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美好的时光也会过去,所以就算欧卿祺再怎么可怜巴巴的看着宋芦,宋芦还是意志坚定的要回宋家,为了照顾宋耿秋。

  欧卿祺没办法,只能委屈自己从宋芦的那里讨来一个香吻,意犹未尽的看着宋芦落荒而逃,高高的扬起了自己的眉毛。

  “沁儿,估计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会比较忙,记得照顾好自己。”欧卿祺清朗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宋芦通红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笑意,也不说话直直的走进了家门。

  欧卿祺流氓兮兮的对着宋芦的身影吹了一个口哨,收起了自己脸上的嬉笑,眼里划过一丝暗沉。

  欧卿祺回来了,而且是提前回来了,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不会是一个好消息,至少对于欧凡来说,就绝对是一个噩耗。

  酷匠\网正@#版{l首{i发●"

  欧凡在欧卿祺出国的这段时间过得并不怎么美好,甚至还有些悲惨凄凉的味道。

  欧老爷子对欧卿祺的重用大家都有目共睹,这样就不缺乏摇摆不定的人偏向欧卿祺那边,继承人的人选还没有定下来,欧凡感到了深深的威胁。

  会议室外的狭路相逢,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勇者胜的说法,欧卿祺的身形本来就比欧凡高大,如今不再收敛自己周身的气质光华,相比之下,欧凡就落了下风。

  “二弟怎么现在就回来了?不是说还有几天吗?还是说不顺利,就回来了?”欧凡的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敌意,也不缺乏试探的意思。

  因为除了欧老爷子和陪着欧卿祺一起出去的人知道,别人都不知道欧卿祺回来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欧凡收到开会的消息的时候还在猜测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是在会议室门口碰上欧卿祺了,欧凡心里就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

  欧卿祺也不把欧凡的挑衅当做一回事,微微挑眉移开了自己的身子,对着挑眉瞪眼的欧凡指了指,笑意满满的说:“大哥先请,至于工作的事,待会儿我会做出详细的解释,大哥稍安勿躁。”

  欧卿还想说什么,可是跟在欧凡身边的助理伸手拉了拉欧凡,欧凡回头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欧老爷子,眼神微微凝滞,对着欧老爷子说:“爸爸,您来了。”

  欧老爷子没有说什么,轻飘飘的给了欧凡一个眼神就越过了欧凡走到欧卿祺的身边,也不看弯腰站在一旁的欧卿祺,可是对于欧卿祺的不急躁明显很满意,微微点头。

  “卿祺,散会了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我有事跟你说。”欧卿祺闻言轻声答是,欧老爷子头也不回的走进了会议室。

  走在欧老爷子身后的欧凡恶狠狠的对着欧卿祺甩了一个不要钱的眼刀子,恨不得把欧卿祺剥皮拆骨,不过欧卿祺明显不以为然。

  杰瑞摸了摸自己手臂上因为欧凡不要钱一样释放出来的冷气激起的鸡皮疙瘩,意味深长的对着欧卿祺眨巴眨巴眼睛,意思就是:你大哥真厉害!绝逼的移动空调啊!

  欧卿祺无奈的朝着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微微瘪嘴:傻逼……

  一场会开下来,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欧老爷子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笑意,原本对欧卿祺有意见的元老级别人物也泛起了清浅的笑意,场面几乎是呈现出一边倒的形式,欧凡心里警铃大作,直呼不好。

  欧卿祺笑着从台上走下来,这次合并案的完美收官,足以让所有人看到了欧卿祺的实力,同时也证明了欧卿祺和欧凡的差距,作为一个可以带来超出预料的收入的领导者,欧卿祺表现得足够优秀。

  “恭喜二少爷!”欧卿祺散会后并没有能及时抽身离开,熙熙攘攘的人走到欧卿祺的身边或真或假的超市有着自己的祝福,欧卿祺都笑着接受,神情温和淡然。

  还有不少观看着的人,都需要欧卿祺表明一种态度,来观看这人会不会因为暂时的荣耀而飘飘然,到底是不是那个适合的领导者。

  欧卿祺通过这些年的韬光养晦,心性的稳重让欧老爷子都为其惊讶,宠辱不惊的看着周围的人,脸上始终都带着淡淡的笑意,不失礼,却又带着疏离。

  看着被嫉妒和怒火席卷了眼中的自然和镇定的欧凡,欧老爷子的眼里划过一丝失望,走到众星捧月的欧卿祺身旁,伸手拍了拍欧卿祺的肩膀就走了。

  一个简单的举动却带给人无限的遐想,欧老爷子老了,那么接下来的继承人,到底是谁,欧老爷子更加看重谁,跟着谁有前途,有些人开始在心里思量,欧凡气得脸上青红交加,如同调色盘一样的精彩纷呈。

  “欧凡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是不知道这人会怎么做?”杰瑞走在欧卿祺的身边轻声在欧卿祺的耳边说,欧卿祺闻言微微挑眉。

  接过杰瑞手里的文件低头签字,欧卿祺的声音有些闷闷的:“不管怎么说,看紧了就是,我不想看到他整出什么大麻烦。”

  杰瑞微微点头,看着欧卿祺走向欧老爷子办公室的背影微微失神,郁闷的嘀咕:“所以说,我还有个私家侦探的功能吗……”

  欧老爷子站在宽大明亮的落地窗前,早已不那么明亮的眼睛迸发出一股和身体不相匹配的野心,松弛的眼皮上下松和,收敛了那道锐利的目光。

  “卿祺,你觉得这次的合并案,你还能做得更好吗?你对你取得的成果,满意吗?”欧老爷子沉声问道,语气平常。

  欧卿祺低头稍微想了想:“不能再好,至少我做不到更好,我对自己的结果不是很满意,但是这是我的能力。”

  就一个简单的问题,欧卿祺和欧凡的高下立判,就在开会之前,欧凡被欧老爷子问了一个同样的问题,答案截然相反。

  欧老爷子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是绝对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或者说是一个足够优秀的商人,所以这个简单的问题就足以看出欧卿祺的沉稳,欧凡的冒进,也就是一瞬间,欧老爷子心里就有了些许决定。

  “你觉得,由你来做欧氏的这个位置,你能做好吗?”欧老爷子也不纠结欧卿祺的回答的正确性。

  树皮一样皱巴巴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那个象征总裁的位置,眉眼含笑的看着欧卿祺,好像是问你吃饭了没有那么自然的问出一句决定了继承人的问题。

  欧卿祺微微一愣,眼底飘过一丝暗芒,嘴角勾起的弧度却越发的明媚:“自然是能做到的,我会比您做得更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