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菲不在,江母也没有遮掩自己对宋菲的不屑,直接走到了江风的房间里拉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谈心:“小风,你是不是生妈妈的气了?”

  江风闻言微微一愣,被江母说中了心思有点难堪,别扭的扭过脸闷闷的嘟哝:“妈妈,我不喜欢宋菲,你知道的,我喜欢的不是她。”

  江母闻言目光微微变暗,慈爱的对着江风说:“妈妈知道你不喜欢她,可是她怀着你的孩子,于情于理我们都不能不管不问,等到以后孩子生下来了,你们的事再做打算也不迟,小风你明白妈妈的意思吗?”

  江风愣愣的看着江母不说话,江母也不介意,轻声说:“妈妈这是下策,可是只能这样,过几天去提亲吧,剩下的等到孩子生下来再说,答应妈妈好吗?”

  江风没办法拒绝自己的母亲这样的请求,对着江母微微点头,江母走出江风房门的时候眼里划过一丝寒意,如果不是江风迟迟放不下宋芦,又何必扯上宋菲?宋家的这些女儿,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宋芦不知道自己在不知道的时候就被打上了狐狸精的标签,此时的宋芦正神清气爽的从柔软的大床上睁开眼睛,享受得难得的静谧时光。

  欧卿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的,眼底下有些浓浓的黑青,述说着欧卿祺的疲惫,大手紧紧的搂着宋芦的腰肢,好像要把宋芦镶嵌到自己的血肉中那样的用力。

  宋芦没想从欧卿祺的怀里挣脱出来,安静的趴在欧卿祺的胸口感受着男子有力的心跳,忍不住发出低低的轻笑。

  醒了的欧卿祺听见宋芦的傻笑,维持不住自己的睡相,低下头轻轻的在宋芦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声音魅惑而沙哑动人:“沁儿,早安。”

  宋芦的笑声有片刻的停止,可是脸上的笑容却因为欧卿祺的简短两个字放大了最大化,将自己有些发红的脑袋埋入了欧卿祺的胸膛,闷闷的回答:“早安。”

  杰瑞进到公司的时候就明显的感觉到了气氛的不一样,有紧张的,有兴奋的,还有幸灾乐祸的想要看戏的,热闹得跟大剧院一样,就差没开赌场下注了。

  “杰瑞,你说二少奶奶会不会跟二少爷离婚啊?”站着等电梯的时候,一个忍不住内心的好奇欲望被众人推举出来的倒霉熊跑到杰瑞跟前试探着问,眼里闪烁着浓浓好奇。

  杰瑞不解挑眉,好笑的问:“为什么要离婚?”环视了一圈周围貌似等电梯其实都是竖着耳朵的群众,杰瑞是真的无奈了。

  那人一脸惊讶的看着杰瑞,不可思议的说:“怎么会不离婚呢?二少爷出了那么大的事,二少奶奶还是宋家的继承人,心高气傲的,不离婚那就是开玩笑的好吧!”

  杰瑞闻言直接乐了:“那你都知道了,你还问我干什么?我怎么知道?”杰瑞说着电梯也到了,杰瑞是在场官最大的一个,所以一马当先走进了电梯,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关上了电梯门,笑得格外的阴险。

  “离婚?笑话,人家你侬我侬的,你们这群混账玩意儿懂个屁!”杰瑞满脸不屑的嘀咕,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神一亮。

  杰瑞抬手看了看时间,还有五分钟上班,下一班电梯是十分钟后,掏出手机愉快的打了个电话:“告诉纪检部的那些人,今天抓迟到的!”

  楼下一片哀嚎,眼睁睁看着自己因为一点好奇心而迟到,然后被杰瑞叫来提前在电梯门口抓包的人逮个正着,眼睁睁到手的奖金,煽着红艳艳的小翅膀,飞了。

  杰瑞本来以为自己突然闯进宋芦的办公室会有机会看到什么限制级的画面的,结果看到的是宋芦和欧卿祺两个人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讨论问题。

  那副尽忠职守的模样,看得杰瑞自己都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三秒钟羞愧,然后就因为欧卿祺额角上的一抹红色睁大了眼睛,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

  “哎哟我去,欧卿祺你脸怎么了?毁容了啊?这红艳艳的一坨是什么鬼?”杰瑞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嘴上积德。

  长时间被欧卿祺奴役的经历让杰瑞只要有挤兑欧卿祺的机会就不会放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被奴役的岁月从未终结过。

  欧卿祺闻言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可是一想到自己这副好笑的模样是因为谁来的,欧卿祺就冷冷对着杰瑞甩了一个恶狠狠的充满了威胁意味的眼刀子,吓得杰瑞的笑声果断卡在了嗓子眼里,憋红了脸。

  更新‘最☆e快/上酷匠网B

  宋芦顺着杰瑞的目光看了看欧卿祺额角上的痕迹,感觉好像是有点怪异,想了想还是俯身给欧卿祺在那个红色的小区域贴上了一块创可贴。

  “被金属砸伤的要注意消毒,不然怕感染了就麻烦了,哪有那么好笑?”宋芦有些不悦的瞪了杰瑞一眼,这样的护短行为明显的取悦了欧卿祺,高高的扬起了眉毛。

  欧卿祺乖巧得跟只小猫咪一样往宋芦的身上蹭了蹭,声音温软:“听沁儿的。”说着还不忘对着杰瑞挑衅的一笑。

  杰瑞好像想起了什么,目光诡异的低声嘀咕:“金属?不会是钥匙吧?”

  “你怎么知道?”宋芦奇怪的看了看表情僵硬的杰瑞,闷闷的问。

  欧卿祺对着杰瑞甩了一个恶狠狠的眼刀子,你他妈敢说一个试试?杰瑞心虚的低头,对着宋芦连连摆手:“猜的,我的第六感一向如此神奇……”

  杰瑞把要签字的东西放到了桌上,立马头也不回的就跑了,宋芦刚刚抬头想要说什么,就发现人不在了,郁闷的挑眉看着杰瑞的背影嘀咕:“这货怎么了?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

  欧卿祺摸了摸自己额角的创可贴,笑得不怀好意:“谁知道呢,一向脑子不对劲。”

  宋芦闻言,颇有感触的点了点头,轻声感叹:“多好的小伙子,就是脑子不大好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