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凡那里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团团转,欧卿祺那里却安静得让人不满自己的安逸,深深地皱眉。

  “喂,怎么还没睡?”宋芦有些好笑的挑眉看着桌上的表,心里稍微换算了一下就明白了欧卿祺那里正是凌晨两点多,轻声发问。

  欧卿祺知道宋芦的聪慧,也不遮掩自己为什么大晚上不睡觉,长长的对着话筒叹气,一派我很惆怅的语气。

  欧卿祺很少在宋芦面前露出脆弱的情绪,一旦有丝毫的泄露,宋芦就完全没有招架之力,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欧卿祺这个拿捏的度掌握得很好。

  表现就是宋芦总是会在欧卿祺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脆弱中主动开口询问,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我想你了,沁儿,我想你了,你想我了吗?”欧卿祺有些不满的看着自己眼前发出明亮的光亮的台灯,一只手无聊的拨弄着灯边的流苏,语气委屈,眼里却弥漫着浓浓的笑意,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宋芦也多少发现了一些自己的改变,可是在一个人支撑着太多的责任的时候,有一个这样为了给自己打电话而甘愿等到深夜的男人,宋芦真的做不到什么太过残忍的事,就连语气也不自觉的放软了三分。

  “大半夜的不睡觉,就为了问我这样无聊的问题?太过清闲就赶紧回来帮忙,你躲在国外闲的慌,我差点没忙死,我马上就要开会了,没功夫跟你折腾。”

  虽然宋芦回避了自己的问题,不过欧卿祺还是从宋芦的话语中捕捉到了一抹遮掩不住的笑意,嘴角咧开的弧度逐渐加大,露出了森然的大白牙。

  “行,沁儿你去忙吧,我尽快回来,记得想我哈!”没有搭理欧卿祺的嬉皮笑脸,宋芦笑着起身朝着会议室走去,正好碰上了打算去会议室的孙岩,两人相视而笑。

  “唉,那个给你送饭的人今天来了吗?”孙岩打趣的看着宋芦,好笑的看着宋芦低声问。

  宋芦闻言微微一顿,脸上划过一丝困窘,眼里闪烁着浓浓的笑意:“还有一会儿才来呢,让你见笑了。”

  孙岩笑着摆手,眼里划过一丝羡慕,轻声感叹:“你跟你丈夫感情真好,连出差了都还记得安排人给你送饭,这样细心的男人可不多了。”

  宋芦轻轻勾唇一笑,伸手理了理自己洒落在额头前边的碎发,突然想起了欧卿祺给自己理头发的时候大手上传来的灼热温度,轻轻的笑出声来。

  “得得得,知道你们感情好,也用不着这样甜蜜哈,闪瞎我的狗眼呐这是。”孙岩看着宋芦的笑容,故作酸溜溜的说。

  提前走到宋芦公司的杰瑞好死不死的正好听到了孙岩的这句话,心里警铃大作,更加提高了孙岩这个人的危险指数,后来孙岩遭到了来自欧卿祺的无数报复,某人都不知道,就是自己这句无心打趣的话引来的后果。

  “财务部那边的动作怎么样?”宋芦低头轻声发问,收敛了自己眼底的笑意,孙岩也收起了自己打趣的神情,认真的回答:“差不多了,就等这人沉不住气的时候了。”

  宋芦轻轻点头,抬步走进了会议室,眼里闪烁着一丝暗芒,心里感叹:自己掌权的时候宋菲的手脚动作可不小,宋芦的眼里闪过一丝寒意,自己找死,可就怪不得自己心狠了。

  杰瑞亲眼目送宋芦和孙岩并肩走进会议室,怎么想都觉得这样重要的情况自己不跟欧卿祺汇报实在是对不起自己的职业素养,急忙掏出了手机冲着话筒喊:“欧卿祺,我告诉你,你赶紧回来!你老婆不安全!”

  刚刚闭上眼睛准备枕着宋芦的温情入睡的欧卿祺猛地因为杰瑞这句没头没脑的藏头露尾的话惊醒,猛地从床上蹦哒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

  “你说什么?说清楚,沁儿怎么了?”欧卿祺的语气紧绷绷的,感受到欧卿祺语气中的紧张,杰瑞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的话里的毛病,急忙改口到:“不是,我是说有人觊觎你老婆,对的,就是这样。”

  得知宋芦没事,欧卿祺闻言放松了自己的身子,不过片刻又紧绷了起来,硬梆梆的问:“谁?哪个不长眼的!”

  Si最S新~F章节#j上酷匠网…

  杰瑞仿佛找到了知音一样滔滔不绝的不遗余力的跟欧卿祺普及自己这段时间看到的孙岩跟宋芦献媚的场景。

  尽管经过了些许修饰,不过杰瑞坚信不影响大局,最后总结性的来了一句:“俗话说,学长学妹配一对啊!欧卿祺,你要小心了。”

  欧卿祺的手指紧紧的攥成一个拳头,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幽光,果断无视了杰瑞的废话,拨通了自己带来的秘书的电话,无辜的秘书沉浸在梦中被欧卿祺叫醒,迎来了提神醒脑的怒吼。

  直到欧卿祺挂断了电话,无辜躺枪的秘书还没有整明白,欧卿祺到底是怎么了,不过要在两天之内解决一个礼拜才能解决的问题,自己真的不会因为过度劳累而丧命吗?秘书很想问,过劳死什么的,算不算工伤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