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只手转动着自己手中的签字笔,低头思索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宋菲已经被抓住了,查出那些账目的问题,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宋芦觉得白舒雅翻不出什么大的风浪,可是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宋芦微微皱眉,拨通了孙岩的电话:“你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我有点事要跟你说,记得把宋菲带过来,我有问题要问她。”

  宋菲被孙岩带走后并不没有傻乎乎的等着坐以待毙,而且现在宋芦只是怀疑宋菲动了手脚,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孙岩也没办法太太限制宋菲的自由。

  宋菲趁着孙岩出去接电话的空挡给江风发了条短信,顿时感觉吃了一颗定心丸,有些挑衅的看着进来的孙岩,知道宋芦要见自己,二话不说的就跟着孙岩走了,配合的让孙岩意外,怀疑宋菲跟白舒雅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江风收到短信的时候正在开会,时间紧任务重,宋菲也不可能说出一朵花来,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宋芦要告发我挪用公款,速来!

  如果是平时,江风一定会对宋菲的要求嗤之以鼻,宋菲这样人尽可夫的货色真的不是江风那种高眼界能看得上的,乐趣如今江母认定宋菲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孙子,江风就不得不顾及三分了。

  再加上宋菲那天跟江风说的话时不时的在江风的耳边回响:“你以为宋芦是爱你的吗?她跟欧卿祺夫妻情深,你算什么?宋芦掌控了宋家,那就是为了帮助欧卿祺更好的夺到欧家的大权,你算什么东西?”

  江风的眼神逐渐变得阴暗,宋芦对欧卿祺的态度江风知道,知道那些异于常人的地方,可是江风一直不愿意承认,如今被宋菲这样赤裸裸的说出来,就像啪啪打在江风的脸上,火辣辣的疼,更多的是难堪。

  江风猛地捏断了手中的签字笔,眼神阴暗得让人害怕,好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眼里划过一丝坚定,干脆利落的抽身走出了会议室。

  宋芦看着自己眼前的宋菲,不得不承认白舒雅和宋菲的差距实在是不是一般的大至少宋芦可以肯定,如果是白舒雅面对这样的情况,是绝对不会一开口就破口大骂的,因为这样就失去了先机。

  “宋芦!你凭什么抓我?”宋菲有些气急败坏的指着宋芦喊,那个阵仗好像声音越大就越有理一样,宋芦是真的想不明白,难道说宋菲不明白中国有句老话说得好,有理不在声高吗?

  宋芦无视了宋菲的指责,看着自己桌上早已经冷了的茶,眸光微微凝滞:“其实我不想这样对你的,至少一开始不是这样想的。”

  酷X匠网永☆r久免费√n看小说1

  宋菲对宋芦的话表达出了极高的怀疑性,几乎嘲讽的对着宋芦瘪嘴说:“那你还让人查我?坏事做尽了就想做好人?宋芦还真是什么都想要了是吧?哪有那么好的事,真的把我当成傻子了是吗?”

  宋芦是真的很想告诉宋菲,不是我把你当傻子,是你原本就是傻子好吧……可是宋芦还是给宋菲的面子,没有太过损伤这人的脸面,只是微微撇嘴,没有搭话。

  “宋芦,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爸爸知道你这样干,你觉得爸爸会同意你这样干吗?”宋菲看到宋芦对自己说的话不以为然,有些急眼了,冲着宋芦大吼大叫的,就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完全炸毛。

  宋芦闻言微微挑眉,双手一摊:“你觉得,爸爸不知道吗?”

  宋菲终于失去了自己坚持的动力,跌坐在宋芦身旁的沙发上,宋菲终于反应过来,如果宋耿秋没有示意,那么宋芦有哪能那么快的收集到那些证据,又怎么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把自己被职务给停了。

  对宋菲的崩溃,宋芦很不以为然,宋芦信奉一句话,那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宋菲赶着找死,自己只不过是成全而已,怪不得自己。

  江风赶到宋氏的时候还是稍微迟疑了一下的,毕竟如果自己上去了,就是正式的站到了宋芦的对立面,也是对着宋芦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自己和宋芦就再也没有了多余的可能。

  可是转念一想,宋芦和欧卿祺情深缠绵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一股浓浓的怒气就从脚底蹿起,席卷了江风最后的理智。

  “宋芦,是你先对不起我的,你不等怪我。”江风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眼里划过一丝恨意。

  看到江风的时候,宋芦心里的惊讶真的不少,毕竟上次见到江风的时候还是在欧氏的三十年庆典上,可是宋芦还是怎么都没想到江风会是来找宋菲的。

  在看到江风略过自己直直的朝着宋菲走过去的时候,宋菲心里的得意有多大,宋芦心里的惊讶就有多少。

  宋芦还来不及问江风为什么会来,江风就提前发难了:“菲菲,你没事吧?”宋菲见到有人给自己撑腰,不趁机作怪就不是宋菲的风格,一听江风对自己说话,就知道那些白舒雅教自己说的话有用。

  “风,我害怕……”宋菲说着娇滴滴的顺势趴到了江风的胸口,抬起一个脑袋对着宋芦龇牙,挑衅意味十足。

  宋芦的目光微微有些凝滞,知道是一回事,可是亲眼看到,那绝对又是一种别致的冲击,特别是江风居然为了宋菲开口责问宋芦的时候,宋芦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表情了。

  “宋芦,你对菲菲做了什么?她怀着孩子你不知道吗?如果菲菲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负得起责吗?”江风的语气可不好听,一字一句都充满了责备的意思,闻言宋芦也不乐意了。

  “呵,这是我公司内部的事,江少爷好兴致,可是也轮不到你来管!至于孩子,我还真不知道,毕竟我记得宋菲没有结婚,这孩子不孩子的事,我可不敢瞎说!”

  宋芦反唇相讥,江风的眼神微微凝滞,可是还是表达了自己要护着宋菲的意思,最后宋菲还是被江风带走了,临走前对着宋芦得意的挑眉,极尽挑衅。

  “你说的那个,差了多少你就直接说,我帮菲菲补上,别用自己的特权欺压别人,宋芦,你这样特别讨人厌。”江风走前对着宋芦几乎是警告的说,惹得宋芦没好气的笑了直接,被气得笑了。

  宋芦摸着自己鼻子好笑却又无奈的嘀咕:“妈蛋!什么玩意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