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忙着整顿公司内部的事情,完成欧老爷子的各种超乎想象的任务,杰瑞也跟着欧卿祺起早贪黑的忙了个四脚朝天,苦不堪言。

  就是忙成了这样,欧卿祺还是没有忘记要给宋芦送饭的事情,不过因为杰瑞的不可替代性,就把杰瑞换成了小白,由张小白同志代替了给宋芦送饭的任务。

  在小白出发之前,杰瑞特意把小白拉到了一个隐匿的角落跟小白强调了那个孙岩的危险性,让小白特别注意,不能让那个心怀不轨的学长跟宋芦有过多的接触。

  小白尽管不明白杰瑞为什么会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孙岩有那么大的意见,不过小白听从杰瑞的指挥太久,根本就不记得还有问为什么这回事儿。

  于是就在杰瑞的殷切的小眼神的注视下,带着自己无限的疑惑点了点头,提着一个看起来体积不小的饭盒朝着宋氏奔波而去。

  宋芦看到给自己送饭的人是小白的时候微微有些惊讶,急忙让小白进来,起身给小白倒了一杯水,看着小白额头上的汗水,低声问:“怎么换你来了?杰瑞呢?”

  所以说,人的不确定性都是那么的大,如果是之前,宋芦问的一定是你怎么来了?结果因为吃惯了欧卿祺让人给送的美味佳肴,就根本看不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外卖了。

  小白一口气灌完了宋芦倒的水,平复了一下自己混乱的气息才抬头对着宋芦说:“杰瑞在公司有点忙,就让我送来了,之后都由我来送。”

  小白话不多,基本上就是宋芦问一句小白答一句,宋芦这段时间也忙,饿肚子等送饭半天了,随便跟小白说了两句就低着头埋头苦吃,就跟饿了多久一样。

  孙岩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中出现的,准确的说,本来孙岩手中的文件早点签字晚点签字并不要紧,可是宋芦办公室里传出的香味实在是太诱人了,所以孙岩就打着找宋芦签字的理由光明正大的进入了宋芦的办公室。

  “呦,这是吃什么呢?这么香。”孙岩打趣着朝着宋芦走去,小白不认识孙岩,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脚尖,孙岩敏锐的发现今天给宋芦送饭的不是那个貌似对自己有意见的金丝眼镜男,心里猛地松了一口气。

  宋芦闻言含笑招呼孙岩:“学长可别打趣我了,吃饭了吗?没吃过来跟我一起吃点,反正我也吃不完。”

  原本存在感为零的小白听到学长这两个字自动开启了自己的强大的搜索能力,迅速调出了杰瑞关于孙岩这个人用到的形容词,卑鄙无耻龌龊流氓倚老卖老各种贬义词,杰瑞表现出了一种无所不用其极的气势。

  孙岩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可是小白想起了杰瑞的话后瞬间开启了御敌模式,周身不要钱一样的飕飕放着冷气,目光如钩,直直的盯着孙岩,直到这人脸上一贯温文儒雅的笑容维持不下去。

  孙岩不明白,为什么每个给宋芦送饭的人都要对自己表现出如此大的敌意,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孙岩机智的停住了自己前进的步伐,对着小白尴尬的笑了笑。

  “算了吧,我出去吃,不浪费你老公的心意。”孙岩故作轻松的说,可是宋芦还是捕捉到了孙岩语气中的郁闷和无奈。

  宋芦看着快步走出自己的办公室的孙岩郁闷的挑眉,回头看着依旧一脸淡定的小白:“他怎么了?”

  小白面不改色,对着疑惑的宋芦无辜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伸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对着宋芦无比无辜的摇头,我是真的不知道……

  小白走了,宋芦也获得了一个短暂的午休时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决定去医院看看宋耿秋,毕竟自己忙起来根本就没空去医院,而宋耿秋的情况也好了不少,宋芦总体来说也放心了不少。

  医院里宋耿秋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落叶,轻轻的叹气,不再锐利的眼中闪烁着淡淡的晦暗情绪,不知道是因为想起了什么,有些苍白的手指紧紧的蜷缩,抓皱了被子的一角。

  “爸爸,您今天感觉好些了吗?”宋芦走到宋耿秋的床边,放下了自己的包,轻声对着宋耿秋说。

  看到自己一直疼爱的女儿,宋耿秋的脸色稍微好了些,对着宋芦轻轻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宋芦的头顶:“好多了,公司的事怎么样了?处理那么多事,还忙得过来吗?”

  r更"p新$K最^快Uq上K{酷匠网jL

  这样的亲密动作在宋芦小时候是很正常的,可是自从宋耿秋娶了白舒雅之后,这样的亲密就少了,因为怕宋菲觉得自己受到冷落,宋耿秋就不那么明显的宠着宋芦了。

  如今宋耿秋多少也回过一些神来了,看着自己这个一向懂事乖巧的女儿因为自己一时的糊涂,嫁给了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男人,要说不后悔是假的,可是又没有办法挽回,就只能是想办法补救了。

  “沁儿,你跟欧卿祺,还好吗?他有没有欺负你?”宋耿秋低哑的嗓音中夹杂着无数的落寞和无奈,对自己一时听从白舒雅的意见左右了自己的女儿的婚事的责怪,大过了一切的一切。

  宋芦有些诧异的抬头看着宋耿秋,好笑的摇了摇头,对着宋耿秋说:“爸爸,你不用担心,我跟欧卿祺挺好的,真的。”

  宋耿秋看宋芦提起欧卿祺的时候神情自然,眉眼含笑,提到了半空中的心猛地落地,看着宋芦的目光多了一分慈爱。

  “那就好,那样我就放心了。”宋芦好笑的看着一脸担忧的宋耿秋,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手机响了,宋芦抱歉的对着宋耿秋笑了笑,拿着手机走出了病房。

  “你是说,账目抓到明显的漏洞了?”宋芦的声音有些紧绷绷的,却又夹杂着显而易见的兴奋。

  孙岩在电话另外一头对着宋芦压低了声音说:“你赶紧回来,这样的机会可不多,我在这里看着,你快点回来。”

  宋芦挂断了电话,回到了病房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一脸微笑看着自己的宋耿秋,宋耿秋无奈的对着宋芦挥了挥手,看到宋芦急匆匆走出了病房眼里闪过一丝遗憾。

  宋芦赶到了宋氏的时候,把车停在门口就朝着里边跑,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机在驾驶座上咆哮,亮了的屏幕上写着一条信息:欧老爷子病重,速来医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