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耳边回响着杰瑞的怒吼,欧卿祺知道,杰瑞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或者说,杰瑞还是太温柔了,如果角色互换,欧卿祺保证自己一定会把这个消失的人揍到半个月下了不了床。

  相比之下,自己额角这个不痛不痒的小口子,欧卿祺觉得杰瑞对自己果然还是太温柔了,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杰瑞的手。

  欧卿祺无意的一眼,引得杰瑞心惊不已,懊恼自己的冲动,生怕欧卿祺这货会突发奇想想要把自己这双惹祸的爪子给剁了,当机立断的把两只白白净净的小爪子藏到了身后。

  连着喝了三杯水,欧卿祺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惹得杰瑞严重怀疑这人是不是跑到沙漠里去呆了几天,不然怎么看起来如此缺水?可是这白净中透着苍白的模样,也不像啊!

  “跟我说说,现在是什么情况?”欧卿祺有些头疼杰瑞打量自己的诡异目光,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不小心摸到了冰凉的液体,微微皱眉。

  杰瑞狗腿的递上两张纸给欧卿祺,欧卿祺微微扫了献媚的杰瑞一眼接过纸不说话,杰瑞也正襟危坐,理了理自己的思路对着欧卿祺说:“欧凡出任欧氏新总裁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欧卿祺轻轻的抬了抬下巴,示意杰瑞接着说,杰瑞微微顿了顿,有些试探的对着欧卿祺说:“你知不知道,欧凡对付你的理由是什么?”

  iL最新$章?节@◇上酷√p匠#网N

  欧卿祺不解杰瑞语气中的试探到底是什么,可是还皱着摇头,沙哑着嗓音说:“不知道,这一点我也想不通,欧凡不可能就想找人把我关起来,这样雷声大雨点小的行为,不像是欧凡会做的出来的。”

  杰瑞认同的点头,想着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摆出一个立马横刀的气势,不再遮遮掩掩的,对着欧卿祺噼里啪啦的说了那天董事会上发生的事情。

  眼睁睁的看着欧卿祺的脸色越发的好看,就跟最好的调色盘一样的精彩纷呈,漂亮得厉害。

  “你打算怎么办?”杰瑞意外的是欧卿祺没有如同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暴跳如雷,只是脸色经过了一系列精彩的转换之后就恢复了一如既往的黑暗,让杰瑞准备好的安慰的话毫无用武之地,悉数卡在了嗓子眼里。

  欧卿祺有些好笑的挑眉,尽管笑声中夹杂着杰瑞觉得彻骨的寒意:“欧凡这样做,必然是有绝对的把握我拿他没办法,事已至此,除了静观其变,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

  “宋芦也是这样说的,我这不是不甘心嘛……欧凡太过分了……”杰瑞并不意外欧卿祺的回答,因为这的确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可是还是有些不甘心的嘟哝。

  听到宋芦的名字,欧卿祺的眸光微微一闪,想起了杰瑞说的这个女人为自己做的,心口慢慢升腾起一股暖意,让欧卿祺冰冷麻木的心恢复了些许和煦,眼底的冰寒也出现了淡淡的裂痕。

  欧卿祺把手里沾染了血迹的纸巾扔到了垃圾桶里,杰瑞看到那张纸有些心虚,欧卿祺不懂杰瑞莫名其妙的目光闪躲为了什么,有些无力的对着杰瑞说:“我去公司找宋芦,赶紧拿上东西走。”

  自己做了心虚事的杰瑞很听话,快速拿上了自己的东西跟着欧卿祺出了门,车里欧卿祺安静的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杰瑞看到那个又有要开始流出不明液体的伤口,想起了宋芦为了欧卿祺做的事,心里猛地秃噜一下,莫名的心慌。

  宋芦在公司里又一次加班到深夜,不是宋芦不累,而是根本就没得选,抬头灌下一大杯黑到看不见底的咖啡,长长的叹气。

  欧卿祺不在,欧凡费尽心思才成功上任,踩红顶白的事宋芦见得多了,不管是为了什么,宋芦都不敢放松心里紧紧绷着的那根筋。

  在这样特殊的时候,欧卿祺手上的工作不能出错,人不在又怎么样,给了欧凡机会作文章,欧卿祺估计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然而宋家刚刚经历一场人事变动,宋菲和白舒雅插在公司里的人只要有过失的,除去的除去,降职的降职,也是一派百废待兴的模样,宋芦根本就走不开。

  没办法宋芦就只能身兼两职,一边处理宋家的工作,一边把欧卿祺的工作全都接到了自己的手里,每天的睡眠不足四个小时,再这样下去,宋芦觉得自己直接就能过劳死,为国家的无机化学做贡献。

  看着楼下万家灯火的辉煌,夜色迷离的惆怅,宋芦紧紧皱着的眉眼中飘过一丝疲惫,低声看着自己手里的咖啡低喃:“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估计真的就撑不住了。”

  “唉你先上去,我去给宋芦带点吃的。”到了公司楼下,杰瑞突然赖在车上对着欧卿祺说,杰瑞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担心宋芦知道欧卿祺被自己打伤,一怒之下把自己杀了然后毁尸灭迹的。

  欧卿祺闻言急匆匆的脚步微微一顿,轻声问:“她还没吃饭吗?”欧卿祺的声音有些闷闷的,杰瑞微微挑眉撇嘴说:“吃饭?我要是不给她带,这人能熬到明天吃午饭!真不知道一个女人怎么可以疯成这样。”

  杰瑞的吐槽中带着无法忽视的感慨,欧卿祺知道,杰瑞也知道,宋芦是真的没办法,尽管宋芦可以放弃,不过这人撑下来了,用男人都没有的勇气和毅力撑下来了。

  “你去吧,记得买份粥。”欧卿祺淡淡的对着杰瑞说,头也不回的朝着楼上走去,一股迫切想要把宋芦抱在怀里的欲望几乎是快要冲破欧卿祺的胸膛,喧嚣而去。

  “沁儿,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沁儿,我回来了。”欧卿祺修长的手指深深地陷入了掌心,在空无一人的电梯里呢喃自语,眼里划过一丝坚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