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坐在欧卿祺的车上,低垂着眉眼看着窗外的车流,心里涌起淡淡的欢喜,面上却还是沉稳如初,看不清情绪。

  欧卿祺乐得恨不得把自己上下两排大白牙都给露出来,暴露在灼热的阳光下,跟自己一起享受来自宋芦的温情,尽管这种温柔是欧卿祺自己幻想的,却并不能影响欧卿祺的美好心情。

  “我记得你不是还有几天才能回来的吗?事情都办好了?”宋芦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很确定这货不应该在这个时间回来,心里又觉得欧卿祺不会是那种抛弃工作跑回来的人,皱眉低声问道。

  欧卿祺高高扬起好看的眉毛,嘴里哼着愉快的小调,扭头对着宋芦说:“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儿,提前处理好了就回来了,怎么,沁儿不欢迎我?”

  宋芦懒得跟这个明显没事找事的男人计较,看着笑得满面春风的欧卿祺,翻了个不要钱的大白眼就不再说话,欧卿祺也不在意,呵呵的笑着。

  一个环境优雅的西餐厅的包厢里,气氛说实话是真的不怎么美好,江风坐在自己的母亲身边,对白舒雅身旁低着头不说话的宋菲怒目而视,通红的眸子恨不得喷火,把宋菲脸上虚伪的面具给烧毁。

  “小风,我跟你白阿姨商量过了,既然你跟菲菲孩子都有了,尽快挑个时间把仪式给办了吧。”江风的妈妈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笑意,拍着江风的肩膀慈爱的说。

  江风从今天打开这个包间的门看到里边的人只有就有一种极度不详的预感,特别是看到自己的母亲跟宋菲坐在一起的时候,江风更是觉得自己把今年所有的倒霉运气都给用光了。

  江风进退不得,只能是顺着自己母亲的意思坐了下来,然后就是白舒雅肆无忌惮的发表着自己对婚礼的意见,根本就没有顾及到当场的两个主角的看法。

  宋菲自然是没有意见的,毕竟宋菲很清楚,白舒雅能够帮助自己嫁到江家,只要能得到江风,那么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段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江风就不乐意了,看着宋菲故作乖巧的模样更是恨不得冲上去把这个女人的假面具给撕开,扔到地上狠狠的践踏。

  一听到自己母亲的这样说,江风就急眼了,顾不得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武逆过父母的乖巧,从椅子上蹦哒起来冲着低头故作娇羞的宋菲低吼:“不行,我不会娶宋菲的!这事儿我不同意!”

  一向听话的江风从来都没有在自己的母亲面前红过脸,更何况是这样失态的大呼小叫,几乎就是江风跳起来的一瞬间,江母就深深地皱眉,失望的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眼里划过一丝坚定。

  “小风,你这样子像什么话!快坐下给白阿姨和菲菲道歉!”江风不可能为了宋菲的事跟自己的母亲僵持,脸色微微一变,扭过头去不再说话。

  宋菲貌似没想到江风的反抗会如此激烈,眼里划过一丝难堪,长长的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心里升腾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怒气。

  白舒雅不意外江风的话,甚至还觉得江风的态度实在是有点太平和了,自己一早就准备好的说辞竟然因为江风态度的不够强硬而发挥不出来,白舒雅对江风的看法发生了一点转变。

  “呵呵,白女士,小儿不懂事,你跟菲菲别把这些混话放在心上,既然孩子都有了,哪能有不结婚的道理?我江家的孩子,断然是没有流露在外边的说法。”

  江母执掌江家事物多年,心里有了主意,就打算快刀斩乱麻的解决这个让自己头疼的问题,更何况宋菲肚子里有孩子,对一个香软可爱的小孙子,江家二老还是抱有很大的希望的。

  再说宋菲虽然比不上宋芦的才华横溢,也不是那么差不是,也不是忍不了的程度,只要可以断了江风对那个负心的女人的念头,娶一个差点儿的儿媳妇,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江风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到底是怎么了,可是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宋菲会找上自己的母亲这一点江风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如今正好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0√看pS正_版章cD节A!上$酷/u匠=网

  “江太太见外了,年轻人过日子,哪里有不吵嘴的?都是过来人,我们都理解。”白舒雅优雅的端起水杯轻轻的喝了一口,悠悠然的说,仿佛没有看到江风僵硬的神色和眼里几乎快要抑制不住喷薄而出的怒火。

  江母不过是面子上客气一下,顺着白舒雅给出的台阶下,全然忘记了自己刚才的不愉快,亲热的拉着宋菲说:“这是菲菲吧?这肚子都显怀了,可得好好照顾着,不能累着,如今可不是一个人了,照顾好身子要紧。”

  宋菲闻言不知是真的害羞还是假的害羞,总之就是低着头一幅欲语害羞的样子,看得白舒雅和江母轻声发笑,完全无视了江风难看的脸色。

  江风死死地低着头,努力的想要忽视耳边的说话声,双目赤红,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恨意,不单单是恨宋菲,更是恨宋芦,如果不是宋芦,自己怎么会被逼娶宋菲!

  宋芦完全不知道自己就在这么一瞬间就招惹了一个人的恨意,此时的宋芦正满脸无奈的看着认真的给自己切牛排的欧卿祺,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笑意。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前,宋芦被欧卿祺带了出来,出来了好半天才想起,自己不知道要去哪,扭头看着欧卿祺问:“喂,我们去哪啊?”

  欧卿祺心情不错,自然也不会去跟宋芦计较称呼这样的问题,只不过微微挑眉就笑眯眯的看着宋芦说:“我带你去个地方,你一准喜欢。”

  宋芦不知道被欧卿祺如此称赞的地方到底是什么神奇的地方,可是还是安静的等着欧卿祺把自己安全的带到目的地,当看到头顶那个装饰简单的自助餐厅时,高高的扬起了自己的眉毛。

  “你是说,带我吃自助?”不是宋芦瞧不起自助什么的,而是欧卿祺这副衣冠楚楚的模样,宋芦实在是想象不出来欧卿祺端着个盘子去拿菜品的滑稽模样,只要一想到,宋芦就忍不住想笑。

  欧卿祺当然看到了宋芦眼里闪烁着浓浓的笑意和眼角眉梢的戏谑,微微撇嘴就拉着宋芦往里走,嘴里轻声却不难让人感觉到其中的骄傲:“走,我给你做烧烤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