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是真的想不明白,杰瑞为什么要对孙岩表现出如此大的敌意,只是无奈的皱眉,跟着杰瑞走进了办公室。

  “杰瑞,你怎么回事啊,跟吃火药了一样,谁惹你生气了?”宋芦没好气的看在门上,看着脸色依旧不那么好看的杰瑞好笑的问。

  杰瑞当然不能告诉宋芦自己以为孙岩对宋芦图谋不轨,如果自己真的那样说了的话,杰瑞很明智的觉得,自己等不到欧卿祺回来,自己就得被宋芦给灭口了。

  “我有吗?你看错了吧,我那么和蔼,怎么会呢。”杰瑞面不改色的撒谎,欺骗着宋芦绝对没有近视的视力和引以为傲的智商。

  宋芦好笑的摇了摇头,走到桌子边看着那个豪华版的饭盒,突然就很好奇里边装的到底是什么,没有搭理杰瑞鬼扯的话,伸手打开了饭盒。

  看到盒子里的菜,宋芦的眼神微微凝滞,心口好像被羽毛轻轻的扫了扫一样,发出淡淡的酥痒,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宋芦,我说你这里没事吧?需不需要我来帮忙。”杰瑞猛然间变得很热情,对自己极其讨厌的工作表现出了一种极高的热情,宋芦嘴角忍不住狠狠地抽了抽,见鬼了的表情看着杰瑞。

  宋芦用手捏起一块蘑菇丢到嘴里,感受着那熟悉的香辣味,心里泛起一股淡淡的暖意,眼中激起淡淡的涟漪。

  “我这里没事,我自己能处理好,欧卿祺什么时候会让你清闲下来了,都有空给我送饭了?”宋芦嘴里含着东西,有点含糊不清的问。

  杰瑞惊悚的看着宋芦,心里有点难以置信,欧卿祺这货居然没告诉宋芦自己出差了?!

  “不是,宋芦你不知道啊?”

  “我知道什么?”宋芦奇怪的抬头看着见鬼了一样的杰瑞,不解的问。

  杰瑞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宋芦的电话很不凑巧的响了,宋芦满脸疑惑的接起了电话,看到上边的号码时不由得会心一笑,眉眼中都泛着淡淡的涟漪。

  “杰瑞送的饭到了吗?还喜欢吗?”欧卿祺坐在候机厅里,看着自己眼前来来往往的人低声轻问。

  “杰瑞人还在我这里呢,你怎么会让他给我送饭来了,我自己还不会出去吃吗?这不是折腾人呢嘛。”宋芦把玩着自己的头发,笑吟吟的回答。

  “这段时间我不在,你好好照顾自己,让杰瑞给你送饭,不就是怕你一忙就不好好吃饭了吗?”

  闻言宋芦脸上的笑容微微凝滞,稍微顿了顿才说:“你去哪了?”

  “请飞往美国的乘客到检票口检票,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机场的客服代替欧卿祺回答了宋芦的问题,宋芦的笑容有点保持不下去了。

  酷c匠)m网s‘永l久9免@费s)看^小1说

  宋芦顿了顿接着说:“你要出国?”

  “好好照顾自己,我到了给你打电话,记得我跟你说的话,沁儿乖。”欧卿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宋芦握着嘟嘟的手机轻轻低下了头,突然就感觉刚才还美味的蘑菇失去了该有的味道,多了一丝淡淡的苦涩。

  从那天起,因为心里某些不为人知的猜测,杰瑞就对到宋氏找宋芦这件事表示了极其高的积极性,每天只有早点到的,从来都没有迟到的时候,整得宋芦每天苦笑不得的,只能由着杰瑞折腾。

  刚刚从会议室出来,宋芦伸手揉了揉自己发疼的额角,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打开门没有看到杰瑞那个熟悉的身影和贱贱的笑容,宋芦猛地还感觉有点不习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打开了桌面上那个华丽的饭盒。

  前两天杰瑞说漏嘴了,宋芦也知道了每天这些自己爱吃的菜都是欧卿祺每天打电话告诉杰瑞特意安排的,宋芦知道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感到一丝意外,因为早就猜到了,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暖暖的。

  “喂,吃上饭了吗?”宋芦含着东西嘟哝着跟欧卿祺说话,抬头看了一眼桌上的闹钟,心里默默的算了算,现在美国是凌晨两点,欧卿祺还没有睡。

  “吃着呢,你在干嘛呢?还不睡,很忙吗?”宋芦从欧卿祺的话里捕捉到了一丝疲惫,不自觉的流露出关心的意思,自然而然的问,宋芦直接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话语里的关心。

  欧卿祺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天色,想着宋芦嘴里鼓鼓囊囊的,像个小仓鼠一样的蠕动,可爱得不行的模样,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还好,爸爸身体好些了吗?”欧卿祺无意让宋芦知道自己的情况,因为工作的进展实在是真的可以忽略不计,原本计划好了一个礼拜能解决的问题,愣是拖了半个还没有解决,欧卿祺的心理也有些不耐烦了。

  宋芦囫囵的跟欧卿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然后就用自己要吃饭的理由让挂断了电话,却抓着手机死死地不松手,久久放不下。

  宋芦低着头低声嘟哝:“欧卿祺,其实我有点想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