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你到底要干什么?”宋芦一边搅动着碗里热气腾腾的小米粥,一边低低的呢喃,一阵心烦意乱。

  杰瑞冲到了欧家的时候宋芦正准备出门,毕竟自己作为欧家名正言顺的儿媳妇,这种时候自己再不出现就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哪怕是欧卿祺护着自己,宋芦也觉得不好意思。

  “宋芦,欧卿祺呢!人呢!”杰瑞的声音里带着难以忽视的慌乱,从来没有见过杰瑞这副模样的宋芦忍不住深深皱眉,心里猛地蹿起一股浓浓的不安。

  “欧卿祺不是在公司吗?你怎么来了?”宋芦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对着杰瑞说,眼里闪烁着淡淡的迟疑,生怕杰瑞这张嘴贱的说出什么让人心慌的消息,紧紧地盯着杰瑞有些苍白的脸色。

  杰瑞闻言瞳孔不自觉的涣散,声线带着难以抑制的颤抖:“欧卿祺不在?那么他人呢?”

  “杰瑞,你冷静点,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欧卿祺不是应该在公司或者是在准备葬礼吗?为什么你会过来找他?”宋芦目光带着平日里没有的锐利,逼着杰瑞冷静下来。

  杰瑞也不讲究,抓起桌上的水杯喝了整整一杯水,对着宋芦三言两语的说清了事情的情况,宋芦闻言眼里划过一丝惊讶,心里的不安被最大限度的放大。

  U酷=;匠r网永久Yd免P9费,看nG小说《M

  “你是说,欧卿祺不在了?”杰瑞狠狠地点头,眼里的赤红席卷了宋芦残存的理智,宋芦握着手机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

  一遍又一遍的拨通电话,万年不变的是那个机械化的女声,宋芦的心逐渐沉浸在刻骨的冰凉中,眼里的慌乱逐渐扩大,宋芦和杰瑞都清楚,欧卿祺不会莫名其妙的跑丢了,这人必然是出事了。

  “不管他了现在,你先回公司,我去葬礼举办的地方,王叔你就在家里打电话,一直打,直到打通为止。”宋芦眼神一定,决定先解决眼前的混乱情况再说,欧卿祺那里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先稳住目前的情况再说。

  杰瑞听到宋芦的话心里一定,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对着宋芦点了点头就往外走,宋芦拿上外套急匆匆的抬步往外跑,王叔拉住了宋芦声音颤抖有些不确定的问:“二少奶奶,二少爷没事吧?”

  宋芦闻言微微闭眼,头也不回的对着眼里闪烁着浓浓的焦急的王叔说:“不会的,不会有事的,我们都要相信他。”

  宋芦以为,欧老爷子过世这件事会在欧卿祺的妥善处理下得到一个不出彩却可以和平结束的结果,毕竟欧卿祺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宋芦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是当欧卿祺莫名失踪的时候,宋芦才意识到,欧家内部的这争斗远远比自己想象中的激烈,欧卿祺只怕是被欧凡给设计了,可是宋芦哪怕是心知肚明,在一脸怒气的欧凡面前,也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

  “弟妹,二弟呢?怎么找不到人了,现在这是什么时候,一点都不像话!”欧凡严肃着一张长得还算俊朗的脸对着宋芦不加声色的低吼,带着明显的怒气。

  宋芦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是真的很想笑,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欧凡还是一个实打实的演技派?这般无辜的模样,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一些蛛丝马迹,估计宋芦都要以为欧凡说的是真的了。

  “大哥,卿祺临时有些事联系不上,我在这里也是一样的,卿祺把事情都交给我处理了,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还希望大哥多多指点。”宋芦微微撇嘴,低声对着欧凡说,眼里划过一丝不屑。

  杨雨菲从不远处走过来,欧老爷子突然离世,给欧母带来的打击太大,欧老爷子过世第二天就直接病倒了,今天葬礼也是还没到,接待宾客这样的事自然就落在了杨雨菲和宋这两个儿媳妇身上。

  杨雨菲朝着宋芦走过来的时候宋芦的心里猛地划过一丝不安,看着身后盯着杨雨的众人,心里大呼不好。

  “弟妹,你跟二弟可真是够难请的,一个迟到了不说,一个现在还不见踪影,到底是怎么想的,今天这样的场合这样的举止,欧家多少脸面都被你们丢了个一干二净!”杨雨菲睥睨着宋芦,刻薄的说。

  感觉到众人打量在自己身上带了颜色的目光,宋芦的额角突突的往外跳,恨不得眼前这个没脑子的女人给撕了。

  宋芦是真的很想剖开杨雨菲的脑子看看里边装的到底是什么鬼,真的知道这是丢脸的事,你还能拿出来这样恨不得这样广而告之的模样大声嚷嚷出来,我看你是觉得脸丢得不够,生怕谁不知道吧!

  瞬间宋芦就明白了杨雨菲的险恶用心,心头一凉,收敛了自己心里的不满对着欧凡和杨雨菲站的地方微微弯腰,一幅我知错了的姿态,认错态度相当的良好。

  宋芦满含歉意的说:“大哥大嫂对不起,我跟卿祺因为父亲的突然离世有点反应不过来,给大哥大嫂添麻烦了!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希望大哥大嫂多多指点,谢谢大哥大嫂。”

  宋芦服软了,欧凡夫妇也不可能找麻烦,装着样子随便说了宋芦两句,就朝着那些宾客云集的地方走去,尽管欧凡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不过忙着拉拢股东的行为还是引起了宋芦的注意。

  看到欧凡热情的和那些股东谈话,宋芦的心口忍不住划过一丝悲凉,欧老爷子尸骨未寒,欧凡就忙着争权夺利,当真是,让人心寒呐。

  “杰瑞,公司的情况怎么样?我怀疑欧卿祺的突然失踪跟欧凡有关系,你让人看着公司里那些股东的情况,别出现什么大的乱子欧卿祺不在,必须得盯住了。”宋芦眉眼淡淡的吩咐杰瑞,眼里划过一丝浓浓的担忧。

  看着眼前的一片素白,宋芦的心里不可抑制的出现一抹慌乱:“卿祺,你究竟是在哪呢?乱了,乱了你知道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