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走在前边,微微侧身对着刚才出言相助的男人轻轻点头,语气不冷不热:“谢谢王董的仗义执言,不然宋芦今天,只怕是要闹得不好看了。”

  宋芦客气说话,那个男人也不托大,宋芦既然来了,就自然是不可能会被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助理拦在门外的,欧凡让人拦着,目的也只是为了隔应隔应宋芦,也没指望这样就能把宋芦拦在外边。

  “二少奶奶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谈不上什么帮助不帮助的。”男人微微低头对着宋芦轻声说道,宋芦的眸光一闪,划过一丝暗沉。

  @f更U-新\9最Z#快5上酷Ry匠☆)网VB

  随后两人相对无言,走到会议室的时候欧凡果然已经到了,看起来的确是精神抖擞,尽管眼底下有些浓浓的黑青。

  不过宋芦可不会认为那是担心欧卿祺或者是因为欧老爷子的过世太过伤心的痕迹,估计是太兴奋了睡不着好吧……

  欧凡看到宋芦进来也不意外,甚至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就不再说话,可是目光却在宋芦身旁的那个男人身上多停留了两秒,眼里划过一丝暗沉,心里嘀咕:宋芦的动作还是快了,还好自己提前有准备。

  宋芦看了看在坐的董事,因为之前不插手欧家内部的事物,宋芦对这些不常露面的董事并不熟悉,尽管昨天晚上熬夜看了不少资料,可是宋芦还是觉得心里没底。

  毕竟如果是欧卿祺自己在这里的话估计胜算会加大一倍,而且宋芦总是觉得欧凡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这次可以彻底打压欧卿祺的机会,后边必然还有什么没有暴露出来的杀招。

  忍不住心里微微发凉,多年执掌大权的直觉告诉宋芦,今天这件事的发展估计不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进行了,也许真的就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杰瑞和小白直直的站在宋芦的身后,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欧凡,现在还没有欧卿祺的消息,杰瑞直接觉得再这样下去就可以直接报警说这人失踪了。

  今天这样的会议,本来就不应该匆匆召开,毕竟是决定一个领导者的大事,如此匆忙本来就不对,可是欧凡借助不能没有领导者和欧卿祺将近两天没有露面的事大作文章,促使了提前召开的董事会。

  “大家都知道,我爸爸前几日不幸去世,二弟也好几天不见人,公司不可能就这样无主,所以今天召开董事会的目的我想大家都是清楚的,我临危受命,必然会竭尽全力带领公司走向辉煌。”

  欧凡这话的语言艺术性可是很强的,三言两语的就直接把自己定位在了欧家总裁的地位,直接连投票选举都给略过了,宋芦的眼里划过一丝冷笑。

  “大哥,既然说了是关于公司发展的大事,那么自然是得听从大家的意见,如今各位董事都在,按照惯例,还是投票决定下一任总裁吧,毕竟,这样才能服众不是吗?”

  会议室里一片安静的时候宋芦冷清的声音响起,随即就有支持欧卿祺的人附和,欧凡的脸色微微一变,不过还是维持着的公式化微笑。

  欧凡有些为难的看着宋芦,支吾了片刻才说:“这二弟,只怕是不行,只会更加没办法服众呐。”

  欧凡话中有话,宋芦自然是听出来了,心里冷笑:终于是忍不住了吗?

  那个之前帮宋芦说话的男人沉声说:“按照惯例二少奶奶说的没错,大少爷既然说二少爷不合适,怎么也得拿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吧,不然,还是投票选举的好。”

  欧凡有些意外这个人三番两次为欧卿祺说话,最终把原因定位在宋芦的身上,对着这个坏事的宋芦狠狠地甩了一个眼刀子,有些如释重负的说:“既然大家都这样说,那么我就让大家看些东西吧。”

  随着欧凡放出的那一张张照片,会议室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所有人都看着那些照片目不转睛,或惊讶,或好笑,少数人微微垂眸沉思,宋芦的眸光暗沉,心里划过一丝冷笑。

  “大少爷的意思?”宋芦身旁的男人再次开口,宋芦闻言微微挑眉并不说话。

  欧凡故作为难的说:“二弟不懂事,做出这样的事是我这个做大哥没有教育好,不过大多数股东还是觉得二弟的品行不适合做领导者,所以说……”

  宋芦闻言心里冷笑连连,笑话,欧卿祺会去夜店泡妞?平时我还信,可是欧老爷子过世欧卿祺的伤心程度不知道比欧凡深多少,宋芦怎么也不可能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

  而且那些所谓的照片,宋芦一张一张的看了,就没有一张欧卿祺的眼睛是睁开的,仔细看起来倒像是昏迷了被人给拉着摆的造型一样的不自然。

  要说欧卿祺出现这样的纰漏跟眼前这个笑眯眯的欧凡没有关系,宋芦就觉得自己的脑子有问题,早就该回炉再造了。

  “大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样今天的董事会不就白开了吗?既然大家都来了,不妨就投票选举,到底鹿死谁手,也该有个明确的结果不是?”这是宋芦进去会议室后说得最长的一句话。

  可是也提醒了一些摇摆不定的人,看着周围的人一致同意投票,欧凡看着宋芦的目光微微暗沉,挑衅的对着宋芦说:“你斗不过我的,欧卿祺是个废物!”

  投票结果下来的时候,宋芦觉得自己真的是可以说自己问心无愧了,毕竟自己是真的尽力了,尽管结果还是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