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菲被江风从宋氏带走,也成功的将宋芦气得够呛,可是宋菲到底是有没有走出宋氏的那样的风光,也只有宋菲自己知道了。

  江风把宋菲带走之后直接就不肯搭理宋菲,如果不是宋菲说自己身无分文,江风还是做不到无视一个孕妇独自流露在外,江风估计真的能把宋菲丢在路上,自己扬长而去。

  最终在宋菲和白舒雅及时通知了江母的情况下宋菲成功入住了江家,尽管江风本人极其不乐意,可是作为怀着江家唯一一个孙子的女人,宋菲还是受到了江母的高度重视,无视了江风抗议。

  可是宋菲的日子过得是真的不怎么如意,因为是自己被宋芦整出公司的才投奔到江家的,名不正言不顺,日子自然过得不顺心。

  再说江家也是排的上名号的大家族,有了一个挪用公款被赶出公司的儿媳妇说起来也是实在不好听,没过几天,宋菲被公司停职的事就流传到江家的人耳中,看着宋菲的目光也多了一分探究。

  宋菲到底是经验不足,被江母两个凉薄的眼神一扫就自己慌乱了不少,江风对宋菲爱搭不理的,直接就把宋菲当成一个隐形人,宋菲遭到了彻底的无视。

  在宋菲看来,这直接就是冷暴力,心里对宋芦的怨恨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恨不得剥皮拆骨,食其血肉。

  白舒雅看着做呀自己对面面色苍白的哭哭啼啼的女儿,眼里划过一丝不耐,对着宋菲低吼:“你怎么回事儿!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

  “妈妈!是你说的江风好,让我去勾引江风的!可是你看现在,江风根本就不理我,他妈妈也对我有意见,我现在住在江家名不正言不顺的,头都抬不起来!”宋菲不甘示弱的对着白舒雅反唇相讥。

  白舒雅一听这话直接就是被宋菲气得乐了,好笑的看着一脸被你坑害了委屈得不行的宋菲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合着你这意思,还怪我了?妈妈害你了是吗?”

  也许是感觉到了白舒雅语气中的寒意,生怕白舒雅惹急眼了不帮自己,宋菲硬生生咽下了那句差点夺口而出的就是你害的,低着头闷闷的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妈你快点帮我想想办法,我不要这样。”

  到底是自己疼了多年的唯一的亲生女儿,白舒雅就是再生气,也做不到无视女儿的终身幸福,看到宋菲的语气软了下来,白舒雅也开始在心里思索着,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

  “我回去跟你爸爸说,让江风尽快娶你,你这肚子也显怀了,我就不信了,江家还想赖账了。”白舒雅有些恨恨的说,眼里划过一丝寒意。

  听到白舒雅提起宋耿秋,宋菲的心里咯噔一下,莫名的心虚:“妈,爸爸知道了吗?”宋菲边说边觉得底气不足,这样的事被还躺在病床上的宋耿秋知道了,哪怕是宋菲这样的无心没肺的货色,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白舒雅没好气的白了宋菲一眼:“怎么可能不知道?你爸爸如果不知道,宋芦哪来那么大的权利,这事儿根本就是你爸爸默许了的!”

  闻言宋菲心里的那一丝丝愧疚瞬间荡然无存,被宋耿秋的偏心牵引,愧疚由一股浓浓的怨气取代。

  “你跟我去一趟医院,去看看你爸爸,然后我跟他提你和江风的事,让你爸爸给江家施压。”白舒雅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低声对着宋菲说,宋菲闻言狠狠地皱眉,眼里划过一丝不同意。

  “妈,我现在去看爸爸还不得被骂死啊!不要,我不去!”

  白舒雅是真的不知道这个胸不大,也没脑子的女儿到底是哪里遗传自己,眼里划过一丝冷意,对着宋菲说:“不去?好吧,那你也不用嫁给江风了,自己收拾收拾去把孩子打了吧,也没人在乎。”

  宋菲最终还是被白舒雅带到了医院,尽管心不甘情不愿,可是在看到宋耿秋的时候还是使出了自己惯用的招数,对着宋耿秋撒娇卖萌,不过不管是白舒雅还是宋菲,都明显的发现了,宋耿秋貌似并不吃这套了。

  “酷x匠6网m“唯一,e正4◇版,LP其√他都S是,l盗R☆版

  “老宋,我有点事想要和你商量商量。”白舒雅看了宋菲好几眼,发现这人根本就没有和宋耿秋提的意思,咬牙自己对着宋耿秋说,宋菲的脑袋快速的低了下来。

  宋耿秋因为生病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上神情逐渐变得凝重,对着白舒雅轻轻点了点头,看着低着头的宋菲,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失望。

  宋耿秋听完了白舒雅的话,沉闷了好半天才缓缓开口,“你是说,想让江风娶菲菲?”

  宋耿秋的声音带着些许冷意,不过着急宋菲的事的白舒雅并没有把这点异常当做一回事,只以为宋耿秋是因为宋菲未婚先孕的事情生气。

  “老宋,你看如今事情已经是这样了,菲菲大着肚子,江风总不能不负责任,菲菲不懂事,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总该给孩子讨个公道,不然他江家还以为我们宋家是好欺负的。”

  白舒雅边说边对着宋菲使眼色,宋芦急忙对着宋耿秋带着哭腔的低喊:“爸爸,您可得为女儿做主,江风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宋耿秋眸光微微一暗,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看着兴高采烈的出去的宋菲,眼里划过一丝寒意:“这就是你们母女的目的吗?可怜我的沁儿,因为爸爸的动摇,毁了你的幸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