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说欧卿祺让宋芦去休息,可是宋芦也不可能真的什么都不做,欧卿祺不说宋芦也清楚,欧卿祺接下来的路不会好走,想到那个男人暗红的眼底和强行维持的镇定,宋芦就觉得心口闷闷的。

  折腾了一晚上,天色微微变亮的时候宋芦才得到片刻喘息的机会,打发了最后一波人,回过神来寻找欧卿祺的身影,才发现自己好半天没见着人了,心猛地被提了起来,眼底也浮现出淡淡的慌乱。

  宋芦找到欧卿祺的时候,这人就像一个受伤的野兽,独自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舔舐伤口,散发着一股让人心痛的悲凉,看到欧卿祺不显示在人前的痛苦失落,宋芦心不可见的抽痛。

  “欧卿祺,你没事吧?”话一说出口,宋芦就想狠狠地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谁家老爹死了估计都不会没事。

  宋芦深深地觉得自己问的这句话就是屁话,只是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随意找了个地方在欧卿祺的旁边坐了下来。

  欧卿祺仿佛没有看到宋芦一样,坐在地上整个身子蜷缩在一起,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里,周身散发着凉薄的气息。

  宋芦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毕竟死的不是自己的老爹,虽然说自己是欧家的媳妇儿,可是宋芦自认为自己和欧老爷子没有什么可以悲伤的感情。

  宋芦把自己的手轻轻的搭在了欧卿祺的肩上,动作不甚熟练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就像安抚受了惊吓的孩子,所以在知道欧老爷子的死讯的时候更多的是震惊,冷静下来之后担心的就是欧卿祺,别无其他,可是真的看到了欧卿祺这副挫败的模样,宋芦还是忍不住微微叹息。

  欧卿祺感受着从宋芦手上传来的温度,声音沉闷从膝盖上传来,声线带着无法忽视的颤抖:“沁儿,抱抱我好吗?”

  宋芦闻言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立马把自己的身子靠近欧卿祺,伸出自己的手臂搂住欧卿祺高大蜷缩的身躯。

  宋芦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的这个在地上不知道坐了多久的男人冰凉的身体,安抚着那颗隐藏在黑暗里颤抖的心。

  也许是感觉到了从宋芦身上传递的暖意,欧卿祺的身子不自觉的颤抖,终于伸出双手抱住了宋芦的腰肢,嘶哑着嗓音说:“沁儿,我没有爸爸了……沁儿,我什么都没有了……”

  面对这样无助的欧卿祺,宋芦没有任何的抵抗力,除了无尽的心疼就只剩下无边的迷茫,只能是用力抱住了欧卿祺的身子,坚定的在欧卿祺的耳边说:“你还有我,阿卿,你还有我。”

  最后长时间没有得到休息的欧卿祺靠在宋芦的怀里不安的睡着了,俊秀的眉头深深地皱起,英朗的脸上还残留着莫名晶莹的液体,看得宋芦的心不可名状的抽痛,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终究也只是普通人啊……

  第二天宋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躺在家里的卧室,睁开眼睛的时候稍微迷糊了一下,好像觉得自己就跟做了一个不怎么美好的梦一样。

  可是宋芦很清楚,自己没有做梦,房里找不到欧卿祺的踪迹,宋芦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额角,好笑的想欧卿祺现在怎么可能有空在这里待着,估计现在忙得脚都不着地了吧。

  王叔看到宋芦下楼,急忙走到宋芦的跟前有些着急的问:“二少奶奶,您没事吧?”

  宋芦有些意外王叔怎么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可是转念一想,昨天晚上估计是欧卿祺把自己抱回来的,王叔问这样的问题也没有那么奇怪。

  “我没事,二少爷呢?”王叔闻言微微松了一口气,欧卿祺天亮走之前特意告诉了王叔要好好让宋芦休息,再加上昨天晚上宋芦是被欧卿祺抱着回来的,王叔下意识的就以为是有什么问题。

  得到了宋芦肯定的回答,王叔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王叔看得清楚,自然知道宋芦在欧卿祺心目中的地位,如今欧老爷子过世了,能牵动欧卿祺的心的人不多了,王叔自然希望宋芦好好的。

  “公司的股东都需要二少爷去安抚,下午的葬礼也需要二少爷跟大少爷主持,二少爷天不亮就走了。”王叔皱着眉头对宋芦说,宋芦闻言轻轻挑眉,眼神微微凝滞。

  “唉,二少奶奶您去哪啊?”王叔急忙拦住了要往外走的宋芦,急急的问。

  宋芦有些好笑的看着满脸焦急的王叔,对着这个为自己担心的老人轻轻的笑了笑:“我去看看有没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欧卿祺一个人我不放心。”

  “二少爷走之前吩咐过,让您吃过早饭再去,再着急也不是这吃个饭的时间,饿着肚子过去,二少爷该着急了。”

  8酷z.匠网永久免费r.看◎U小B*说I

  王叔不给宋芦反驳的机会,一边说一边拉着宋芦坐在了餐桌前,宋芦转念一想,王叔的说法也没错,安静的坐了下来。

  尽管宋芦现在人在欧家,可是宋家的事情也不能忘了,毕竟那里还晾着一个虎视眈眈的白舒雅和宋菲,江风又意外牵扯进来,事情的麻烦程度绝对比自己之前想的那样复杂。

  宋芦根本就不可能放得下心,掏出手机拨通了孙岩的电话:“孙岩,公司里情况怎么样了现在?”

  孙岩的心情也不美丽,欧家突然出事,宋芦必然是要回去的,可是宋氏这里干吊着也不是一回事,特别是在江风态度强硬表示自己要插手的时候,这件事的复杂程度就远远超出了孙岩原本的想象。

  宋芦不在,孙岩要顶着来自白舒雅和江风的共同施压,身上的压力可谓是真的不小,才两天的事,就急得双目赤红,嘴角冒泡。

  “学妹呐,江风可真的不是什么省心的玩意儿,我跟他接触过了,态度很强硬,就说宋菲他是保定了,我有点没招了,你看怎么办?估计再这样下去,我这边是真的撑不住了。”孙岩无奈的说,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宋芦也觉得这事有点棘手,就这样放过宋菲又真的有点不甘心,可是自己又实实在在是抽不出身来跟江风为了宋菲周旋,瞬间宋芦也头疼了。

  “通报下去,把宋菲用挪用公款的名义停职,还调查的接着查,务必让这人把吃下去的都给吐出来,江风那里别跟他硬碰硬,剩下的事等我回来再说。”宋芦挂断了电话之后眉头紧紧地皱着,心情是真的很不美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