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终究还是没有能出现在欧老爷子的最后的葬礼上,撑着身子来的欧母脸色不悦,看着宋芦的眼神也颇为不善,从头到尾都是由杨雨菲扶着的,宋芦这个二儿媳妇,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一样的。

  踩红顶白的事世上会干的人不少,就像此时此刻,大多数人都感觉到了欧家内部的矛盾,一山不容二虎,当家人的位置,欧凡心里必然是不会让出的。

  看着那些结束了葬礼的仪式就着急跑到欧凡身边大献殷勤顺带着还不忘踩上欧卿祺两脚的人,宋芦无奈的挑眉笑了笑,心里的不安被欧卿祺的完全没有消息无限扩大,强装镇定的眼底飘过一丝不为人知的慌乱。

  }更C新最快/&上eY酷_匠网}I

  “但愿你平安无事,欧卿祺,我在等你,你快回来吧。”宋芦看着天边阴沉的天色,低哑着嗓音呢喃。

  欧卿祺不在,事情必须得处理,不管是谁丢了,世界都要接着转动,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欧卿祺还是完全没有消息,不管是宋芦,还是杰瑞,都有些慌乱了。

  宋芦听完杰瑞的话,低着头稍微思考了一下对着杰瑞说:“杰瑞,公司内部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杰瑞闻言微微皱眉,眼里闪过一丝光亮,,恍然大悟的对着宋芦说:“明天要召开董事会,选下一任总裁,欧卿祺不在,那么……”

  话一出口,杰瑞瞬间就明白了这其中的玄机,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怒气,咬牙切齿的说:“欧凡!一定是他!除了他就没有人会这样针对欧卿祺!我找他去!”

  “杰瑞!回来坐下!你找到欧凡有用吗?你觉得他会告诉你欧卿祺在哪吗?”宋芦目光锐利如刀的看着满脸愤怒的杰瑞,语气有些森寒的说。

  杰瑞也回过神来自己找到欧凡并没有什么卵用,可是又不甘心就这样放纵欧凡这样随心所欲的算计欧卿祺,双目赤红的盯着自己的脚尖,恨不得撕了欧凡那个卑鄙小人!

  宋芦内心也很愤怒,可是面对这样的困境,宋芦也不能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毕竟不管欧卿祺现在是什么情况,欧家的情况必须稳住,不然欧卿祺回来的时候就会看到一团乱摊子,宋芦下意识的不想让欧卿祺面临这样的困境。

  “杰瑞,你去联系一下平日里跟欧卿祺走的得近的股东,就说我宋芦愿意用宋家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全力支持欧卿祺,只要他们可以在明天的董事会上投欧卿祺的票,以后有用得上宋家的地方我宋芦必然不会推辞。”

  宋芦的声音低低的,可是掷地有声,杰瑞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面色沉静的宋芦,讶异于宋芦的决定,好半天才喃喃的问:“宋芦,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要把宋家拉到欧家的争斗中来了吗?这样的承诺一许下,就不会是欧卿祺欠下的人情,而是宋芦代表宋家欠下的,不管以后宋芦和欧卿祺结果几何,这都是不可更改的,必须兑现的。

  宋芦闻言微微挑眉,对着杰瑞无奈的说:“需要准备什么吗?”杰瑞微微一愣,对着宋芦点了点头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脚步中带着些许决绝坚定。

  宋芦无力的低声呢喃:“真的是,疯了吧,你见过哪个疯子发疯前,还需要准备的……”

  第二天,尽管欧老爷子的葬礼在昨天刚刚举行过,些许残余的悲伤还弥漫在公司里,不过转眼间就被更加浓烈的即将到来的董事会的火药味给掩盖,一时之间人心惶惶,不知道接下来的结局到底应该是什么模样。

  宋芦和杰瑞一夜没睡,不过宋芦很肯定,一夜未眠的必然不止是自己,只不过是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无法入睡了,不过宋芦觉得欧凡也许是激动吧,毕竟欧卿祺现在还没有出现。

  董事会这样的会议按道理来说宋芦一个部门的小主管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可是欧卿祺人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宋芦又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二少奶奶,不是懂事会成员的不能进去。”欧凡身边的秘书站在会议室的门口对着宋芦一幅公事公办的语气说,伸出手拦住了宋芦带着杰瑞和小白前进的步伐。

  杰瑞赤红的眸子里怒火更甚,如果不是宋芦在前边站着不动弹,杰瑞觉得自己都能冲上去把这个狐假虎威的混账玩意儿给撕了。

  宋芦闻言也不生气,语气淡淡的说,却夹杂着些许寒意:“如果我是代表二少爷来的呢,也没有资格进去吗?”

  助理只是听从欧凡的话不让宋芦进去而已,看到宋芦的态度不甚强硬,语气就肆无忌惮了一些,抬高了下巴对着宋芦说:“大少爷吩咐过,闲杂人等不许进去,二少奶奶还是回去吧,等二少爷来了自然会进去的。”

  宋芦一听这话直接差点就乐了,恨不得好笑的看着门口的小助理吼:你他妈的把欧卿祺给姑奶奶找来!你以为老娘愿意进去啊!这些破事儿你以为老娘愿意管!你有本事让欧凡把人给我找出来啊!!!

  不过大庭广众之下,宋芦也不好对着这样一个没胸没大脑的人计较,努力维持着脸上的微笑语气冷清的说:“闲杂人等,你确定大哥是这样说的?你确定,我是那个闲杂人等的范围,嗯?”

  宋芦的尾音微微上翘,带着淡淡的勾人,其中夹杂着的寒意却让人无法忽视,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一些旁观着的人看着宋芦的目光多了三分审视,宋家的接班人,自然也不会是差的。

  “二少奶奶作为欧家的一份子,二少爷既然有事不能及时出现,二少奶奶代替也无可厚非,你这样拦着,到底是谁的意思?”也许是观望够了,有一个中年男人走到宋芦的身边沉声说道,目光不善的看着拦路的助理。

  话音未落,周围朝起了一片或轻或浅的应和声,小助理终究还是扛不住那么多比自己位高权重的大人物的压力,没多久就缴械投降。

  挫败而不甘的看着宋芦带着杰瑞和小白扬长而去,杰瑞还顺道甩了一个恶狠狠的眼刀子,小样儿!等小爷空出来时间来了,你丫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