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怪宋芦太孤陋寡闻,实在是这个消息太惊悚,宋芦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带着一个居家气息浓厚的围裙烤肉动作熟练的欧卿祺,忍不住高高挑眉。

  欧卿祺感受到宋芦惊讶的目光,颇有些得意的勾起了嘴角,手上的动作更加的行云流水,看得宋芦笑吟吟的。

  宋芦一只手撑在吧台上,眉眼含笑的看着欧卿祺,眼神在四周静谧优雅的环境中扫视了一圈,悠悠然的低声问:“我说,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这个自助餐厅并不是宋芦映像中的那种餐厅,在后边自己可以动手烤肉,制作牛排等,好不好吃不知道,不过这份自己动手的情义就吸引了不少人,表现就是店面里人头攒动,唯独宋芦欧卿祺这一圈空了出来。

  欧卿祺有些得意的挑眉,带着求表扬的口气对着宋芦说:“这是我一个哥们儿开的,早就想带你来的,可是这不一直没机会呢嘛。”

  宋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欧卿祺嘴角的笑意就更加浓厚了,不过欧卿祺自然是不会告诉宋芦,自己自从起了要带宋芦来吃饭的心思,为了能够在宋芦面前大显神威,欧卿祺不知道损坏了多少贵的要死的食材。

  也许是真的不能得意,欧卿祺此时此刻就很想仰天长啸,古人诚不欺我……太得意了真的会遭到报应的好吧……

  欧卿祺笑得开心,一不小心就把盐给倒多了,看着已经快要烤好的牛排,欧卿祺的一张俊秀的脸蛋纠结成了十八片包子褶,可以夹死无数只苍蝇。

  “怎么了?”宋芦不知道在自己走神这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愣愣的看着面色难看的欧卿祺问。

  欧卿祺用一种悲壮中夹杂着侥幸的心理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肉,然后就被自己的以身试法感动得哭了,实在是太咸了好吧……

  欧卿祺没有来得及抢救那块被宋芦塞到自己嘴里的肉,然后就用一种活着不如死了得了的表情看着宋芦,两只桃花眼泪汪汪的,可怜得慌。

  “其实,我觉得,还不错。”宋芦是真的没有说谎,因为宋芦吃到的那块是欧卿祺没有洒到盐的那一块,什么都刚刚好,宋芦甚至就觉得还差点盐味。

  酷rv匠0k网永"w久免nD费"看o小S说

  可是欧卿祺不这样想呐,于是乎一个美丽的误会就这样华丽丽的产生了,欧卿祺屁颠屁颠的划拉开了自己的杰作,不忍心委屈自己被亲亲老婆吃这样失败的作品,感动于宋芦的捧场。

  然后就让人上了一桌好吃的,自己任劳任怨的在宋芦跟前鞍前马后,就连切牛排这样的事,欧卿祺都乐呵呵的表示自己愿意一手包办,让宋芦安静的坐着吃就行。

  然后宋芦就被欧卿祺喂了个肚子鼓鼓的,酒足饭饱的宋芦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看着对面那个美男乐呵呵的给自己削苹果,百无聊赖的把玩着自己的头发。

  “宋家的情况怎么样了?你打算怎么办?”欧卿祺往宋芦嘴里塞了一块苹果问,眼里闪烁着关心的痕迹,宋芦的心口暖暖的。

  宋芦微微瘪嘴,有些无力的嘟哝:“还能怎么办,没有足够的证据我拿她们没办法,我爸不会让我动她们的,只有等,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欧卿祺对宋芦的回答并不意外,因为根据宋家的情况欧卿祺也多少猜到了,可是真的从宋芦的嘴里说出来,欧卿祺还是觉得忍不住的担心。

  “有事就跟我说,不要自己硬扛着,知道吗?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夫妻,不对吗?”

  宋芦看着认真的欧卿祺微微失神,愣愣的点头,把自己的视线移向了夜色琉璃的窗外。

  从饭店出来,江风就被自己的母亲勒令送宋菲回家,尽管江风始终冷着一张脸,不过白舒雅和江母还是毫无压力的把这门婚事给定了下来。

  车里还坐着白舒雅,江风不可能对宋菲做什么,不过心里的不乐意还是最大程度的表现在脸上,车里弥漫一个一股浓浓的低气压。

  “小风,以后菲菲就要靠你照顾了,两个人要好好的过日子知道吗?”白舒雅脸上一直保持着淡雅的微笑,做足了长辈的姿态,尽管江风的脸色难看到让人惊讶,不过这并不能影响白舒雅的好心情。

  江风握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紧,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面容如出一辙的宋菲和白舒雅,心里猛地蹿起一股怒气,语气不善的说:“我以为你不该同意把女儿嫁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

  白舒雅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捂嘴笑了,眼角泛起的细小皱纹证明这人真的是不再年轻了,眼里弥漫着浓浓的嘲讽。

  “爱情不是必需品,你们这些年轻人呐,以后就明白了,什么爱不爱的,哪有那么重要呢?”白舒雅看着自己身旁低着头的宋菲,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

  江风没有搭理这个女人,目光定定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夜色,心如刀绞,无声低叹:宋芦,我们真的结束了吗……

  宋家门口,白舒雅极为善解人意的先进去了,江风和宋菲站在无尽的夜色中,两人情绪各异。

  宋菲终于得偿所愿,心情自然是不错的,可是江风不善的神情给了宋菲极大的威慑力,宋菲只想赶紧从江风的范围以内消失,免得给自己带来什么危险。

  “宋菲,你真的要那么干吗?”江风的声音冷冷的,如同这无边夜色里的低喃,寒冷彻骨。

  宋菲微微皱眉,可是还是咬牙坚持:“我怀着你的孩子,你必须娶我,江风,这是你逼我的。”

  “孩子?如果不是你设计我我会跟你发生关系?别闹了宋菲!你哪一点比得上宋芦一丝一毫?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你!”江风突然就失控了,眼前浮现出宋芦的巧笑嫣然,对比上宋菲的虚伪,只觉得恶心。

  如果说宋菲原本因为白舒雅从江母那里入手逼迫江风娶自己而心怀愧疚的话,那么江风一句话就彻底的击毁了宋菲心里的不安。

  “我比不上宋芦?你比得上欧卿祺吗?宋芦嫁给欧卿祺了,你就只能娶我!”宋菲恶狠狠的冲着江风吼,扭头走进了宋家,留下江风一个人在风里,凝视着自己的破碎的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