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急匆匆的赶回宋氏,欧家内部也是一片慌乱,因为没有谁能想到,一向看起来身体健康的欧老爷子会突然去世,瞬间欧家内部就是天翻地覆。

  欧凡收到消息的时候自己正在和杨雨菲的哥哥接触,因为这段时间被欧卿祺的各方面打压,欧凡的压力是前所未有的大,走投无路之下就只能把主意打到了杨雨菲的后家。

  尽管选择和杨家合作,也许会落下多少一些把柄在杨家手里,可是在欧凡现在心里看来,只要能把欧家内部的大权夺到自己手里,能彻底把欧卿祺打压下去,别的都可以暂时忽略不计。

  “我刚刚提出的问题,你怎么看?”欧凡坐在杨雨菲和杨雨成的对面,面色淡然的搅动着自己手里的咖啡,眼里闪过一丝志在必得。

  杨雨菲看着自己的哥哥,低垂的眉眼闪过一丝愤恨,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地位,她又怎么会违背心意帮欧凡。

  杨雨成没兴趣管杨雨菲和欧凡的事情,至少在杨雨菲作为一个家族的联姻工具嫁到了欧家,只要没有明确的利益,杨家都可以做到对欧凡的所作所为的完全无视。

  杨家不会不知道欧凡目前的处境艰难,可是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杨家并不介意帮欧凡打压欧卿祺,毕竟赔了一个女儿,如果欧卿祺真的当上了欧家总裁,对杨家来说,也是没有多大的好处的。

  不过既然欧凡主动找上门来了,杨雨成也不介意从中获取一些更大的利益,挑眉看着欧凡,低声发笑。

  “听起来不错,可是我凭什么相信,你会做到你答应过我的条件?毕竟欧家的原料进口这块,负责的可不是你一个人,就算你能掌握欧家,成为下一个总裁,你真的就能做到一言堂吗?”

  欧凡是欧老爷子悉心栽培了多年的人,如今被欧老爷子当做弃子,不是因为不优秀,而是因为和欧卿祺相比之下,就略微差了一些,面对杨雨成的挑衅,欧凡也没有生气动怒。

  “我能不能做主,这个我不知道,毕竟我还没有取得我想要的,可是有一点我很清楚,如果被欧卿祺当上了欧家的总裁,那么杨家获得的坏处必然比好处多,便宜了的必然就是宋家。”

  一个城市里边的大家族无非也就是那么几个,生意上的交叉往来并不算少,杨家和宋家有合作,也存在竞争,平白便宜了宋家,这样的结果是杨家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的。

  杨雨成低头想了想,抬起桌上的咖啡轻轻的嘬了一口,余光看了一眼始终低着头不肯说话的杨雨菲,无声的叹气。

  “既然是彼此有利的,那么我就没有理由不答应了,更何况我们还是一家人,哪有不相互扶持的道理?”

  杨雨成的官腔打得冠冕堂皇,欧凡目的达到了,也不介意陪着这人周旋一下,一时之间气氛一改之前的沉闷,你来我往的,也活跃了不少。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欧凡有些尴尬的看着杨雨成掏出了自己已经叫了三遍的手机,眼神里飘过一丝不耐,可是这份淡定只维持在接通电话之前,就在瞬间,欧凡的脸色突变。

  欧凡有些慌乱的挂断了电话,一把拉起了坐在自己对面的杨雨菲,急匆匆的对着还在一脸不明所以的杨雨成说:“不好意思,我现在家里临时有点急事,我必须得先回去了,改天再请你吃饭。”

  杨雨成有些不解的看着难掩慌乱的欧凡,有些淡淡的失望,欧凡被欧老爷子当做弃子不是没有道理的,至少从杨雨成和欧卿祺曾经有过的短暂接触看来,欧凡确实比不上欧卿祺,不管是心计,还是遇事的定力。

  杨雨成皱眉微微点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杨雨菲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打破了欧凡努力维持的平静。

  “你怎么了?”杨雨成皱眉看着脸色苍白的杨雨菲不悦的低吼,欧凡脸上的慌乱更甚,一把抓过了杨雨菲手中的手机,低头看着上边的内容。

  杨雨菲一把挣脱了欧凡的手,瞳孔急剧收缩,声音有些颤抖的问:“爸爸,过世了是吗?”

  杨雨菲的话无疑是晴天霹雳,打破了欧凡脸上最后一丝平静,杨雨成闻言没有丝毫的伤心,毕竟死的那个是一个不怎么熟悉的老头,跟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目光若有所思的在欧凡的身上流转。

  欧凡不想让杨雨成知道这件事,有些恼羞成怒的瞪了一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杨雨菲,故作镇定的对着杨雨成笑了笑:“这个我们真的得先走了,你还请自便。”

  杨雨成满不在乎的点了点头,对着欧凡慌乱的背影低声说:“这可是个机会,如何把握住,就得看你的手段了。”

  欧凡闻言的脚步微微一顿,眼里划过一丝狠厉,拉着杨雨菲快速离开了,杨雨菲有些慌张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结果发现这人根本就没有看自己,眼神微微暗淡。

  欧卿祺从机场赶到医院的时候,欧老爷子已经被送入了太平间,或者说,没有一个人赶上了欧老爷子闭眼的关键时刻,这人在送医院的途中就咽气了。

  欧母无助的跌坐在地上,丝毫顾不上自己平日里极其重视的贵妇形象,任由那些混浊的泪水侵蚀脸上精致的妆容,指甲深深地陷入肉里。

  欧卿祺快步走到欧母的身边伸手扶起跌坐在地上的欧母,眼底深处还闪烁着浓浓的不可思议夹杂着不明显的慌乱,欧卿祺不敢相信,就在昨天晚上还跟自己讨论着老人,就在今天这样轻而易举的没了。

  仿佛是见到了熟悉的人,欧母仿佛突然就找到了主心骨,终于失声痛哭,靠在欧卿祺的胸口嘶哑着声音说:“你爸爸没了……你爸爸没了……”

  Cd酷…j匠网}$首发

  欧卿祺紧紧的扶着无力的欧母,上下嘴皮仿佛重若千钧,根本就没办法说出一句安慰的话,甚至扶着欧母的手都在忍不住微微颤抖,感情再凉薄,那是自己渴望了多年的父亲,再坚强,又如何做得到一笑而过。

  欧卿祺看着那条看起来没有尽头的医院走廊,无声的闭上了眼睛,欧卿祺知道,安静的日子到头了,欧家没有了欧老爷子,是时候该天翻地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