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凡赶到医院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父亲的突然离世感到悲痛,就被欧卿祺提前到的身影刺激红了双眼,心里猛地升腾起一股浓浓的不安。

  强行按下自己心里的情绪,欧凡扔下了被自己拖了一地的杨雨菲,快步走到欧卿祺的身边低声问:“二弟,怎么回事?”

  欧卿祺没兴趣和欧凡在这样的时候做出什么无所谓的斗争,刚刚过世的那个是自己的父亲,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路人甲,欧卿祺做不到淡然处之,更没心情在这样特殊的时候跟欧凡争抢什么。

  欧卿祺当然看到了欧凡眼里的敌意,有些无力的揉了揉自己发疼的额角,对着欧凡说:“心脏病突发,现在已经移到了殡仪馆,我也没赶上父亲的最后一面,母亲在里边休息呢,你进去看看吧。”

  欧凡得知欧卿祺没有赶上欧老爷子的最后一面,心里猛地松了一口气,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了过世了的那个老人,心里升腾起一股淡淡的悲凉。

  杨雨菲不知道是真的伤心还是故作的矫情,反正在两个男人相对无言的时候杨雨菲就充分发挥了作为女人的特权,哭得惊天动地。

  欧凡觉得杨雨菲这段时间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在这样的场合哭,看着杨雨菲的眼神微微缓和,随而四处环视了一下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皱眉对着欧卿祺有些不悦带着审视的问:“宋芦呢?这个时候怎么人还不回来!”

  欧卿祺尽管不开心欧凡的语气,不过也因为宋芦的电话不通而心烦意乱,可是面上还是镇定自若,对着欧凡说:“宋家有点事,我让杰瑞去接了,马上就到了。”

  杰瑞此时此刻也不容易,堵车这种让人痛不欲生的事情并不会管你的内心是否愿意就不会出现的。

  就像此时此刻的杰瑞一样,被堵在了高架桥上进退不得,总算是领略了一把那些恨不得返回到原始社会的远离堵车这项毁灭人类心智的人的冲动了。

  杰瑞急得跟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却还是无计可施,只能是深深的皱眉,怀揣着无数的焦急暴躁,跟着长长的跟糖葫芦一样的扯串缓缓挪动。

  “卧槽!宋芦到底是怎么了!电话都打冒烟了还不接!这是要急死人是不是!”杰瑞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眼里的赤红恨不得把挡在自己眼前的这些碍眼的车子悉数烧毁,好给自己腾道。

  宋芦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虽然说孙岩抓到了宋菲在公司财务上动手脚的痕迹,可是还是因为白舒雅的及时赶到而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境地。

  白舒雅摆出一幅立马横刀的架势站在孙岩的前边,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挂着明显的怒气,在无人注意的角落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心虚的宋菲一眼,扭头看着警惕的孙岩,语气不善的说:“孙岩,你这是什么意思?”

  孙岩自然不会把白舒雅的怒目而视当做一回事,咧嘴轻轻一笑,对着白舒雅貌似很抱歉的说:“夫人,财务部的账目出现了一些问题,我想需要财务部的负责人配合调查一下,还希望夫人谅解。”

  孙岩没有明说是谁,可是在场的谁不知道财务部的负责人就是被白舒雅当做小鸡崽一样护在身后的宋菲,瞬间眼神就带着一些打量意味看着心虚的宋菲,心里有了自己的思量。

  白舒雅可不管别人说的什么,不过白舒雅很清楚,绝对不能让孙岩把宋菲带走,不然自己做的那一切都会曝光出来,那么到了那个时候,就怕是宋耿秋有心保住自己,那也是有心无力。

  可是孙岩也不会让白舒雅如愿,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通知了宋芦,两边人等的就是宋芦,白舒雅势必要在宋芦来之前把宋菲带走,这样哪怕是宋芦来了,也是马后炮没有什么大的屁用。

  孙岩清楚自己一群人为了逮住白舒雅和宋菲的把柄到底花费了多长时间,所以自然不会轻易让白舒雅把人带走,两边人一言不合差不多就快要吵起来了,然后宋芦到场了。

  “孙岩,怎么回事!也不是说了,把人带走调查吗?这么点小事也办不好?你到底有什么用!”

  宋芦仿佛没有看到白舒雅一样,直接略过了白舒雅朝着孙岩低吼,同时无形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白舒雅的脸色微微一变。

  孙岩一幅我知错了的样子低下头对着宋芦有些支支吾吾的说:“夫人在这里拦着,我们不敢……”

  有些话不用全说出来,说一半的效果远远比说全了带给人的效果好,孙岩说了一半,故作为难的看着还来不及收敛脸上的骄横的白舒雅,在场的人都是眼神微微一闪,就明白了孙岩没说完的话蕴含的意思。

  宋芦好像是刚刚看到了白舒雅一样,有些诧异的看着白舒雅,微微皱眉对着白舒雅说:“阿姨,你怎么来了?公司的事爸爸说过了由我全权做主,这事儿只怕还是我说了算吧。”

  看正版i;章“z节上酷0匠网j*

  宋芦态度强硬,白舒雅事先没想到,闻言脸色更难看了,可是还是不甘就这样让宋芦得逞。

  白舒雅冷着脸说:“怎么,你们乱整针对菲菲,我还不能为自己女儿说句公道话了?公司的事由你做主是没错,可是菲菲也是宋家的女儿,不是你一言堂的!”周围的人听到这话微微变色,看着宋芦的眼神多了一丝打量。

  白舒雅再接再厉的对着宋芦开炮:“今天不给我个说法我就去找老宋,我就不信了,你爸爸才病了多久,这个宋家就没有了我们母女的容身之地了!”

  白舒雅一席话说得抑扬顿挫,好像自己真的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整得宋芦都想笑了,孙岩的眼里划过一丝不屑。

  “阿姨,这是公司的事,我只是让宋菲配合做个调查,你又何必这么着急呢?难不成宋菲真的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不然阿姨心虚什么呢?”宋芦微微挑眉,对着白舒雅意味深长的说。

  白舒雅自然是不可能承认自己是心虚的,眼神闪躲着接不上宋芦的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孙岩把宋菲带走,瞪着宋芦红了眼睛。

  “宋芦!你别太过分了!”白舒雅对着一脸淡笑的宋芦低吼,宋芦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扭身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