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说,你要出国谈合并案?我去,你爸怎么会让你去,这样的事难道不应该是欧凡去的吗?”

  杰瑞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满脸郁闷的欧卿祺低吼,激动得脸都红了,俨然忘记了自己几分钟前说过的话。

  欧卿祺有些好笑的看着杰瑞,没好气的说:“怎么,我就比欧凡差不是?为什么他能去,我不能去?”

  “切,这就不是差不差的问题好吧,你爸什么时候这么重视你了,真的是不是一般的让人意外呢。”杰瑞满不在乎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嘀咕。

  er酷#7匠M网=V正s版首发

  “我叫你来不是让你挤兑我的,我不在这段时间你帮我干件事,不然我放心不下。”欧卿祺突然就变得严肃起来,杰瑞下意识的以为自己会被任命什么重大的类似于拯救世界的任务,满脸的兴奋。

  “你是说,让我每天给宋芦送饭?欧卿祺,你没搞错吧!送饭?送饭这种事应该是我干的吗?”杰瑞见鬼了一样的冲着表现得很理所当然的欧卿祺大吼,这种事真的是忍不了好吧……

  欧卿祺按下了暴走的杰瑞,义正言辞的对着杰瑞说:“宋芦的父亲住院了,宋家估计内部也不平静,没有良好的身体怎么跟那些心怀不轨的不法分子战斗,所以宋芦身体的方面就交给你了,是对你能力的肯定好吗?”

  杰瑞不屑的撇嘴,眼里却划过一丝动摇,欧卿祺再接再厉的说:“再说了,我必须得走,没办法守在宋芦的身边,你不管是作为我的兄弟,还是作为宋芦的朋友,都应该对处于困境中的宋芦伸以援手对不?不然你良心过得去吗?”

  杰瑞的眼神再次露出不坚定的动摇,欧卿祺不动声色的接着发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将杰瑞这个内心不坚定的货拿下。

  所以在欧卿祺上飞机的时候,杰瑞手里拿着一个豪华版饭盒也到了宋氏的楼下,某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的答应欧卿祺了呢?

  “你是说,白舒雅和宋菲的动作加大了?她们倒是沉不住气了,怎么快就着急了。”宋芦坐在副总的办公室里,看着自己眼前摆放着的文件低声呢喃,语气中夹杂着无数的寒意。

  “董事长病倒了,宋菲就加大了从公司转移账目的动作,副总您看,要不要动手?”宋芦安插在公司的部门经理孙岩对着宋芦有些迟疑的说。

  宋芦抬头看了看孙岩,有些无力的摇了摇头,一只手敲打着桌上的资料沉声说:“你觉得,现在动手的胜算有多大?”

  “五成,因为我们手里拥有的证据不够,而且还是在宋菲没有留有后手的情况下,不然也许五成都达不到。”孙岩越说越心惊,暗自恼怒自己的冲动,低下了头。

  宋芦自然看到了孙岩眼里一闪而过的愧疚,满脸笑意的说:“我要的不是五成,而是一击即中,明白吗?我不想用这样不确切的方式让我父亲为难,所以宋菲,一旦决定出手,就必须是我们赢。”

  “是,我知道了。”孙岩低声回答,宋芦看着孙岩的表现满意的笑了,轻声感叹:“学长,谢谢你,这段时间委屈你了,等到这段时间过去了,我自然会给你应得的报酬的。”

  听到宋芦的话,孙岩低头轻笑,脸上的神情也轻松了不少,眼神打趣的对着宋芦说:“怎么,嫁人了就跟学长生分了?”

  杰瑞满脸郁闷的走到宋芦的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孙岩的这句话,心里瞬间警铃大响,眼神极其震惊,欧卿祺没有告诉杰瑞,如果看到了好兄弟的老婆出墙,自己的朋友找小三,应该肿么办……

  杰瑞真的是脑洞大开,脑海中瞬间就闪过无数种办公室里的可能发生的情景,身上一阵寒毛直立,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俗话说学长学妹好配对,杰瑞自认为欧卿祺和宋芦在一起的时候宋芦从来没有笑得那么开心过,杰瑞就觉得自己心好累,为了自己那个好兄弟的幸福,真的就只能牺牲自己的高尚情操了杰瑞悲伤的想。

  “杰瑞,你怎么在这?”就在杰瑞脸色就跟调色盘一样的五彩缤纷的时候,然后宋就打开了门站在门内满脸无奈的看着杰瑞,无语至极的说。

  杰瑞锐利的小眼神看清了跟在宋芦身后的男人,极其不友好的对着孙岩甩了一个眼刀子,整得孙岩一愣一愣的,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招惹到宋芦的朋友。

  “杰瑞,我们准备去吃饭,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你来找我有事吗?”宋芦没好气的看着浑身散发着冷气的杰瑞低声发问,心里忍不住感叹,真的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呐,这丫的冷起脸的时候就跟欧卿祺一模一样。

  听到宋芦要和这个身份不明的男人去吃饭,杰瑞立马把自己手里的极其高调的饭盒递到了宋芦的眼前,高高举起遮挡住了孙岩的脸,献媚的说:“我是来给你送饭的!”

  宋芦闻言微微一顿,好笑的看着一脸认真的杰瑞好笑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难以置信的问:“送饭?没搞错吧,你闹什么啊?”

  “谁跟你闹了,你老公特意交待的,让我每天给我送饭,而且还特别强调了要买带辣的菜,我这都给你送到了,就不出去吃了吧,免得辜负了你老公的一片心意不是。”

  杰瑞说着顺便把宋芦的身子往边上挡,宋芦再迟钝也感受到了杰瑞对孙岩莫名的。敌意,有些不解的皱眉,可是心里还是因为欧卿祺特意交待让人给自己送饭的事而感动,心口暖暖的。

  “副总,既然是有地方吃饭了,那我就不打扰了,以后有机会再吃吧,我先回去了。”孙岩极其有眼色的发现了杰瑞对自己的敌意,然后自觉的退场。

  宋芦歉意的看了孙岩一眼,心里却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对着孙岩说:“学长,那就以后再说吧,下次我请你吃饭。”

  宋芦的话孙岩笑着接受,杰瑞在一旁听着心里嘀咕:下次,想得美!有小爷在此,哪有你的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