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舒雅知道公司里有宋芦的人,而且宋芦现在回到了公司,可以说是光明正大的查公司的账目,自己又不在公司任职,觉得宋菲没办法解决宋芦这个狡猾的狐狸,这几天心里一直都七上八下的。

  可是转念一想到宋菲肚子里怀着江风的骨肉,白舒雅的心情就愉悦了不少,白舒雅比宋菲老练得太多,自然清楚什么叫做打蛇打七寸。

  所以知道了宋菲怀着江风的孩子之后,白舒雅就自动忽视了不在乎宋菲的江风,把目光打到了江风父母的身上。

  宋菲坐在白舒雅的身旁,拘谨的搓着自己的手指,眼神闪躲,浓烈的妆容让人看起来怎么也提不起兴趣,反而觉得这样的夜店妆容失格调。

  白舒雅看着宋菲的小家子气,和不妥帖的妆容,恨铁不成钢的对着宋菲说:“赶紧去洗手间把妆给卸了,出门前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这样像话吗?”

  宋菲狰狞着神情试图和白舒雅据理力争:“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江风的父母,卸妆了才是不懂事呢,这是为了表示我对江风父母的尊重!”

  白舒雅没好气的朝着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顾不上自己的贵妇礼仪毫无形象的说:“一个孕妇应该是什么样的,你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家酒吧的小姐呢!像什么话,去收拾收拾,脸色越差越好,不然我都帮不了你!”

  宋菲尽管不觉得白舒雅的话一定就是对的,可是长时间一切事情都是由白舒雅做主,宋菲也没有自己的主见,就咬唇朝着洗手间走去,哀怨了看了一脸嫌弃的白舒雅一眼。

  “脸色怎么不好怎么弄,越苍白越好明白吗?”白舒雅仿佛觉得宋菲的眼神还不够哀怨,神补刀一样的加了一句。

  宋菲满脸不乐意的嘟着嘴朝着洗手间走了,白舒雅转动着自己手里的精致的勺子,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微笑,只要能把宋菲嫁给江风,那欧卿祺又算什么呢?

  “您是白女士吗?”一个着装优雅的中年妇女走到白舒雅的跟前小声地问,眼神里不缺乏试探之意。

  白舒雅闻言收敛了自己眼底的阴狠,扬起一个热情却不失分寸的笑容站了起来:“我是,您是江太太吧?”

  妇女微微点头,看到白舒雅身旁款式新颖的包时眼神微微一顿,笑着在白舒雅身旁做了下来。

  “江太太,我女儿和令公子的事,你们知道吗?”白舒雅开门见山的说,纵然是知道白舒雅找自己来是什么目的的江太太都微微一愣,冲着白舒雅轻轻点头。

  最t新章节上酷匠B#网=z

  宋菲从洗手间走出来看到的就是白舒雅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江太太皱眉点头的场景,猛地一下觉得底气不足,就找了个隐匿的地方躲了起来,透过一个雕花的小洞看着那边谈话的两人。

  “白女士的意思是?”江风的母亲也是一个社交的高手,也不会让白舒雅牵着鼻子走,微微思考了一下,就低声开口问到。

  白舒雅低头轻笑,抬起桌上的咖啡轻轻的喝了一口,缓慢而悠然的说:“当然是令公子负责了,江太太,您觉得呢?”

  白舒雅忙着拉拢江家,欧卿祺也忙得四脚朝天,因为欧卿祺打定主意要在周末之前回到国内,飞奔到宋芦的身边,然后就苦了跟着欧卿祺出来的一群人了,本来以为是出国观光的,结果累了个死去活来。

  终于在欧卿祺的预订的时间内完成了工作并且顺利到达了机场的无辜群众直接疯狂了,看着那个代表着不用再被欧卿祺奴役的飞机,激动得热泪盈眶。

  以后打死不陪欧卿祺出差了好不好……这是在场所有顶着重重的黑眼圈的工作人员的共同心声。

  这次出差一直代替杰瑞跟在欧卿祺身边的秘书从那个虚浮的脚步就足以判断出来,这人到底是累到了什么程度。

  “欧总,手续都办好了,半个小时后登机。”秘书轻轻在欧卿祺的耳边说,话音未落,就看到闭目养神的欧卿祺的猛地睁大了眼睛,迸发出一股闪瞎人眼的亮光。

  欧卿祺眉眼如画,嘴角含笑低声呢喃“沁儿,等我。”

  宋芦这几天的心情实在是不怎么滴,因为工作上的不顺利,宋芦最终还是低估了白舒雅母女的手段,宋家的情况比宋芦的想象中更加的严峻。

  “学长,这事你怎么看?”宋芦敲打着光滑的桌面,低着头轻声发问,声音有些闷闷的,看不清神情。

  孙岩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文件,稍微思考了一下,迟疑着回答:“我觉得,现在不是动手的机会。”

  宋芦闻言微微一顿,眼神里飘过一丝无奈和怒火,可是终究还是微微闭上眼睛,对着孙岩点了点头,语气无奈的说:“是呀,我们都小看那两人的心思了,记得派人跟着,别再整出什么大的纰漏。”

  “行,我知道了。”孙岩轻轻点头,看着疲惫的宋芦,微微咬牙还是不放心的说:“学妹,不是我说你,不管要做什么,记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只有身体好了,才有革命的本钱不是?”

  宋芦感受到孙岩语气中显而易见的关心,轻轻低笑,对着孙岩微微摆手,眼里划过一丝涟漪,不知道那人怎么样了,欧家也不平静,当真是多事之秋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