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舒雅后来回来的时候就没有带着宋菲,看到被欧卿祺抱在怀里的宋芦,眼神微微一暗,笑着说:“菲菲公司有急事,就先回去了,你们有事也先走吧,老宋这里有我看着呢,不能耽搁你们年轻人的事。”

  欧卿祺闻言眉头微微皱起,看到宋芦睡得不安稳,轻微动了动眼皮,瞬间就很不开心白舒雅的大嗓门。

  “沁儿肯定想等到爸爸醒过来,我们就在这待着也没事,公司的事有人会处理。”欧卿祺头也不抬的说,白舒雅的脸色变了变。

  白舒雅心里的感觉可不是像脸上的神情那样轻松,宋芦如果不得欧卿祺的喜欢,独自一人也就好处理。

  可是眼前这两人的模样怎么看都不是听说的那样感情破裂的样子啊!白舒雅的在心里默默的给欧卿祺打上了一个危险人物的标记,三个人坐在重症监护室外边,白舒雅心里百转千回,欧卿祺担心着宋芦,一时之间倒是相对无言,欧卿祺低头看着宋芦睡着了还在皱着的眉头,眼里闪烁着淡淡的担忧。

  杰瑞觉得自己这个助理真的是当得没谁了,看着医院门口一串交警大队的车和听说了欧卿祺到底干了什么光荣事迹时,杰瑞的表情真的是没办法做到很美好。

  “张队,真的是不好意思,家里有急事,二少爷也是没办法,给你们添麻烦了!汽油钱和今天的午饭我包了,就当是给各位赔罪了怎么样?”

  杰瑞笑眯眯的对着一群脸色并不太好的人说,心里把欧卿祺骂了个狗血淋头,还得分出精力来看着情绪不太稳定的小白,可谓是心力交瘁。

  “我不等你了,我要上去看二少奶奶去,你自己在这待着吧。”小白担心宋芦的安危,扔下这么一句就跑了,再次被抛弃的杰瑞泪眼汪汪的看着小白离开的背影,深深地感觉到了世界的不美好。

  医院的走廊永远都是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死寂和空荡,刺鼻的消毒水味刺激着人们紧张的神经,让人喘不过气。

  {看j正、|版R章;(节z9上《2酷p)匠网》

  欧卿祺提着一堆吃的脚步匆匆的朝着宋芦走过来,看到仿佛老僧入定两眼无光一样的宋芦,欧卿祺的心里划过一丝长长的叹息。

  “沁儿,来吃点东西,刚才医生不是都说了吗?爸爸没事了,别担心了好吗?”欧卿祺把还冒着热气的粥递到宋芦手里,冒出的热气模糊了宋芦含泪的眸子。

  宋芦不知道凌晨两点多欧卿祺是跑到什么地方才买到这样一碗热气腾腾的粥,可是也就是这样一碗小小的不起眼的粥,却不经意间熨烫了宋芦的心。

  宋芦有些机械化的往自己嘴里一口一口的喂着粥,丝毫感觉不到食物的味道,只是不想辜负欧卿祺的苦心罢了。

  宋芦的目光定了定,语气坚定的说:“欧卿祺,我想跟你说件事。”

  欧卿祺看着宋芦的目光微微闪烁,用手里的纸巾擦掉了宋芦嘴角的痕迹,低声说:“什么事,沁儿说吧,我能做到的,肯定不推辞。”

  “我想回宋家住一段时间,我爸这样,我不放心,再说,宋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宋芦有些底气不足,毕竟什么屁事没有,自己跑回娘家确实不大说得过去,普通人家都会介意,更何况欧家这样的大家族。

  欧卿祺的目光微微凝滞,手指在膝盖上反复敲打,无声的叹气:“行,明天我就送你回去,总该回家收拾一下东西,跟爸爸说一声,行吗?”

  没想到欧卿祺会答应得如此爽快,宋芦有些意外,傻乎乎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欧卿祺,有些愣愣的点头,欧卿祺宠溺的揉了揉宋芦的头发,看着无尽的走廊,眸光暗沉。

  第二天欧卿祺特意早早的带着宋芦回到了欧家,为了偶遇欧老爷子和欧家老太太。

  到了的时候宋芦有些疲惫的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睛,欧卿祺有些不忍的看着宋芦眼底的青黑,轻声叫醒宋芦:“沁儿,到家了,回去再睡会儿吧。”

  宋芦闻言立即睁大了眼睛,动作有些僵硬的被欧卿祺拉着往里走,欧卿祺拉着宋芦出现在欧家大厅的时候,惊讶的人并不在少数,毕竟这两人之前闹得那么大,想要不知道都不难。

  欧老爷子在家里看到欧卿祺拉着宋芦的手的时候目光微微一顿,随即摆出了一如既往的严肃神情,再猜把欧凡跟欧卿祺做了一个对比,高下立判。

  “爸爸,我跟沁儿有点事想跟您说一声。”欧卿祺率先坐在了沙发上,将宋芦拉到了自己的身旁。

  欧老爷子微微点头,心里飞快的盘算着这两人即将提出的问题到底是什么,老狐狸做久了,什么都喜欢未雨绸缪。

  欧卿祺按下了宋芦打算自己说的手,将一只大手搭在了宋芦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奇异的带给了宋芦一种安定的情绪。

  “爸,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岳父心肌梗塞突发,现在还在医院里住着呢,我跟沁儿的意思,就是说我抽不开身,就让沁儿回宋家照顾老爷子一段时间,您看行吗?”

  欧老爷子的手指在膝盖上敲了敲,微微抿嘴不说话,一直盯着欧老爷子的宋芦发现,欧卿祺和欧老爷子思考问题的时候动作一模一样,就是敲打自己能敲得到的东西,而且今天宋芦才发现,欧卿祺跟欧老爷子真的长得很像。

  “住在家里,抽空去照顾不行吗?我记得宋家还有个宋菲,也不是没人照料的。”欧老爷子沉声提议,变相的拒绝了欧卿祺的说法。

  欧卿祺对着宋芦笑了笑,示意宋芦稍安勿躁,接着说:“爸,我觉得宋芦有必要回去宋家,岳父病倒了,公司的大事小事也就是没人做主了,宋菲只不过是个财务主管,实在是不合适,沁儿回去,也好主持大局不是。”

  欧卿祺的话直接就是说了,宋芦回去是为了掌权的,欧老爷子稍微一想,宋芦是欧家的儿媳妇,看样子欧卿祺也把宋芦拿捏得死死的,宋芦掌权宋家,对欧家来说怎么都是有益无害的。

  欧卿祺故作为难的迟疑了一下,沉声说:“你是个有主意的,你们夫妻俩商量着办吧,你岳父那里记得去看看,都是一家人,有问题要相互照看着。”

  欧卿祺乖巧的点头说是,宋芦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可是这并不妨碍宋芦在极短的时间内明白了欧卿祺和欧老爷子谈话的重点,从头到尾,都没有脱离一个利字,看着目光沉沉的欧卿祺,宋芦不由得心里一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