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既然回来了,自然不会躲在暗处,情绪稍微失控,很快欧卿祺就想清楚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欧凡的丧心病狂让欧卿祺感到惊讶,同时也坚定了自己要把大权拿回来的决心,不过欧卿祺也清楚,现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并不是合适的时机。

  欧卿祺现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想了想,心里猛地划过一丝刻骨的凉意,幽深的眸子微微一暗,抬步朝着人潮中走去,既然你都如此不顾兄弟情谊,还有什么是需要顾及的呢?

  杰瑞作为看着欧卿祺从一个无人关注受尽委屈的私生子成长起来的唯一一个兄弟,很清楚欧卿祺把那个感情冷淡的欧老爷子看得有多重。

  你可以说欧卿祺禽兽,可以说欧卿祺混账,或者说欧凡换一个栽赃欧卿祺的方式,杰瑞都不会觉得那么愤怒,杰瑞不知道,如果欧卿祺知道自己被欧凡设计的理由,该会有多么的心痛。

  可是杰瑞同样没有想到的是宋芦,没有想到宋芦居然会在这样的时候挺身而出,不惜代价的给欧卿祺拉拢股东,想到宋芦答应那些股东的条件,杰瑞就觉得自己看不懂这两人的心,难道这就是爱情?

  欧卿祺还是没有消息,杰瑞想尽一切办法,都没办法找到欧卿祺的踪迹,杰瑞和宋芦都知道,欧凡既然能拿出那样的照片那么必然是知道欧卿祺的下落的。

  可是不管是谁,再清楚欧凡的狼子野心,都不可能冒冒失失的跑到欧凡那里去要人,欧卿祺出的乱子已经够大的了,不能在出现任何的差错了,所以目前除了等着,就只剩下忍着。

  小白同学坐在杰瑞的对面看着杰瑞阴晴不定的脸色,眼里闪烁着淡淡的担忧,想了想还是咬牙开口:“你没事吧?二少奶奶那里还好吗?”

  小白只是一个助理,没有资格知道内部高层的一些动向,可是这并不影响下边的人知道公司上层的变动,整个欧氏都知道,欧凡要上任新总裁,欧卿祺在父亲去世的时候和女人开房,至今为回。

  欧凡的心思险恶就体现在这里了,如果说封闭的董事会上发生的事会被人传播出去,这种说法只要是有点脑子的都不会相信。

  可是这件事就是被人知道了,而且还用最快的速度传遍了公司上下,对欧卿祺的公众形象造成的负面影响大到出乎想象。

  如果说这事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杰瑞就觉得自己是把菜市口上的猪脑袋全给吃了,不然不能笨得那么明显。

  宋芦要求严惩胡乱传播谣言的人,可是欧凡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下边的人不要随意传播不确定的传言,无形的默认了那些说法,一时之间欧卿祺的风头无两,不过都是不好的就对了。

  宋芦也不容易,宋家内部也不平静,还要抵挡着欧凡给欧卿祺找麻烦,宋芦算是耗尽了心力,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杰瑞也好不到哪去,周身萦绕着一股浓浓的怒气,惊得所有人都恨不得绕他三尺而行。

  杰瑞听到小白关心意味明显的话,抬头捕捉到了小白一向不起波澜的眸子中的担忧,心口的闷气好像松了不少,低声呢喃:“现在还没事呐,如果欧卿祺在不回来,就真的是要撑不住了。”

  小白微微一愣,不明白杰瑞话语中的挫败从何而来,只是愣愣的点头,第一次在心里祈祷,那个对宋芦不好的混蛋能够快点出现。

  欧卿祺没有立即回到欧家,因为欧卿祺需要一个人告诉自己目前到底是一种什么情况,欧卿祺不知道欧凡到底让人对自己干了什么,如果只是让人把自己关起来,又何必费那么大的功夫?

  想起欧凡最后对自己说的那句二弟万事顺遂,眼里闪过的阴暗,欧卿祺就觉得心里不安,不过哪怕就是无耻如欧卿祺,也不得不承认,欧凡不择手段的本事,倒是颇有欧老爷子的真传啊!

  杰瑞赶回家拿文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家门口坐了一个看起来不怎么狼狈,但是怎么看都极其眼熟的男人,杰瑞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睁大了眼睛。

  “哎呦卧槽!欧卿祺你他妈还活着啊!”看清了坐在地上的这人是谁,杰瑞就淡定不起来了,从原地蹦起来指着欧卿祺吼,恨不得把房顶掀开,让老天爷降下一道天雷,劈死这个混账玩意儿。

  欧卿祺也是郁闷了,自己不知道睡了几天没说过话,好不容易逃出生天见到了万千世界,身无分文又不想打草惊蛇,再三考虑之下自然就只有杰瑞这里比较合适自己了解情况,谁知道这货居然现在还不回来!

  尽管欧卿祺没有手表,可是这一点小小的障碍并不能妨碍欧卿祺根据外边的天色和自己的肚子的饥饿程度来判断现在的时间,他奶奶的,最起码得有十点了吧!

  欧卿祺本来肚子里窝了一肚子的火气,就想着等看到杰瑞这个不按时回家的玩意儿好好收拾他一顿,结果饥肠辘辘的欧卿祺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被中气十足的杰瑞给打败了。

  欧卿祺不悦的挑眉,长时间没有喝过水的嗓子带有干涸的沙哑,带着刺耳的暗哑:“吵吵什么,开门!”

  杰瑞顾不上自己被欧卿祺长时间的淫威下的委屈求全,将自己手里的包砸到欧卿祺的身上冲着欧卿祺就开始正儿八经的吵吵。

  “妈的!混账玩意儿!你死哪去了!你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关键时候你居然玩失踪,现在你回来干什么啊你!找个安静的地儿去死吧你!”

  5酷-;匠@#网%R首发R

  骂完杰瑞还觉得不解气,然而自己手里实在是没有可以充当武器的东西,一急眼就把手里的钥匙朝着还坐在地上的欧卿祺砸了过去,万万没想到的是万年失手的杰瑞终有一次没有失手,吧唧一下,结结实实的砸到了欧卿祺的额角,杰瑞眼睁睁的看到了自己的成果,貌似破了,还有点诡异的红艳艳的不明液体存在。

  欧卿祺突然变得如此脆弱,杰瑞的小心脏有点接受不了,傻乎乎的张大了嘴看着如无其事的拿着钥匙开门的欧卿祺,有些淡淡的心虚,在没有之前耀武扬威的嚣张模样,耷拉着脑袋跟在欧卿祺的身后进了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