面桃花的眼神瞬间拧巴成了一股麻绳,恨不得把自己这张贱贱的嘴给狠狠地绞上,说的什么屁话……

  ?@酷匠网》)正版7首.X发y

  “沁儿,这是辣的……”欧卿祺试图用装可怜来蒙混过关,可是宋芦好不容易有个捉弄欧卿祺的机会,宋芦又怎么可能让欧卿祺轻易蒙混过关,眸光坚定的摇了摇头,还有些郁闷的咬唇。

  欧卿祺知道宋芦是装的委屈,可是人家欧二少爷就乐意吃这套怎么办?眼神再纠结,还是只能咬牙张嘴,心一横,想着不就是一口辣菜!自己还能怕这个,为了博取亲亲老婆的笑颜,被辣一下又算什么!

  宋芦好笑的看着自己跟前这个桀骜的男人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纤长的睫毛在眼下留下一片小小的阴影,微微抖动,仿佛可以收集空中零落的灰尘,挥洒空中淡淡的阳光。

  欧卿祺视死如归的咬了一口嘴里的菜,然后发现没有自己想象中的辣味,而是一股淡淡的香甜,一股雪梨的甜味在口腔中慢慢散开,顺着血液流入欧卿祺的胸腔,侵蚀着欧卿祺的心脏。

  欧卿祺惊喜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浅笑安然的宋芦,开心的勾起了唇角,刚想抱着自己伟大可爱的亲亲老婆狠狠地啃上两口的时候,一个极其不识相的东西大大咧咧的闯了进来。

  “欧卿祺,我就知道你在这!赶紧的,工地那边有事,我们得过去!还有……”杰瑞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欧卿祺的嘴停在距离宋芦的脸不到十厘米的地方,眼神透出一股浓浓的杀气,杰瑞觉得,自己的前途堪忧。

  “好了,你快去吧,待会儿我也要回一趟家,我爸爸今天出院。”宋芦自然是感受到了欧卿祺对杰瑞的敌意,好笑欧卿祺的幼稚的时候觉得心口满满的,透着一股浓浓的暖意,推了推欧卿祺的身子,轻声说。

  欧卿祺可以对杰瑞杀气腾腾凶神恶煞,可是面对宋芦那绝对是笑容灿烂十里桃花:“行,那沁儿你在家里等我,我完事儿了过去接你,行吗?”

  宋芦转念一想宋耿秋自从生病了看自己的时候眼里透露出的担忧,点了点头答应了欧卿祺的话,欧卿祺在宋芦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清浅的吻,低声呢喃:“沁儿好好吃饭,等我来接你。”

  杰瑞眼睁睁的看着欧卿祺从一个光明暖男变成了地狱恶鬼,看着欧卿祺出去的时候自带的杀气,杰瑞纠结的看了看笑吟吟的宋芦,宋芦无奈的摊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杰瑞,不是急事吗?”欧卿祺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凉意,悠悠的传来,杰瑞视死如归的跟上了欧卿祺的步子,坚定的距离欧卿祺三尺远,努力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

  “爸爸,你好些了吗?今天我晚点就回来,有什么想吃的吗?”看着欧卿祺走远了,宋芦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给宋耿秋打了个电话。

  宋耿秋看着自己眼前为自己积极的收拾行李的白舒雅,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幽光,抬步走出了病房,正在收拾东西的白舒雅的动作微微一顿,眼里划过一丝寒意。

  “沁儿,我没事,欧卿祺的情况怎么样?之前闹出的那件事实在是太过分了,不像话,一点都没把我宋家放在眼里!”宋耿秋做了多年的上位者,有自己独特的消息渠道,宋芦根本就没指望欧卿祺那件事能隐瞒得住。

  再说了,在欧凡等人的刻意推动下,那件事根本就不是一个秘密,几乎就是众所周知了,宋耿秋会知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宋芦如果不是相信欧卿祺知道真相,那么估计宋家也会因此和欧卿祺闹僵,那么失去了宋家支持的欧卿祺必然实力大损,欧凡收拾欧卿祺的时候更加省力。

  宋耿秋的反应宋芦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家人的关心,宋芦的心里暖暖的,可是宋芦还是为欧凡的险恶用心感到心寒,同时也明白,欧卿祺的形象算是被欧凡给毁了。

  “爸爸,事情不是那样的,我相信卿祺,也请爸爸相信他好吗?他不是这样的人,这次是被人设计了。”宋芦语气淡淡的对着宋耿秋说,闻言宋耿秋的目光微微凝滞,语气稍微缓和。

  “沁儿,你真的不觉得委屈吗?”宋耿秋不放心的问,宋芦轻轻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若有所思的说:“其实他挺好的,至少,对我挺好的。”

  宋芦是宋耿秋捧在手里的张大的女儿,自然清楚什么时候宋芦说的是真心话,捕捉到宋芦语气中的点点笑意,宋耿秋心里紧绷着的那根筋也松了下来。

  “行,你觉得自己不委屈就好,有事记得告诉爸爸知道吗?我给你做主,欧家那个臭小子如果敢欺负你,你看我怎么收拾他!”

  宋芦闻言咯咯直笑,宋耿秋的神情也缓和了不少,跟宋芦扯了一些有的没的,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传来的恶毒视线,没有看到白舒雅眼里的恨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