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一路上两人时不时的扯上两句,宋芦被欧卿祺调戏得脸色通红,忘记了之前的不快,可是当车子真的停在了宋家门口的时候,两人还是忍不住微微一顿,气氛再次回归了之前的沉闷。

  欧卿祺看了看不打算动弹的宋芦,无奈的低声叹气,下车把宋芦的行李给拿下来,弯腰给宋芦打开了车门,将手背挡在宋芦的头顶,防止宋芦撞到车门。

  “沁儿,到了,下来吧,休息一会儿,然后再去医院。”欧卿祺低低的对着宋芦说,拉回了宋芦失神的情绪。

  宋芦有些愣愣的被欧卿祺拉下车,有些拘谨的站在自己高大的行李箱旁边,眼神不自觉的闪躲。

  “记得好好吃饭,还有,公司的事固然重要,可是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太晚睡觉,对身体不好知道吗?”欧卿祺不厌其烦的在宋芦的耳边嘀咕,宋芦也难得不反抗乖巧的听着。

  宋菲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的就是宋芦身旁立着一个大箱子,欧卿祺对着低着头的宋芦说话的场景。

  距离太远,宋菲不知道这两人在说什么,可是看宋芦满脸不高兴的样子,宋菲天真的以为是两人离婚了,高兴的朝着宋芦走去。

  “记住了吗?不准加班!记得吃饭,还有……”宋芦一把打开了欧卿祺试图揉自己头顶的手,有些郁闷的嘀咕:“你够了哈!跟个老太太一样,又不是不回去了,至于吗?唠叨唠叨的,没完了是吧……”

  宋芦一看宋芦打开欧卿祺的手,脸上的笑容更大了,灿烂得旁边的鲜花都比不上。

  “呦,我当是谁呢?你怎么回来了?怎么,在欧家混不下去了,宋家还是养得起你的,回来也不错呵!”宋菲洋溢得得意的笑容尖酸的对着宋芦说,听得欧卿祺眸光一暗,对宋家的情况有了重新的认识。

  “宋小姐,祸从口出,还是别乱说的好,沁儿是我欧卿祺的太太,欧家名正言顺的二少奶奶,可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提及的。”

  欧卿祺冷着脸的样子明显比宋菲有威慑力,宋菲不甘心的对着宋芦哼了一声,扭着身子开车出了门。

  “你何必跟她计较,没多大意思。”宋芦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对着还在气不过的欧卿祺说。

  欧卿祺扳正了宋芦的脸,看着宋芦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沁儿,我是认真的你是我欧卿祺的爱人,我势必不会让任何人欺凌你,任何人都不可以。”

  这场宋菲挑起的战争最终以宋芦的落荒而逃结束,欧卿祺看着宋芦慌乱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扶眉。

  欧卿祺低头看着自己还残留着宋芦的温度的手,低声呢喃:“沁儿,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等我。”

  杰瑞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处于一种极度郁闷的状态,脑袋也疼得不行,感觉就像是有人打着大锤子一下一下的狠狠地打着一样的嗡嗡作响,就差没眼冒金星了。

  “杰瑞,你还好吧?”小白把一杯浓茶放到杰瑞的面前,有些好笑的看着脸色苍白精神颓废的杰瑞问。

  小白一说话,杰瑞就像是走丢的孩子找到了妈一样的悲伤,拽着小白的胳膊指天划地的为自己叫屈,小白也从杰瑞声色并茂的讲述中明白了这人到底是怎么了,嘴角狠狠的抽搐。

  “也就是说,你被昨天那些交警灌酒了?喝醉了?”小白无语好笑的看着气氛的杰瑞。

  √看o正c…版%(章●“节上-酷匠;/网%)

  杰瑞一脸的愤恨,咬牙切齿的说:“妈蛋!你说现在国家的公务人员素质怎么可以那么差!那么差呢!不就是背后欧卿祺给玩了吗?至于这么折腾我吗?我容易吗我!”

  “张小白同学,我很严肃的告诉你,只要是跟欧卿祺有关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不管了不管了!”杰瑞目光坚定的大喊,小白忍住不打击杰瑞的积极性,厚道的没有告诉杰瑞,昨天你刚刚说过这话。

  “丫的,请客吃饭的钱还要去找欧卿祺报销呢,昨天可花了我不少钱啊!还有就是……”手机铃声打断了杰瑞自怜自艾的述说,小白对着目光凝滞的杰瑞使眼色,意思就是有人召唤你,去还是不去。

  杰瑞满脸傲娇的接过电话,然后立马变色,光速抓起了桌上的文件夹,朝着门外冲去。

  “小白!记得给我泡上一杯浓浓的咖啡!我去欧卿祺办公室!”小白吃着杰瑞造成的尾气,无奈的嘀咕:“谁说的,欧卿祺的事都不管了的……”

  欧卿祺把自己的身子陷入了宽大的沙发椅中,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回想着欧老爷子刚刚跟自己说的话,目光微微凝滞,带着淡淡的暗沉。

  “卿祺,知道我找你来什么事吗?”这是欧老爷子找人谈话的一如既往的开场白,欧卿祺一点都不意外,依旧是摇头装无知,然而欧卿祺很清楚,欧老爷子很享受这种无知。

  欧老爷子把一个文件递到了欧卿祺的手里,示意欧卿祺打开看,欧卿祺越看到后边神情越凝重,而这样重视的表情明显取悦了欧老爷子,花白的眉毛高高的扬起,不遗余力的显示着欧老爷子的好心情。

  “父亲的意思是让我负责这次的合并案吗?可是这样的工作,我之前从来没有接手过。”欧卿祺看完了文件夹里的内容,低着头跟欧老爷子说,眼里划过一丝暗芒。

  欧老爷子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拐杖的头部,看着欧卿祺谨慎的模样微微勾起了嘴角,这个二儿子,是越来越让自己满意了,目前看起来,不管是哪方面,都要比欧凡强了不少。

  “你对这次的合并案怎么看?如果是你来做,你能做到什么程度?策划部给出的预算是五个百分点,可是我并不满意,你能做到哪一步?”欧老爷子无视了欧卿祺的疑问,沉声发问。

  欧卿祺微微皱眉,稍微思考了一下回答:“七个。”

  欧老爷子在欧卿祺看不见地方微微点头,转身背对着欧卿祺说:“去吧,立马就出发,拿不下这个案子,这个副总也别干了,能者居之,卿祺说对吗?”

  “父亲说的是,必然竭尽全力不然父亲失望。”欧老爷子挥了挥手示意欧卿祺出去,欧卿祺从欧老爷子的办公室出来,无力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夹。

  受到欧老爷子的重视,本该高兴的事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因为宋芦现在正处于困难的时候,自己居然要出国,欧卿祺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跟临阵脱逃没什么区别,心里很不开心。

  “如果我走了,沁儿怎么办呢?”欧卿祺闭着眼睛反复嘀咕,心里满满的都是郁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