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会议室走出来的时候,那个三番两次帮宋芦说话的男人走到了宋芦的身边,对着宋芦有意无意的说:“二少奶奶觉得,那些照片会是真的吗?”

  宋芦轻轻挑眉,眉眼含笑的对着男人低声说:“王董觉得呢?一个醉到眼睛都睁不开的人,还记得去开房,我丈夫这种如饥似渴的模样,倒是真的让我汗颜了。”

  宋芦说这话打趣得犀利夹杂嘲讽,欧凡恰好从宋芦身旁有过,闻言脚步微微一顿,目光微微闪烁。

  男人闻言低声轻笑,对着宋芦连连摆手:“二少爷有二少奶奶这样的俏佳人,那还看得上别的庸脂俗粉?二少奶奶没看眼睛都是紧紧闭着的,只怕二少爷也是不开心的吧。”

  欧凡脸色阴沉沉的带着不要钱的冷空气从宋芦身边走过,宋芦微微挑眉,语气中夹杂着淡淡的苦涩:“可不嘛,那人心里,必然是不乐意的……”

  不管宋芦为欧卿祺做了多少,欧卿祺就是输了,不管欧凡用了什么样的阴谋诡计,赢了就是赢了,不管是宋芦还是杰瑞,除了扼腕叹息,貌似就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杰瑞一脸愤怒夹杂着浓浓的不知所措,跟在宋芦的身后回到了宋芦的办公室,咬牙想了半天才开口说:“宋芦,难道说,我们就这样算了吗?”

  宋芦坐在沙发上,双手揉着自己发疼的额角,轻声说:“杰瑞,我们尽力了。”

  杰瑞自然知道宋芦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可是还是不甘心,因为欧凡不是光明正大的将欧卿祺打败。

  而是用了为人所不耻的阴谋算计了欧卿祺,不管是宋芦,还是杰瑞,或者说那些支持欧卿祺的人,都明白,可是也都无能为力。

  “稳住公司的情况,只要欧卿祺没死,欧凡就不可能把欧卿祺藏一辈子,目的达到了,欧卿祺自然也该回来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守好剩下的,别的,还是要等欧卿祺自己回来了才能再做打算了。”

  a(酷$匠Wb网…x正i版PM首~发

  宋芦悠悠的对着杰瑞说,语气不无无奈,杰瑞明白宋芦的意思,看到宋芦眼底的黑青,有些愧疚的对着宋芦说:“我先回去了,你找个时间休息一会儿,别太累了,欧卿祺回来之前,还是需要你支撑大局。”

  宋芦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杰瑞见状也不多说什么,悄悄的退出了宋芦的办公室,没有看到宋芦眼里一闪而过的怒气:“欧凡,你当真是好算计!”

  欧卿祺目前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欧卿祺醒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被人设计了,至于目的是什么,欧卿祺暂时还不清楚。

  因为欧卿祺哪怕是对欧凡有戒备心,也还是没有想到欧凡居然能丧心病狂的在欧老爷子过世的这几天迫不及待的就对自己动手,脑子的混乱让欧卿祺不悦的皱眉,忍者剧烈的头疼,回想发生的事情。

  欧卿祺将宋芦送回家之后,自己几乎是没有片刻的休息就想要去公司处理事情了,因为欧卿祺很清楚,自己的大哥不会让自己站稳脚跟的,自己必须提前做出准备,欧家是欧老爷子一生的希望,自己必须守住。

  可是欧卿祺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不过是喝了放在桌上的一杯水,然后意识就模糊得不行,欧卿祺一开始的时候以为是自己长时间没有休息好,就想趴着打个盹,谁知道一觉就睡到了现在。

  欧卿祺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长时间,可是欧卿祺很清楚,自己必须尽快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不然情势对自己很不利。

  在整个关着自己的房间里排查了一遍,欧卿祺挫败的发现,自己的手机手表什么的都不在身边了,而室内也没有什么可是跟外界联系的工具,欧卿祺可怜的发现,自己貌似被人给幽禁了。

  宋芦说过一句话,那就是欧卿祺这人是属蟑螂的,越打越强,在这样绝望的境地下,欧卿祺异常冷静的思考着自己逃出去的可能,和到底是谁把自己关到了这里,目的是什么。

  欧卿祺正抓耳挠腮的想不出结果的时候,欧卿祺敏锐的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几乎就是一瞬间,欧卿祺充分的发挥了大长腿的优势,跑到了自己醒过来的那个房间里躺好,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听着进来的人的动静。

  “欧总,还没有醒过来呢,我就说了没事,我给他下的药不睡个三四天根本就不会醒,欧总您就放心吧!”进来的是个女人,而且听起来还是一个让欧卿祺感觉很熟悉的女人。

  女人不把仍然处于昏迷中的欧卿祺当回事儿,随意的把自己的包扔到了桌上,甚至还伸手揉了揉欧卿祺的脸,低声感叹:“要我说,你就是长得比欧凡好看,不过还是不行,谁让欧凡才是厉害的呢?”

  欧卿祺从女人的三言两语中获得了太多的信息,例如把自己整来这里的是欧凡,还有就是,欧凡必然干了什么事,一件必然会让自己很愤怒的事。

  趁着那个女人去洗手间的功夫,欧卿祺快速的从那个女人的包里找到了房门的钥匙,然后接着躺在床上装睡,女人出来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直接就关门走了,留下了欧卿祺一个人。

  欧卿祺在屋子里待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确认那个女人不会再回来了之后才用自己拿到的钥匙开门逃走,终于看到了时隔几日的阳光,猛然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逃出来了,欧卿祺才发现欧凡关着自己的这个地方是个靠近郊区的地方,没有什么过多的过往车辆,更别说什么出租车什么的了。

  欧卿祺耷拉着脸,徒步征服了一条长到欧卿祺这辈子都不想再走的路,终于历经千山万水来到了有些现代文明气息的市区。

  欧卿祺还没有来得及感叹自己的艰苦经历,抬头就看到街边大屏幕上来侃侃而谈的欧凡,新闻的标注欧氏新总裁,欧卿祺终于明白,自己错过了什么。

  欧卿祺的心里猛地蹿起一股怒气,重新睁开恩眼睛里充满了幽深的怒气,欧卿祺突然就笑了,笑得森然而冷冽,一字一句的轻声呢喃:“欧凡,你是找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