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恼羞成怒的挂断了电话,杰瑞停下了炸毛,愣愣的站在原地,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傻乎乎的嘟哝:“我去,什么交警都管家暴了?”

  :H酷匠|!网}4永B久|免u费0Y看K小…说

  欧卿祺把车子停在医院门口的时候乌泱泱的一大片交警车队也停在了医院门口,不过因为领队的小交警接到了一个电话,眼神诡异的看了看扬长而去的欧卿祺,咬牙切齿的喊收队,憋屈无比的走了。

  “我爸爸没事吧?怎么回事?昨天打电话不都还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宋芦在路上已经平复好了自己的情绪,至少目前在别人眼中的宋芦是极其淡定的,能够主导大局的。

  白舒雅一个人等在急救室外边,看到宋芦来了之后眼神微微凝滞,脸上挂着不知真假的焦急情绪,语气忧心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早上去公司都是好好的,刚才秘书给我打电话就说这样了,我也着急啊!”

  宋芦强强行逼迫自己冷静下来,脑海里思索着这件事白舒雅母女做手脚的可能性,心里更加坚定了要尽快铲除这两人的决心,眼里闪过一丝狠决。

  欧卿祺急急从走廊的另外一头走过来,对着惊讶的白舒雅微微点头,在宋芦的身上披上了自己的外套,将宋芦冰凉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欧卿祺低着头,低声安慰着宋芦:“我刚刚问过今天接诊的大夫了,爸爸的情况不是很严重,没事,别担心。”

  听到欧卿祺如此肯定的说,宋芦虚无的眼神里多了一抹生机,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开口,就只是愣愣的看着温润如玉的欧卿祺,默默的流泪。

  欧卿祺把宋芦搂在怀里,英挺的下巴抵在宋芦的头顶,轻声细语的说:“沁儿,相信我,爸爸不会有事的。”

  “妈!爸爸怎么了?怎么回事啊!我这刚刚到机场就把我给叫回来,什么严重的大事?”宋菲大呼小叫的从走廊的另外一头冲了过来,风风火火的冲着头昏脑胀的白舒雅喊。

  白舒雅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有些不耐的说:“你就别折腾了,就不能消停会儿吗?你爸爸心肌梗塞,正在里边做手术呢,别闹腾。”白舒雅一边教训宋菲,一边对着宋菲使眼色。

  宋菲顺着白舒雅的眼神看到了被欧卿祺抱着的宋芦,眼神微微凝滞,语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挑衅:“呦,这都什么时候了,在这种场合还不忘搂搂抱抱的,爸爸还在手术室里躺着呢!什么德行!”

  宋芦无力和宋菲吵架,全身心的担心着手术室里边的宋耿秋,睫毛微微颤抖,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下巴缓缓滴落,冰凉的温度烫伤了欧卿祺的心。

  欧卿祺看着宋菲的眼神充满了寒意,语气也不善:“宋小姐,说话还是不要太过分了,后入的宋家,就以为自己真是凤凰了?当着正牌宋家小姐的面,真是忘了自己的身份!这是我欧卿祺的老婆,轮不到你说道!”

  欧卿祺这话一点余地都没留,一巴掌赤裸裸的打在了白舒雅和宋菲的脸上,可是碍于欧卿祺的身份和宋芦的身份,两人只能是吃打掉牙齿和血吞,脸色青红交加。

  “妈你看!我……”白舒雅扯了一把还想说话的宋菲,幽暗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眼前的苍白的走廊,眼里划过一丝恨意。

  “王院长,情况怎么样?”手术室的大门一打开,宋芦就急急的从欧卿祺的怀里蹦哒起来,朝着那个穿着蓝色手术服的医生冲了过去,口气焦急的问。

  欧卿祺跟在宋芦的身后朝着医生跑过去,宋菲在白舒雅的示意下不甘示弱的跟了上去。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可是要注意休养,不能太过劳累,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一个小时后就可以探望了。”说要医生就走了,宋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紧绷着的身子猛地松开,身子一软就朝着地上摔去。

  跟在宋芦身后的欧卿祺急忙伸手搂住宋芦,紧紧的把宋芦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好了,沁儿,没事了,听话,好了,都过去了。”

  “欧卿祺,我害怕……”宋芦颤抖着身子倒在欧卿祺的怀里,长时间紧绷着的神经猛地放松下来,整个人都面临着崩溃的边缘,欧卿祺的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担心。

  “沁儿,不怕,我陪着你的,宝贝儿,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怕。”欧卿祺细声安慰着宋芦,紧紧的搂着宋芦纤细的腰肢低声轻叹。

  “沁儿,你跟卿祺在这里看着,我跟菲菲回家给你爸爸收拾点日常用的东西,待会儿就过来,晚上我在这里守着,你们还要上班呢。”白舒雅一脸后怕的说,对宋菲使了个眼色。

  宋芦不想说话,只是轻轻的窝在欧卿祺的怀里动了动,欧卿祺抬头看着故作和蔼的白舒雅,眼里划过一丝厌恶,可是还是低沉着嗓音说:“你们去吧,我和沁儿在这里看着。”

  白舒雅扯着心不甘情不愿的宋菲走了,欧卿祺轻轻的拍着宋芦的后背,安抚着这人的情绪,宋芦躺在欧卿祺的怀里逐渐发出轻轻的呼吸,就连睡着了的眉头都是皱着的,看得欧卿祺心狠狠揪起来,揪心的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